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焦糖專欄》爸爸肩上的小男孩,長大正扛起保護台灣下一代的責任:他是吳怡農

圖片來源:截自 焦糖 陳嘉行 Brother Caramel 臉書 / 作者:雲斯頓 Winston art

在日本讀書的朋友很想幫吳怡農,於是用了許多時間、精神畫了這張圖給我。

他說:「這個畫面是吳怡農給我的印象,這張圖送你,能請你寫些什麼嗎?」

怡農,我不知道你明年能不能順利下架吳斯懷與蔣萬安,大家都曉得中山、北松山是国民党的鐵票區,蔣萬安當然也明白,所以一開始他沒把一個素人當對手並不令人意外。

我曾遇到一些人說自己從美國回來的,言談間瀰漫著一股優越感,但我沒去過美國,我只能從電影、音樂、書本、新聞中認識那個國家——但我不認為台灣比美國差。

所以當我得知你是放棄美國籍,還回台灣服兵役,只是想留在這當台灣人時有很大的衝擊。

當兵是台灣大多數男生的共同記憶,只要從中華民國國軍退役的人都知道反共,因為我們都曉得全世界只有中国企圖武力侵略台灣。

所以我們能體會你對中將吳斯懷聽訓共產党的憤怒,及蔣萬安對國家忠誠有疑慮的人避重就輕態度的無奈。

直到現在蔣萬安仍避而不答吳斯懷任不分區立委,也不公開解釋為什麼反對保護中華民國台灣安全的法案。

圖片來源:中央社

當一些人嚮往移民去當外國人,你反而放棄美國籍回來當台灣人;當一些人覺得台灣是鬼島,你卻捨棄外商優渥待遇回來台灣找工作。

但你明明知道即使應徵上了,薪資待遇差銀行太多太多了⋯⋯

你為什麼還要回來呢?

我們這代年輕人並沒經歷過上輩子苦澀的日子,我們樂在小確幸中,而當有人討論政治,還會遭遇陌生的不友善眼光。

早幾年前對政治及台灣史冷漠的我,如果遇到現在參選的你,會懷疑你放棄一切從頭開始,背後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或龐大利益?就像現在網路上污蔑你人格的那些留言。

直到我讀到一本書,作者在結尾時寫上

『每一個社會的每一個艱難時代中,也都存在著這樣少數人,他們的不屈服即使沒有立即改變他們的世界,也啟發了後代。』

怡農,你知道這是誰寫給全台灣人的話嗎?

是你爸爸吳乃德——《百年追求:自由的挫敗》

曾經爸爸肩膀上的小男孩,
現在長大了,正扛起保護台灣下一代的責任。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