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美麗島事件四十年:有終局之戰嗎?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niekverlaan

本文作者為盧郁佳,原文標題:美麗島事件四十年:有終局之戰嗎,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反送中運動中,鎮暴警察接連圍攻中文大學、理工大學,打算一舉消滅勇武抗爭者。警方公布在中大事件中拘捕 142 人,發射 1567 枚催淚彈;在理大事件中拘捕 1377 人,發射 3800 枚催淚彈。警方聲言被捕將控以暴動罪,為十年以上刑期。

圖片來源:中央社

網路流傳押解大批被綁青年列隊入火車北上的影片。倖存者身心嚴重受創,兩位藏匿理大者,被社工發現時,精神狀態已無法言語。

犧牲慘烈,人稱「終局之戰」。 但世上真有終局之戰嗎?

1975 年郭雨新增額立委落選,許多人相信是國民黨作票。1977 年許信良競選桃園縣長,因為出書揭發省議會腐敗,被國民黨開除黨籍,另外提名對手。許信良陣營發動各地一千多人監票,但許多人回報被驅離、被拘捕偵訊。

開票過程中,中壢國小投開票所爆發校長做票。檢察官據報前往,卻逮捕投票人,留下校長繼續監票。

上百群眾憤而湧入開票所,與警互毆。警方把校長帶回中壢分局保護,於是分局前聚集上萬群眾,推翻警車、鎮暴車、憲兵車,最後縱火燒警局、消防局、宿舍。警察射殺大學生江文國、和 19 歲的張治平。

他們就是陳彥霖。

他們就是周梓樂。

《新新聞》2014 年訪問一位警總便衣憲兵,他說 27 年前中壢事件中,曾把雲林、嘉義二十幾萬榮民戶籍灌到桃園縣,由士兵代投票。他自己混入群眾煽動破壞,帶六名士兵縱火燒警局、消防局。

香港反送中,7 月 21 日地鐵元朗站關門放狗,大批白衣人揮棍打砸示威者、市民,受害者無路可逃,港警包庇不理。

台灣當年,也有過元朗黑夜。

圖片來源:中央社

1978 年中央民代增額選舉,但因台美斷交,蔣經國總統停止選舉。許信良、余登發聲明要求恢復選舉,結果余登發被羅織逮捕,許信良逃亡美國保命。1979 年,黨外人士藉辦雜誌來規避政府禁止組黨的懲罰。於是《美麗島》雜誌創刊酒會,遭郁慕明率眾拋擲石塊抗議。

國片《陽光普照》中,競選立委的政客收買黑道,向對手競選服務處開槍恐嚇。這不是 2019 年才有,1979 年,同一天黃信介的家和立委服務處被砸,《美麗島》雜誌社高雄服務處也被砸。雜誌社台北、屏東的服務處都被砸,一人被歹徒持軍用斧頭砍傷。報警,當然沒結果。

雜誌社高雄服務處準備在 12 月 10 日世界人權日舉辦遊行,警方抓走兩名宣傳車司機刑求。群眾包圍警局救人,直到凌晨放人才散。

10 日當天,警方宣布冬令宵禁,停課、停市,銀行關門,鎮暴部隊封鎖各路口。當晚數百人遊行到大圓環,鎮暴部隊、警察、憲兵包圍,發射催淚瓦斯。結果激起十萬人包圍第一分局。

次日電視、報紙譴責暴徒,報導憲警無辜受傷住院。警總下令全島大逮捕,152 人被拘捕。

疲勞審訊。

剝奪睡眠,七天睡一小時。

剝奪飲食。

拳打腳踢,毆打頭部、胸部。

用菸頭燙臉。

罰站。

罰跪。

鞭打。

電棍毒打。

被打到吐血。

胃出血。

下體受傷。

抓頭掄牆。

呼吸困難。

自殺未遂。

這都不只發生在 1979 年美麗島事件的受難者身上。四十年後的 2019 年,完全可以想見,在閱讀這行字的此時,拷問、囚禁,也發生在無數香港示威者的身上。

反送中示威,上萬人被殺、被捕都不退,要的是真普選。香港人要求地方自治,選舉自己的政府來治理香港,停止官商勾結貪汙腐敗。

這是生而為人最基本的要求,可是全中國沒有一個省縣能地方自治。

增額選舉的年代,不准台灣選舉自己的代表來治理台灣,九成九的民代是中國所選出,為的是確保沒人可以動搖既得利益。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之際,台灣也在要求真普選。但是到今天,地方自治落實了嗎?

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擔任立委期間、替砂石業岳父關說曝光,說明了台灣根本沒有地方自治,只有地方派系。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只有工程綁樁固票,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公共運輸、文化體育等基礎建設掛零。2011 年國民所得已破兩萬一千美元,鄉鎮經營卻多數停留在第三世界的水平。

中諜王立強在澳洲投誠,揭露在台灣鉅資收買媒體、政客、黑道、宮廟。令人想問這些地方頭人,你們買好護照要拖兒帶孫逃到美國、加拿大度餘生了嗎?那麼有錢還有膽子投共,傻了嗎?看看馬雲等人白手起家的企業怎麼一夕被國有,還得演電影扮英雄讓全國來嘲笑他,全力裝瘋賣傻才能保命,台灣這些有錢有勢的人居然不怕將來有錢沒命花。戒嚴時代建立的恩庇侍從體系,牢不可破。今天只是換了中共當新主人,反正誰撒錢它就替誰效命。

美麗島事件激起群眾覺醒,黨外當選、組黨、解嚴、解除黨禁、政黨輪替,看似輝煌偉烈。但四十年來,地方自治的任務都尚未完成,還在掙扎,甚至不進反退。

事態很清楚,無論台灣或香港,從來就沒有什麼終局之戰。抗爭再怎麼慘烈,要結束只會結束在群眾安逸的沉眠、姑息養奸的爛醉中,絕不會結束在血泊中。

不願做奴隸的人,總是一個倒下,下一個就接過他的頭盔戴上站起來。沒有人能強迫他們,正如沒有人能阻止他們。

台灣人,不要忘了你頸上的枷鎖還在,不要忘了先烈為打破枷鎖而犧牲。不要忘了美麗島。

不要忘了江文國。

不要忘了張治平。

不要忘了陳彥霖。

不要忘了周梓樂。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