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一個國家的誕生,卻幾乎是難產!」 孫逸仙病逝前的時勢

孫逸仙晚年照。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孫逸仙在西方式的民主與蘇聯式的獨裁之間搖擺不定,終於失足在自己的諸多算計裡。

一九二四年十月,事情正在變化,但大多在北方,在北京。軍閥馮玉祥趕走另一個軍閥吳佩孚。馮將軍不只是基督徒,還是個別具一格的人物,他用消防水管集體給他的士兵施洗,禁止他們賭博、吸鴉片、喝酒、玩女人。外表溫文儒雅,穿著簡單,沒有徽章,軍階沒有裝飾,心甘情願和士兵們分享米飯,這樣的男人確實懷抱著巨大的個人期望。

馮玉祥《時代雜誌》封面,1928 年 7 月 2 日。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雖然身體因為肝癌誤診而羸弱不堪,孫逸仙還是決定離開廣州,北上和這位群眾的施洗者見面。他希望馮玉祥接受國民黨的領袖在首都被宣告為共和國總統。只要北京帶頭做個簡單的改變,就可以有很多期待。再次充滿希望的孫逸仙,並沒有忽視擔心他身體的追隨者的警告。甚至連一些共產黨員都請他要謹慎一點,擔心他在北方會成為馮玉祥的「軍國主義者」人質。但請讓孫逸仙就算生病了,也要承認他不想聽到的東西!

十一月十二日,為了慶祝偉大領導人五十八歲生日,廣州街上到處出現大量遊行人潮。隔天,在宋慶齡、汪精衛,以及鮑羅廷的陪同下,搭船前往香港。

他的健康狀況──一天比一天衰弱──並不允許他進行他所希望的快閃旅行。因此一行人在上海停留將近五天,才又搭船前往日本神戶,在那裡停留六天,並且發表最後一場有關「大亞洲」的演說。十二月四日,孫逸仙抵達天津,由於身體非常虛弱,因此醫生囑咐他留在屋裡。他是在床上──儘管如此,還是證明了他無窮的威信──接見了北方的軍閥,進行短暫的談判。不過北方的領袖們畢竟對蘇俄聯盟存有敵意,因此談判並沒有什麼結論。

孫逸仙晚年照。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病人的健康狀況急遽惡化。十二月三十一日,一輛專列護送孫逸仙到北京。一抵達北京,立即住進首都最現代化的醫院。他在美國醫院的良好照顧下,接見了他的俄國朋友。

鮑羅廷知道必須利用這位瀕臨死亡的領袖的最後幾天,爭取最大的政治讓步。而,好消息是,一直都是左翼代表的汪精衛匆忙趕往北京,希望在最後關頭接收孫文的政治遺產。被他以為的忠誠感動的孫科──病人的兒子──並不反對病床上的這場騙局。最終,鮑羅廷還可以倚靠宋家三姐妹中唯一的左派宋慶齡的支持。

唯二可以實際和臨終領袖單獨談話的兩個人──共產國際代表和國民黨左翼代表──趁機構思孫文政治遺囑的大綱。這篇由汪精衛親手草擬,孫文和宋慶齡共同簽署的遺囑,於三月十一日產生。整篇遺囑的語調明顯反帝國主義,與國民黨最後一次大會的綱領性文本遙相呼應。因此也是左傾的。

孫逸仙遺囑的國事部分。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當天,孫逸仙還簽署了一封告別信。信是寫給布爾什維克黨中央委員會,以英語書寫。信中呼籲中國和蘇聯建立永久的聯盟。多疑的靈魂肯定可以在這裡看到鮑羅廷的手腳在裡面。

隔天,虔誠的基督徒孫逸仙仙逝。去世領袖的最後遺願從此被刻在大理石上,似乎永遠確定了一個靠近莫斯科的國民黨的政治路線。此外,這也可以從蘇聯駐北京大使列夫‧卡拉罕出現在三月十九日的喪禮上,列於親手將中國二十世紀四個偉大政治領袖中首位埋入土裡的人士中得到證明。

本文摘自《四帝世紀:孫逸仙.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翻轉近現代中國政治的關鍵人物》一書。

四帝世紀:孫逸仙.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翻轉近現代中國政治的關鍵人物

  • 作者:Rémi Kauffer
  • 譯者:林舒瑩
  •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2019/12/0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