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做陣《行出樹林》,認識同志文學

圖片來源ˊ:玉山社提供

翻轉原有的刻板印象,從不同角度觀看同志議題的可能。

《行出樹林》(華語版:《走出森林》),是我近期所讀最富有機智與勇氣的著作之一。我想先從這本書的機智開始談。

這本書的目標,是傳遞同志文學的簡史,以及幾本重要的著作。對創作者來說,這是一個很不好發揮的架構。原因在於,這些重要的作品本身未必有內在的聯繫,而「傳遞知識」這個目標,很有可能使得故事的可讀性變低。即便是嗜書人,也時常會對教課書不耐,就是這個原因,於是需要好的講課,來將知識安排到思想的脈絡當中。

講課是一種包裝,故事也是。而故事的包裝,又比講課更加困難,需要考慮的細節與轉折更多。《行出樹林》很巧妙的用一個後設故事,做到了這件事。讀者一方面讀著故事本身,一方面又讀著故事被創作的過程,於是,閱讀的過程,就已涵括了現實與虛構之間的對話。

圖片來源ˊ:玉山社提供

對於同志文學作品稍有認識的讀者,可以發現自己熟悉的作品,在《行出樹林》裡被「二創」(二次創作)了。邱妙津的鱷魚,和《孽子》的阿青,可以結伴而行,屬於同志的「櫃」的意象,則被轉化為一個有童話感的樹林,走出樹林的路,既是同志文學的發展之路,也暗示著同志的情感覺察。在這條虛構的故事線之外,《行出樹林》又拉出一條後設的故事線,把這則故事當作話劇公演的劇本,場景轉換到社辦,年輕的學生討論著故事的安排,以及同志文學的資料與細節。對於不熟悉同志文學的讀者,這些細節的討論,就成了同志文學的簡單入門,自然的把可以進一步閱讀的經典作品呈現出來。

為了避免爆雷,我不能說得太多。接著,我想談談《行出樹林》的勇氣。

對於主流閱讀市場來說,同志文學本身就是相對冷門的主題。而《行出樹林》甚至結合了另一個更加冷門的領域:台語文學。

華語版的書名,原為《走出森林》。在資深台語文工作者,王昭華老師的協助下,同時推出了台文版的《行出樹林》(Kiâⁿ chhut chhiū-nâ)。王老師採用漢字與羅馬字併用的書寫,譯文相當優美細膩,甚至可台華對照,作為學習台語文之用。譬如「沉澱」譯為「坐清」(chē-chheng),「用力」譯為「tèⁿ力」,皆是精準而雅氣的台語用詞。以台語朗誦這則故事,不但不拗口,反而另有一層意境。這樣的嘗試,也拓展了台語文的視野,打破一般人對台語「陳舊」的印象。台語是屬於台灣的現代語言,當然能夠談任何現代、知識性、進步的議題。

圖片來源ˊ:玉山社提供

說來,在台灣的殖民歷史中,台語文化與同志文化,其實都處於某種邊陲地帶。自17世紀甚至更早,同志能得志安身之處,或許只有揚帆出海的海盜船上。自日治時期開始,台語則被殖民者和某些知識份子,視為不入流的「土話 / 方言」。直到現在,台語人與同志,仍在社會的邊陲奮力生存著,展現著自我。

《行出樹林》,或許可說是在雙重弱勢中開出的,一朵不卑不亢的花。這樣的嘗試,需要勇氣,也值得每一個關心台語文化,與同志權益的人大力支持。

行出樹林路坎坷,逐家放伴相伨,做陣行。

撰文者:羅士哲(獨立教育工作者.台南塾塾長)。

行出樹林:鱷魚kah 阿青tshuē家ê旅途

  • 作者:鄭若珣
  • 譯者:王昭華 繪者:周見信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19/12/13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