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對港司法失去信任 紐時:逾2百示威者逃抵台灣

圖片來源:中央社

示威者與當局的街頭衝突日趨暴力,一股不信任香港司法的氛圍已變得日益濃厚,促使部分示威者離開香港。根據紐約時報,自反送中抗議開始以來,已有多達 200 名年輕抗議者逃來台灣。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今天的報導是根據律師、牧師和其他協助逃亡人士提供的數據。律師並表示,在發生香港警方封鎖大學校園的事件後,近幾週便有數十名抗議者抵台。

逃亡人士憂心他們在香港法院得不到公平對待。當局被控性侵和刑求示威者的傳聞,也讓他們害怕被拘留。還有傷者聽聞當局進香港醫院逮人後,轉赴台灣就醫治療。

台北機場就出現這樣一幅場景。身穿T恤、揹著背包、頭髮雜亂的 3 人坐在餐廳桌邊,一副學生模樣。幾天前的晚上,他們才在香港反政府抗議前線扔擲汽油彈,但在警方逮捕 2 名友人後,他們害怕淪為下一批被捕人士。

絕望的 3 人上網求助一個私人群組,這個群組以助人逃往台灣而聞名。幾個小時內,他們就登上前往台北的班機。其中一名女子說:「我們在躲避法律,我們沒太多時間釐清發生什麼事。」 3 人離開機場後躍上一輛黑色廂型車,奔向充滿不確定的未來。

紐時報導,這條貫通港台的管道是由一群自發行動的支持者網絡秘密建立,他們默默經營安全藏身處並策畫脫逃途徑。有富裕人士與援助團體慷慨解囊,支付機票費用;有志工協助運送抗議者往來機場;有漁民以每人 1 萬美元(新台幣 30.5 萬元)的價格販售渡海機會;還有牧師正在替護照遭沒收的被捕抗議者安排出逃管道。

54 歲的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Chun Sen Huang)是這個網絡的要角。他開玩笑地說,自己漸漸習慣有意料之外的信眾出現。

黃牧師擔任聯絡人角色,一方面與香港方面協調,一方面安排教會房舍提供棲身之地,並替抗議者在全台聯繫律師、醫師、援助團體和學校。

他說,最近他得知一名抗議者表示被香港警方強暴,需要搭船偷渡來台墮胎。在香港理工大學發生警民對峙數天後,也有至少 10 名逃離校園的學生搭機抵台,由黃牧師替他們聯繫律師,幫助他們透過台灣的大學取得臨時學生簽證。還有母親致電牧師,希望替曾扔擲汽油彈的 14 歲兒子找新監護人。

黃牧師說他在台灣當牧師 22 年,曾協助多名異議人士逃離中國政府壓迫,但他從沒見過這種規模的行動,這令人想起 1989 年天安門大屠殺後的「黃雀行動」。當時一個秘密網絡曾協助數百名異議人士逃出中國,前往仍受英國統治的香港。

除了黃牧師,另有一群志工幫忙提供尋求逃亡的抗議者財務援助。一名 48 歲匿名社工就說自己已付錢讓 11 名抗議者抵台,沒有小孩的她覺得有義務幫助年輕人。她說:「如果我被捕了,至少我能很驕傲曾試圖幫助這些年輕人對抗極權。」

紐時報導,這名女社工在港人 7 月衝撞香港立法會大樓之後,開始為出逃抗議者募資。為避免臥底員警假裝成熱情支持者,她多半是透過現金和面交方式接受捐款。曾有陌生人跟她在咖啡廳見面後,把相當於數千美元的款項藏在咖啡杯蓋子下遞給她。

她說:「香港絕大多數的人都不開心,才不是(像北京當局所稱)一小群激進年輕人遭受美國控制和操弄。各行各業都給予支持。」

22 歲抗議者丹尼爾(Daniel)就曾參與衝撞立法會大樓。自 7 月起丹尼爾就來到台灣,目前持已延長的觀光簽證。他形容自己在反送中抗議初期「相當激進」。

丹尼爾在衝撞立法會期間被監視錄影畫面拍到,隔天就有兩名警察在人行道上攔下他,表示他們認得他。丹尼爾說:「當下我就知道我不能再欺騙自己。我真的必須離家。」

根據紐時,現在丹尼爾雖然躲過被捕,還是覺得不安全。他覺得自己的手機被駭客入侵、被人跟蹤,他擔心香港援助團體給他的每月津貼不會持續下去。壓力之大讓他尋求心理師協助,醫師診斷他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丹尼爾表示最難過的是他拋下一切的那種痛。他說自己逃出香港之前,流淚站在自家樓梯底層,那一刻一直在他腦中重演。丹尼爾說:「我知道我可能永遠不會回香港,再也看不到我家和媽媽了。」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