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焦糖專欄》民進黨跟我想的不一樣:不只服務支持者,也服務反對者

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認識的民進黨跟我原先以為不一樣。

那些討厭民進黨的人想的、說的大多我曾經有過,畢竟現在韓粉每天收看的也是我以前看的頻道。

  1. 遇到政策辯論:藍綠一樣爛。
  2. 講到白色恐佈、二二八、美麗島事件:難道不能放下過去嗎?!
  3. 講到國民黨不當黨產:民進黨在清算。(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4. 講到合理年改:民進黨仇恨軍公教。
  5. 講到同志人權:民進黨我要抱孫。
  6. 講到勞權:資進黨。
  7. 講到能源轉型:民進黨用肺發電。
  8. 講到教育改革:民進黨去中国化。
  9. 講到司法改革:民進黨打壓司法獨立。
  10. 講到媒體改革:民進黨綠色恐怖。

講到上述這些:我們不要聊政治,但教訓民進黨,票投国民党。

我以前對民進黨有很多的不諒解及不了解,就像民進黨國會明明過半了,為什麼法案不能想怎樣就怎樣?對急獨派而言:「為什麼不能直接宣布台灣獨立?!」

王定宇親手繪製圖解中國代理人登記。
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賴品瑀攝

王定宇在館長直播時一句話兩千三百萬人驚呆了——持家的人顧慮的地方比較多。

如果過半民進黨就為所欲為,那不就剛好驗證藍綠一樣爛?!過半還是得尊重另一半的聲音,民進黨黨團不是只服務他們的支持者,也服務反對者。

譬如現在還在講一例一休的根本狀況外,連續四次調高基本薪資,同時大幅度減稅甚至免稅,這樣修改不正是維護勞權嗎?

當然一定還會有人賴在地上哭鬧說沒怎樣修法就是作秀打假球,哎~你們這些人到底何時才要長大?

資本主義國家就是得靠企業、財團、外商等資本家挹注資金、創造工作機會、繳稅,勞資雙方本來就是對立的存在,政府居中在尷尬的角色,雙方都會給壓力,民進黨就是換個方式解決爭議。

當然,一定還是有人對民進黨不滿意這很正常,不然就學北歐國家政府課大家 40% 的稅,台灣福利政策就能大幅度提昇。

圖片來源:中央社

還是這些人想學中共(国)?你們知道那邊的工時長到不行,基本薪資比台灣還低,還同時沒週休二日呢!中国真的這麼好嗎?你要不要再想一下!?

我絕對不是跟大家說民進黨現在很好了,這種說法太鄉愿,但如果你們真的這麼在乎勞權,下次有罷工事件希望台灣人是一面倒的支持罷工的勞方。

或是反問自己:「我有沒有對抗自己老闆的勇氣?」

就像我不僅自己跟老闆說,還約她上法院、上媒體說,說給全台灣人聽。

我們的『勞權意識』不該只是教訓民進黨而已。

婚姻平權是啟蒙我關心政治的社會議題,即便「748 施行法」通過,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還在,什麼也沒變。

但国民党、安定力量等反同團體還是持續掛抹黑布條及發動文宣戰,持續攻擊民進黨。

這議題已經不用跟反同方講道理了,正方只剩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站出來保護民進黨,把票投給所有支持人權的立法委員。

對香港朋友很抱歉,我必須借你們的傷痛經驗來講台灣歷史。

香港正在發生的血腥鎮壓,正是過去台灣人經歷過的事,但因為隔了三四代時間之久,台灣人普遍對過往漠不關心。

「現在好好的管他過去幹什麼?!」如果你們覺得這句話有道理,這些人可以試試看跟現在香港人說說看,尤其家裡有被魔警打爆頭、射穿眼睛、被關進監獄、被輪姦施暴、被自殺墜樓、被自殺成海上浮屍⋯⋯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就是在協助過往被國家機器殺戮迫害的人,太多人死的不明不白,他們的家屬到現在還蒙受不白之冤。

現在全世界都盯著香港,港府都還能這樣無法無天,國民黨全面統治台灣時沒有臉書、沒有網路、沒有人手一機的時代,你們可想而知那樣的武力鎮壓的力道有多可怕了。

圖片來源:中央社

許多人支持現在的国民党不是因為覺得它好,而是來自於內心深層的恐懼。

但請這些人看看現在香港人的勇敢抗共,再去對比国民党面對中共時的軟弱無能、卑躬屈膝,拜託你們別再投票給国民党了——為了自己及小孩的未來。

大家對政治的期待都不同,但現實世界中如果民主制度不變,民進黨就只能在制度中盡可能做好。

如果你們覺得這是藉口,那你們同意修憲或制訂新憲法嗎?如果是就逼你們支持的政黨把這些事寫進黨綱寫進自己的政策白皮書內,總不能連提都不敢提的事,卻回過頭逼民進黨做吧⋯⋯

但修憲、制憲確實是台灣遲早會發生的事情,那時候不會是哪個政黨要做,而是外部的壓力促使台灣人不得不做,那一天就是朝野合作台灣人真正團結的時候。

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 5 日舉辦造勢晚會。
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賴品瑀攝

所以,我不相信現在打著『新政治』的民眾党及時代力量,即便不從他們的言行批判,一個很簡單的邏輯——他們有可能在籃球場上踢足球嗎?

我也期待新政治,也期待有一個對國家忠誠沒有疑慮的優秀小黨和國民黨及民進黨競爭,但這樣的黨不是靠許願就能誕生。

大家得去觀察現在的小黨所謂的新政治,是不是只是文宣及候選人比較漂亮年輕,只有表象是新,但裡面卻還是舊及保守呢?!

就舉個選舉看板好了,以新政治的定義是不是應該不掛或是少掛,才能對比舊政治呢?結果,當新政治掛的比你們最不屑的舊政治更過更高更醜陋(抹黑)時,外部表現言行不一的政黨,到底算新還是更舊?

民進黨發言人何博文今天說,不管是總統蔡英文還是民進黨,在三重選區唯一支持的立委參選人是現任立委余天,絕不可能同意台灣民眾黨立委參選人李旻蔚合掛蔡總統看板,請李旻蔚團隊自重,勿散播不實言論。
圖片來源:中央社

字很多還看得下去的我繼續說。如果你們也受不了泛濫的選舉看板,那我們立法限制好不好?

首先會遇到印刷廠的集體反對,再來是公關公司、廣告公司、吊掛看板的吊車公司,以及終端靠出租廣告位置賺錢的人。

以上,通通都是選票。

舉著新政治旗幟的人是不是應該率眾先挑戰一下這群人呢?或者我反問,要你用一年收入少一半來支持新政治,你願意嗎?

這些提問都是我這兩三年讀社會學領域的書讀到的,社會主義的人一直想修正、補足、抑制資本社會的問題及矛盾——當然包括現行民主制度。

書上的知識及理論是在我跑去找鄭運鵬、蕭美琴、陳柏惟、賴品妤、林昶佐、洪慈庸、王定宇、蘇治芬、黃秀芳、洪宗熠、陳秀寶、許智傑、黃世杰、莊競程、吳怡農、鄭朝方、林靜儀以及蘇貞昌與蔡英文時才看到了區域及中央得面對的現實面,就如社會學家的研究一摸一樣。

「焦糖」陳嘉行與花蓮縣立委蕭美琴相互加油打氣。
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簡翊展攝

我發現自己一夜長大。

我第一次遇到蘇貞昌及蔡英文時,他們跟我謝謝好幾次——為民進黨站出來發聲。

當下我覺得自己好歹勢(pháinn-sè)。

這些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及幕僚團隊沒有一個人,因為我過去的批評及不信任民進黨就拒絕跟我溝通。

這也是民進黨從 1124 選舉大敗後,發現傻傻做不夠還得好好說。

投民進黨不需要什麼高尚的理由,這一次只要能打爆国共合作,我三張票一定投好投滿民主進步黨 。

週六就要投票了,家人朋友如果只是單純的國民黨支持者,還請你們試著拉票看看;如果是韓粉就直接放生吧,唯一拯救韓粉的方式就是大自然的自然淘汰。

1/11 你們一定要出來投票,投民進黨台灣保證不會變現在的香港。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