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台灣基進盼進國會深化《反滲透法》 政黨競爭要進入正常化

台灣基進不分區立委提名人何澄輝。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何澄輝分享《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的立法過程後,芋傳媒記者問到,《反滲透法》與《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的差異,何澄輝解釋,《反滲透法》本身是對於有關中國滲透的重大行為,這些行為原本的規範已經散見在包括《國安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遊說法》,已經有許多相關法律,這次只是把它拿出來重新整理,再把刑度加重、範圍調整。

《反滲透法》基本上是一種對重大危害的禁止行為,「哪些行為不能做、要處罰」,它是以刑罰方式進行。何澄輝指出,這裡就有個問題,在民主國家中,刑罰會涉及剝奪人民的自由與財產,所以必須要用最嚴謹的程序,就是《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處理,同時定義需要非常明確,所以規範的是特定、小範圍的行為,也因為程序非常嚴謹,所以時間會拉長。

「《反滲透法》是做犯罪後的追懲,無法做事前預防,這樣的法制面對新型態的威脅,仍缺乏事前的預警機制,但是《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能起到事前預警地作用!」何澄輝說。

按法律路徑上來,《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是要公開揭露,讓這些可疑的行為,或是有疑慮的行為,先行登記,因為這些行為處在合法邊緣,是以「言論自由」的方式在進行,但是行為本身若不揭露背後的立場,可能造成民眾誤判 。

「資訊透明就像是食品安全。」何澄輝表示,在食品安全管控上,有兩種做法,一種是嚴格禁止添加某種成分,一旦添加就要處罰;另外一種是一些成分,長期服用可能導致對身體的危害,那我們就揭露成分,讓民眾了解「這個東西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喔」,所以民眾就能判斷,自己該不改買這個食品。資訊揭露的意義即在於此,提醒消費者、資訊接受者,資訊背後的來源是中國。

何澄輝強調,登記制的目的是要讓事情變得更清楚,要求這些在地協力單位,在傳遞訊息是必須將背後透露背後的實際情形,包括你干涉台灣政治發展的相關行為與訊息傳遞的狀況,也應該清楚告訴大家你的資訊的來源為何,以及背後的資金關係。

《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又稱為《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圖為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在立法院記者會中發言。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關於《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的優點,何澄輝指出,因為是以行政手段進行,可以避免刑事訴訟的缺點,手續繁雜、時間冗長等缺點,行政方式也可以更積極主動,相對來講,也不會對人民造成過度嚴苛的處罰,但是我們仍然可以用罰緩的方式處理。

另外,許多人質疑,中國代理人不一定會如實配合登記制,對此,何澄輝表示,如果要求中國代理人說明,結果他們了一套虛構的說法,這樣「虛偽陳述」、「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的行為違反了刑法,當然會有刑事責任。

何澄輝補充說明,將來若再通過《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會和《反滲透法》產生互補關係,好像是飛機要有雷達,雷達可以告訴你前面有危險,你可以選擇避開,但如果會危害到你,你可以選擇用飛彈把前面的威脅打下來,《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可以扮演雷達的角色。

先前民間團體、行政院和各政黨共提出 8 到 9 個版本的《反滲透法》相關法案,何澄輝認為,法案可以採取配套立法的方式。他提到,《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參考了澳洲和美國的法案,但不是單純抄法律,而是將外國的法制配合台灣的狀況研擬法案,而現在「事前預防」的部分,是《反滲透法》中缺乏的,接下來我們會繼續推這項立法,但是兩個法之間並不互斥,「相反的,兩個配起來是最好的!」

公民割草行動、Wecare 和台灣基進共同發起 1221 罷韓大遊行,號召超過 50 萬人站上街頭。
圖片來源:台灣基進 提供

最後,芋傳媒記者也問到,未來進入國會之後,台灣基進的工作方向,何澄輝重申,政治是需要分工的,台灣的民主政治、政黨競爭要進入正常化的狀態,要是兩個本土政黨的互相競爭,選項中不應該有外來因素的政黨,親中的政黨是要被排除的。

何澄輝表示,台灣基進期待未來扮演一個能和民進黨可以相輔相成,猶如台灣第二隻腳的政黨,就像先前黨主席陳奕齊所講,像是跆拳道一樣,民進黨是重心的腳,這隻腳要站穩,基進則像踢出來的腳,負責攻擊、得分,雙方要做這樣的分工,民進黨是執政黨,執政上方方面面都要去顧到,而台灣基進更關心台灣自主獨立地位的問題。

「中國對台灣的侵略不只有政治和軍事,還包括經濟和文化,尤其是經濟。」

何澄輝指出,美中貿易戰雖然第一階段協議快要簽訂,但事實上兩個強權之間的競爭已經是不可逆了,兩者的競爭已經不只是貿易平衡的問題,涉及的是兩個意識形態的衝突,一個是自由民主、一個是中國專制的統治型態,這兩者之間在經濟上有高度衝突,美國始終抱怨中國經濟結構有問題,透過補貼甚至竊取技術、強制技術轉移等等,中國想藉竊取行為來彎道超車,這種行為已經是美國無法容許。

中國不對等貿易以及竊取商業機密的作為,讓許多歐美國家嗤之以鼻,政治與經濟制度更與美國有著強烈衝突。
圖片來源:pixabay

何澄輝繼續說到,現在貿易戰的過程確立了一件事情——中國要透過歐美來竊取技術已經越來越困難,按照台灣基進的評估,接下來中國會採取替代路徑,軍民兩用的技術可能會向俄羅斯或烏克蘭來獲取,收買關鍵技術;另外像是半導體電子產業的部分,就可能向韓國和台灣來做,所以這一波的貿易戰中,許多台商陸續遷回台灣,美國也一直要做產業鏈中的去中國化,「但是台灣做好了這些準備了沒有?」

台灣基進認為台灣將成為下一波技術竊取、人才挖掘的重心,何澄輝直言,事實上中國已經開始進行了,可是相關經濟法制只有一個《營業秘密法》,但單靠《營業秘密法》當然是不夠的,所以未來我們應該要仿效其他國家,像是美國有制定《經濟間諜法》,台灣應該藉由《經濟間諜法》的做法,來保障台灣經濟的核心技術與人才。

近年台灣修正了《國家情報工作法》,授與國安單位相關的權力與職責,已經可以針對涉及重大技術移轉的進行關切,何澄輝表示,這樣的改變是很正向的,但是還遠遠不夠,全球許多國家已經將經濟安全提升到國安的層次,包括川普、美國商務部長都喊出「經濟安全即國家安全」的口號。台灣基進希望未來經濟上也能和各政黨協調,推動可以保障台灣永續發展的《經濟間諜法》、《敏感技術保護法》等等相關法案。

許多人對於國安系統有白色恐怖的陰影,在台灣基進研擬草案時,也時刻顧慮到國家機器權力的問題。圖為電影《返校》劇照。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何澄輝提到,國安系統過去有白色恐怖疑慮,解嚴之後它的結構和功能一直在弱化,已經不足以面對新型態的滲透和威脅,國安單位已無法發揮足夠的協調與指揮能力,台灣基進認為台灣必須要重構國家安全的機制,同時又要避免再度淪為白色恐怖工具,所以一定要是既符合民主監督,又有積極效能、可以抵抗新型態威脅的國安機制。

對於國安機制的完整性,何澄輝認為,台灣對於各種安全問題要有一個統合評估的機制,必須要有代表民意的國會來進行監督和法制的檢討,應該仿照美國在國會建立一「當前危機委員會」,來面因應台灣當前面對到的多變的危機。

「如果台灣基進能進去國會,在第一個會期最優先的就是國家安全方面的法案,這是台灣基進對於台灣人民的承諾,也是我們應該承擔的責任!」何澄輝說。

相關報導: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