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盛裝在背袋裡的二十二年韓國移工生活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8minwoo

新移民在陌生的國度即便艱苦也從未放棄夢想,我們如何能不具同理心呢?

「這些是如果我被抓到的話,希望別人幫忙寄回故鄉而蒐集起來的東西。」二○一二年六月,當我訪問萊伊的工廠時,他把房間角落背包裡成堆的照片和紙張拿給我看。

尼泊爾人萊伊於一九九一年來到韓國,在京畿道一間家具塗裝廠工作了十八年。二十二年來,他一直是「非法」勞工。「非法」勞工經常稱自己是「非法人士」,萊伊因此一直活在擔心遭到取締的不安之中。他知道總有一天自己會像其他朋友跟同事一樣,在無法告別的情況下被驅逐。

韓國京畿道高陽市。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面對取締和驅逐,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珍貴的物品隨時整理好,到時請別人幫忙寄回家。韓國二十二年的生活被收藏在一個小背袋裡,放在房間的角落。這個背袋代表萊伊已經做好隨時離開的準備。

他的物品裡,最重要的是女兒五個月大和兒子六個月大時所拍的照片。尼泊爾人認為孩子第一次吃東西時比滿百日跟滿週歲更重要。萊伊的兩個孩子都在韓國出生,在女兒五歲、兒子一歲時,母親帶著他們一起回去尼泊爾。

這是萊伊為孩子們拍攝的唯一的照片,因為裡面包含了在韓國共同生活的記憶而顯得更為珍貴。此外萊伊還小心翼翼地收藏著哥哥寄來的信,哥哥將他辛苦賺的錢所支付的全部花費仔細記錄下來後寄給他。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jarmoluk

信裡記載了有關蓋房子時所花費的水泥和電費等費用、借錢給誰以及收到多少錢等資訊,這些信件說明了萊伊辛苦的工廠生活如何在尼泊爾發揮影響。

二十二年前離開尼泊爾的萊伊,透過哥哥的來信證實了自己的存在感。他的背袋裡還有一九九六年在韓國結婚時收到的禮金紀錄,以及兒女的生日時從朋友和同事那裡收到的禮金紀錄。萊伊認為自己所收取的,將來一定要還,所以不管住在哪裡或做什麼事,都不會丟掉這本筆記,雖然他過著難以預測的「非法」移工生活,卻認為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遵守社會禮儀並維持自己的聲譽。

像萊伊這樣的無證移工,如果被抓到並轉移到外國人收容所,就再也回不來了。某一天他會突然人間蒸發,在不能跟朋友告別的情況下,三天到一週內便被驅逐出境。像萊伊一樣,在無證移工聚集的家具工廠園區,有很多被遺留下來的狗、衣服、生活用品、口罩、手套在等著主人回來。我在研究移民問題的過程中,也得適應這種突如其來的失蹤。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skeeze

當然,移住勞工突然換電話號碼或聯絡不上的情形也時常發生,然而,昨天才見面或約好在週末吃飯的人,被出入境管理局的取締小組抓到而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是只有在無證移工身上才會發生的事。對當事
人和被留下來的人來說,這樣的現實令人感到相當憤怒和無助。「不人道」的取締與驅逐制度,只是韓國無證移工所承擔成本的冰山一角而已。

雖然韓國社會的經濟繁榮和奢侈的消費主義在很大程度上依賴這些低收入移住勞工,但他們在韓國的滯留卻被認為是一種不當且非法的行為。大約有十七萬嫻熟工作的「非法」移住勞工沒有其他選擇和機會,只能期盼不要被取締小組抓到。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algrin25

本文摘自《我們都離開了家:全球多元文化趨勢下韓國新移民的離散、追尋與認同》一書。

我們都離開了家:全球多元文化趨勢下韓國新移民的離散、追尋與認同

  • 作者:김현미
  • 譯者:杜彥文
  • 出版社:臺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19/12/20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