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AI興起的人類焦慮——我們的創造力會不會被取代?

圖片來源:截自科技部科技大觀園官網

(芋傳媒大甲人報導)隨著時空變化及全球經濟產業的變遷,二十一世紀科技發展逐漸翻轉了傳統產業重心,技術的創新往往催化當代價值的拆解及重組,我們身在資訊爆炸的大數據年代、網路無國界的共享時代、AI 人工智慧的機器人世界,實際上已悄悄佔據我們食、衣、住、行的生活網絡,成為科技與生活共生機制之下一種精神擴張的表徵。當我們更接近與未來的距離,科技依賴的現象同時也引發了心靈上的焦慮不安感,過去尊崇的人文價值是否也因此動搖?

由洪建全基金會張淑征創意總監擔任總策劃,以「AI 時代的人文衝擊」為題,邀請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編舞家黃翊、新媒體藝術家鄭先喻,各自分享透過藝術創作及敏銳觀察,重新衡量當代人們心智內外與未來科技共存的尺度。

左一至左六分別為建弘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胡斐雯、主持人張淑征、簡靜惠董事長、AI Labs 創辦人杜奕瑾、編舞家黃翊、藝術家鄭先喻、基金會常務董事/台松電器董事長洪裕鈞。
圖片來源:芋傳媒大甲人攝

藝術文化帶動未來科技發展的高度與深度

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說,科技是這樣,如果時機到了,它對整個產業的本質會有很大的改變,有時很殘忍,然而也會有新的火花出現。台灣曾經站在機會的浪潮上,但台灣的軟體人才因產業政策紛紛輸出外國,後來他在美國 Microsoft 開始思考回台灣發展,於是 2017 年與陳良基部長以及唐鳳政委攜手合作,成立了「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

人工智慧實驗室啟動記者會。
圖片來源:截自新住民全球新聞網 官網

杜奕瑾說,微軟定義出什麼是 PC,蘋果定義出什麼是手機,所以變成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到了新的科技來臨的時候,只要誰先掌握到未來的體驗,也就是人機介面,就能成就價值。現在大家都知道,科技的未來就是人工智慧和互聯網。過去的人們用 PC 連上網路,後來有一支手機便能連上網路,現在的世界是所有的東西都可以連上網路。軟體與服務的思維,創造出來的價值遠比做代工或 cost down 來得大。

台灣因為開放的環境,成為全世界媒體和經濟最自由的地方,藝術文化素養也很豐富。因為要創造出最大的價值一定要創造出好的科技,而未來的科技一定是以人為本,科技的入口是人機介面,藝術定義出人機介面的深度,文化成就藝術的高度,因此軟體創新和藝術精神乃息息相關,「如果已經有無人機和 AI 技術,也許齊柏林導演就不會失事了。」杜奕瑾說。

以下是交通部公路總局與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齊柏林基金會合作,以空拍影片結合人工智慧演算技術與齊柏林導演生前作品《海路漫行》。

被問到是否認為人工智能可以取代創造力時,杜奕瑾說,人工智能是從經驗裡學到東西,不管是「學習」作畫或做音樂,都是從既有的創作元素裡去組織,如果創作作品是重覆性質很高的,當然就很容易被取代;但身為創作者或藝術家很重要的特質,乃是創作的過程是 out of nothing,是前人所未曾想到的;人工智慧目前最難學到的是人的推理和創造能力。

「人工智能有創造能力又怎麼樣,因為永遠是人在操作它。」杜奕瑾說,很多人常擔心人工智慧是否會取代人類,那請問 GOOGLE 能否幫你寫論文?論文本身的主體,想法,思考,脈絡,人本身自己的靈魂還是最重要的。人工智慧在藝術各方面可以提供某些技術性的協助,但只要你的創作是有靈魂的,是很難被取代的。

左二為杜奕瑾。
圖片來源:芋傳媒大甲人攝

主持人張淑征又問道,近來許多科技評論家、哲學思想家紛紛提到人類對於 AI 興起的焦慮,譬如機器人奪去我們的工作等等,曾有受到這種焦慮感的威脅嗎?

杜奕瑾說,現在台灣的教育是教導小孩把學校的考試考好,但他發現會玩遊戲的人創造能力都比較好,因為遊戲中可學到很多創意,以及很多人際互動;因此,這樣是好還是不好?有些比較開明的父母會覺得這些科技或遊戲就存在在這裡,為什麼不早點讓小孩學習?他認為這是一種取捨。

他認為,人在很多地方的確不如電腦,就像家裡會請人來打掃,但這個人不能取代媽媽的角色——溝通、照顧、關愛。善用新的科技去做原本需要人類做的事情,就像創作時需要累積訓練許多基本功,但現在有新的科技,我們是否可在這既有的基礎之上,再去做更多的藝術發展。當然這一定和傳統的訓練會有衝突,而真正藝術家的創作元素一定要是人工智慧不容易取得的。

圖片來源:截自科技部科技大觀園官網

反過來問,考 90 分和考 100 分的差別很大嗎?其實只要學得基本的知識,小孩應該花更多時間去探索世界,多思考這世界有什麼問題,我們可用什麼科技來解決,這才應該是現在教育要去平衡和推廣的想法,我們不應該在一個地方去尋求標準答案——其實能夠被歸納,有標準答案的事物,人工智慧都可以做到。「人工智慧做不到的就是人類找到新的路徑、發現和解決新的問題的能力。」

杜奕瑾認為,創業最重要的是多去嘗試和破壞,不斷地去發現、觀察、找到有趣的點。他說他曾對台灣各級學生發表多次演講,發現最有想法的是中小學學生,而在經過教育的「荼毒」之後,大學生可能覺得討論的主題與他的前途沒有關係,便不想去瞭解。目前教育過程就是這樣把台灣孩子教成限縮在適合目前的產業,也就是工業 4.0,以及怎麼做原本價值鏈的 cost down,而沒有探索能力。

杜奕瑾說「我在美國時發現,在找人才時,最好的人才都擁有的特質就是一定都有『Side Project 』,也就正職工作『以外』的私人項目,俗稱不務正業。只要不會荒廢學業,應該鼓勵小朋友多去嘗試新事物和探索世界。」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