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反滲透法立法:又一場公民讀解力的試煉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羅承宗,原文標題:《反滲透法》立法:又一場公民讀解力的試煉,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本文展開前,先前情提要。在 2018 年 11 月那場盛大的公民投票裡,明明公投主文寫的是「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條文?」該提案只是為了推翻 2025 年非核家園目標,只有擁核,而毫無「養綠」。

遺憾的是,在資訊流爆炸的當代台灣,識字的人雖多了,但若干公眾的讀解力卻急速下降。願意耐心把文字讀完且能理解其義的公民,似乎漸趨減少。於是乎,這個根本沒有「養綠」卻被精美地偽裝成「以核養綠」公投,就這樣得到高達 589 萬超高票支持。

這場戰役,驗證了在這個時代,一次性欺瞞 500 多萬公民,並不困難。

歷史,是一齣沒有結局的戲。針對台灣公民讀解力的嶄新試煉,又再度登場。檢視媒體,隨著選戰進入,環繞在我國應否制訂《反滲透法》立法正反的議論,此刻各界正在激烈交鋒中。只是以 2018 年「以核養綠」公投作為前車之鑑,關於《反滲透法》草案,只要能花幾分鐘把《反滲透法》草案文字閱讀完竣,其實很容易判斷真偽。

60秒速解《反滲透法》

翻開民進黨團版《反滲透法》草案條文僅有 12 個條文,扣掉行禮如儀的 4 個條文後(第 1、10、11、12 條),剩下只有 8 個條文而已,閱讀門檻不高。若更簡單歸納,可拆解為兩部分來解讀:

概念定義:本法提到「境外敵對勢力」與「滲透來源」。「境外敵對勢力」老早就是《國家情報工作法》既存的法律既有用語,無庸多做著墨。至於「滲透來源」,則包括:

  1. 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
  2. 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3. 前二款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監督管理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用一個新的概念來涵蓋「境外敵對勢力」,並進而盧列各種可能呈現的型態,俾使規範內涵更臻明確。

規範行為:本法企圖納入規範的實質行為,其實邏輯與法條結構都相當簡單。亦即任何人,只要「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且並從事「提供政治獻金、受指示助選、法令政策遊說、破壞集會遊行、或散播假訊息干擾選舉」等 5 種破壞及干擾我國各種民主相關活動的行為,則擬以刑事責任相繩。另外要說明的是,在刑事法世界裡,過失犯的處罰,以法律明文規定者為限。

因此以上所有處罰,都是針對「明知故犯」的故意犯而來。

做什麼行為將被《反滲透法》條文所管制規範?茲舉例說明:某媒體大亨 A,對 B 黨素有偏好。因此於選舉之際,要求媒體同仁盡可能增加 B 黨的正面報導,並同時提高其他競爭政黨負面報導比例,甚至散佈虛假訊息。以上行為,雖已嚴重悖離媒體公正性要求,但因為欠缺「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要件,因此即使這種墮落的媒體,還是沒有構成反滲透法之虞。

反之,某媒體大亨 A,因在某境外對我國有高度敵意的國家擁有龐大產業與經濟利害,而該國又偏好國內政治立場與其最為親密的 B 黨。於是 A 在受該國政府資助、指示下,遂要求媒體同仁盡可能增加 B 黨的正面報導,並同時提高其他競爭政黨負面報導比例、甚至散佈虛假訊息者。以上行為,由於係境外敵對勢力藉由滲透大眾傳播媒體的方式,危害台灣民眾的視聽權益、進一步危害我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是以這種「為匪宣傳」的滲透行為,則成為本次草案所規範範圍。

關於《反滲透法》,誰在胡說八道

筆者曾樂觀認為,以台灣識字率的普及程度,只要能靜下幾分鐘閱讀,任何人當能理解《反滲透法》草案的規範內涵。什麼行為容許?哪條紅線不能踩?應該不是那麼困難理解。遺憾的是,諸多有關反滲透法的無稽批判,迄今為止依透過若干特定媒體大量發生中,人云亦云者眾,令人浩嘆。權且依據自由時報 12 月 31 日報導歸納,諸如:

  1. 《反滲透法》是超過白色恐怖的綠色恐怖、好像恢復戒嚴
  2. 《反滲透法》讓全國民眾、廣大台商和台生惶恐不安,且影響媽祖、關公、保生大帝,連宗教交流都有可能羅織入罪
  3. 《反滲透法》是「世界唯一、宇宙獨有的法律」
  4. 《反滲透法》用模糊的法條讓行政單位有權伸手到司法單位,打擾司法秩序
  5. 《反滲透法》應讓新國會決定,沒有必要倉促通過

如前一再反覆強調,《反滲透法》草案是基於捍衛台灣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必要,明確僅環繞在「提供政治獻金、受指示助選、法令政策遊說、破壞集會遊行、或散播假訊息干擾選舉」等 5 種破壞我國民主的行為,進行規範。

台灣人赴中國求學、就業、甚至繞境進香等常態性活動,壓根不在《反滲透法》草案管制範圍之列。

所謂「恢復戒嚴」、「讓全國民眾惶恐」之說,根本是空穴來風。而針對受境外敵對勢力指示、委託或資助而做出破壞我國民主行為者,經正當法律程序而予以刑事制裁,美、澳、德諸國俱有類似立法例,誰曰不宜?怎會是「世界唯一、宇宙獨有」?又真的會讓人惶恐不安的,並非全國民眾、廣大台商乃至台生,而僅止於那些膽敢出賣台灣,踐踏民主的民國叛徒。

再者,「用模糊的法條讓行政單位有權伸手到司法單位,打擾司法秩序」一語,看似用法律語彙掩護,實則全然不知所云。析言之,在我國法制上,《反滲透法》草案這類型的刑事責任,主要由檢察官提起公訴,進而由法院審判,並有審級制度可資救濟。換言之,檢方基於證據起訴,院方本於證據審判,這是最基本的法院審判活動,亦為審檢人員領取薪俸所伴隨的職務活動,何來「伸手」、「打擾」之有?

最後,「應讓新國會決定,沒有必要倉促通過」之說,是一個相對看似言之有物的批判。從行事曆來看,任期 4 年的第 9 屆立法院會期即將於 2019 年 12 月 31 日宣告落幕是不爭事實。從虛假訊息管制、外國人代理制度到《反滲透法》等連貫倡議,加總起來也經過 10 幾個月了。國會多數席次的民主進步黨,把如此重要法案擺在這個烽火連天的 12 月處理,也莫怪遭逢非議。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只是,我們試著回想上週日下午那場辯論會,「四報一社」向三組總統候選人提問之際,兩個曾赴「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乖巧聽訓的媒體層峰,究竟拋出什麼樣的怪奇提問,便可感受到問題的迫切與嚴重性。面對無比險峻的「紅色滲透」威脅,為了捍衛台灣民主永續長存,一部遲來的《反滲透法》,總比不來的好。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