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金庸過去也遭查禁!昔日書報社工讀生追憶黨外雜誌和美麗島後的禁書

廖為民與他珍藏的正版禁書《選舉萬歲》。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黨外雜誌藏書家廖為民近日出版新書《美麗島後的禁書》,前衛出版社今(30 日)為其在慕哲咖啡舉辦新書發表會,並邀請「藏書界的竹野內豐」黃震南擔任與談人,兩人暢談那個風聲鶴唳的時代,分享如何和警總基層建立共犯結構、維持黨外雜誌的供應與流通。

「禁書最多的作家是李敖,有多達 96 本,《自由時代》鄭南榕也有 30 多本,柏楊也滿多的。」黨外雜誌藏書家廖為民細數台灣禁書作家的排行,他也透露這本新書的創作動機,過去他一直想要整理至少一百本較具影響力的禁書,所以接下來還再出版一本《解嚴之前的禁書》,目前希望是明年就能順利出版。

新書發表會上,廖為民點出幾十本在 1979 年到 1980 年代初期較著名的禁書作家與禁書,當時因為美麗島事件軍事審判,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等人的著作也被打成「禁書」,廖為民更向讀者們力薦林義雄著作的《心的錘鍊》,他大讚這本書很值得看。

獲作家廖為民大力推薦的禁書《心的錘鍊》。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廖為民也提到一件關於新書發表會的趣事,上一場新書發表會是在台中舉辦,當時因為談到了陳婉真著作的《勇者不懼》,所以也邀請陳婉真出席,找上陳婉真時,陳婉真才發現,「原來這本《勇者不懼》也被查禁!」這讓他很意外,後來才知道,當時國民黨政府下查禁公文時,陳婉真已經流亡到美國了,所以陳婉真一直都不知道這本書也有被禁,廖為民感嘆「人生真的很奇妙!」

政治評論家、台灣史大師李筱峰過去也有許多著作遭到查禁,其中《一個小市民與老長官的對話》在 1980 年 11 月出版,結果在該月 18 日即遭查禁,廖為民指出,該書的內容是以孫中山的話來修理國民黨,諷刺性很強、內容令人莞爾一笑,結果國民黨查禁的動作也相當神速。

另外,武俠小說大家金庸也有許多著作遭到查禁,包括著名的《射雕英雄傳》也遭到查禁,廖為民表示,當時不是查禁這些出版,而是查禁金庸這個人,因為他在香港是左派,與中共多有往來,當時即有 6 部武俠小說遭到查禁,然而查禁的理由竟然是擔心學生不認真學習、會想上山學武術。

政治評論家、台灣史大師李筱峰的著作《一個小市民與老長官的對話》。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與談人黃震南則提到,其實台灣從日本時代開始就已經有禁書,戰後國民黨丟失中國跑來台灣,因為失去民心, 「得民心,得天下;得民調,得痔瘡」,國民黨擔心因為輿論力量失去民心,於是便藉由控制言論來禁錮人民的思想,不讓人散播不利於執政的書籍。他也很開心,看到電影《返校》有探討到禁書問題,比較突破了同溫層,禁書不再只是本土派和黨外關注的議題,透過電影讓更多人看見那段荒謬的過去。

此次廖為民的新書以「美麗島」為題,黃震南提出自己的疑問,美麗島事件是否扮演禁書政策什麼樣的分水嶺廖為民回應,其實也沒有特別挑,剛好第一本禁書的故事寫到美麗島事件之前,所以這一本書就從美麗島事件後開始寫起,而他是以查禁的日期為標準,這本書收錄的禁書剛好都是美麗島事件後被查禁的,時間上是自 1979 年底到 1980 年中期;他也透露透露,找到查禁字號、又要確認查禁日期就花了很多時間。

禁書政策其實有《台灣省戒嚴期間新聞雜誌圖書管理辦法》作為法律依據,黃震南指出,雖然有法律條文,但很多時候台灣人其實不知道讀了什麼書會犯禁,有些書被禁了也很沒道理,當時禁書還分很多種,包括「附匪文人」那些沒有跟國民黨一同來台的學者作家,過去的出版都被查禁,但是在高中、大學很多理論都要引用這些大學者的出版,所以就有像《返校》片中那種讀書會的產生,只是要追求理論的完整性。

黃震南直言,很多事情「不是不能做,是不讓你做」,常常是用「為匪宣傳」這樣一個理由打下來,一些團體或出版就被查禁,只有《自由中國》雜誌有被詳列出被查禁的原因,當時查禁《自由中國》時,相關單位還整理了一本《自由中國》違規摘要,詳載了「哪一期、哪一篇」違反了哪一條法,全部都詳細列出來,罪證確鑿才敢下手;黃震南認為,當時國民黨可能是因為雷震的名氣,而有較多的顧慮,不能莫名其妙就抓雷震。

武俠小說大家金庸著作的《射雕英雄傳》,過去也被列為禁書。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關於金庸被查禁的原因,黃震南提到一段民間野史,傳聞蔣介石外出巡視時,曾在一個巷子裡看到許多學生埋頭苦讀,讓他龍心大悅,覺得青年們都認真苦讀、反攻大陸有望,未料詳細一看,發現大家不是看武俠小說就是在看漫畫,蔣介石就在震怒之下,下令查禁「戕害青少年的讀物」,就出現所謂「暴雨專案」。

黃震南感嘆,台灣漫畫的發展也因為「暴雨專案」被一刀兩斷,在禁令下,所有關於神怪、動物擬人化等等超乎現實的漫畫都不能出版,扼殺了台灣漫畫的發展,但禁令對於從日本進口的盜版漫畫反而沒有那麼嚴,只針對台灣漫畫,造成日後台灣漫畫家是傳承日本的脈絡,新生代的漫畫家跟台灣上一代漫畫家反而沒有連結。

「禁書政策的『禁』和『不禁』都顯示當時是一個人治國家,政策讓人無所適從!」黃震南無奈地說。

黃震南接著問到,讀禁書是否真的那麼嚴重,有哪幾本真的是「核彈級」、非常危險的,可能不小心走在路上,從包包裡掉出來一本來,被看到可能就完蛋了,鐵定會被二條一的?

廖為民說,大概像史明著作的《台灣人四百年史》日文版,當時張炎憲就曾帶回來台灣,並在台灣大學轟動一時,那時還是 1980 年代,更早 1970 年代的話,台獨雜誌《台灣青年》被查到也是包死的,絕對是台獨、二條一跑不掉,還有彭明敏著作的《自由的滋味》、George Kerr 著作的《被出賣的台灣》絕對都是很嚴重的!

提到了《台灣人四百年史》,廖為民也對鄭南榕充滿感謝,當時鄭南榕也曾出售《台灣人四百年史》,常常在政見發表會場合中,大家都買了紅皮或綠皮,就是從鄭南榕那裡盜版來的,應該至少有幾萬冊,至於版權頁的部分,出版單位多不敢署名。

各種版本的《台灣人四百年史》。
圖片來源:Su Beng FB

過去廖為民曾在書報社工作,警總高層對於黨外雜誌風聲鶴唳,基層的雜誌查禁人員也有業績壓力,常常就來找他討價還價,廖為民形容,當時他和查禁人員幾乎是每個月固定喝茶、泡咖啡,約好時間繳交一定數目的雜誌給對方交差,當時查禁一本還有獎金 5 塊錢,當時大學生畢業月薪是 9000 元,每本 5 元對於查禁人員相當誘人,而書報社只要定期交個 200 本、300 本讓人員回去跟上級交差,雜誌也能繼續流通。

廖為民笑稱,這是一個共犯結構,有時候還會有警察打電話和他要一些雜誌交差,他便用一些已經過期的雜誌來打發、做些人情,有時候甚至還直接請人騎摩托車去交書給分局,提供警方送貨到府的服務,交出這些保護費,書報社和黨外雜誌也能繼續營運、流通。

然而夜路走多了,有一次廖為民遇到一位堅持且難纏的查禁人員,討價還價許久一直沒能達成共識,查禁人員甚至報警要當地管區將他抓起來,但因為建立了共犯結構,許多在地警察還為他求情,但仍拗不過查禁人員的堅持,最後還是被邀請到警總在台中的單位去偵訊,對方甚至黑臉、白臉軟硬兼施,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廖為民才被放了出來。

各種黨外雜誌。
圖片來源:邱萬興 臉書

但此事一直讓廖為民懷恨在心,他也開始想辦法報復,後來李登輝上任省主席,警總相關單位要求查禁人員查禁特定報社的雜誌,他就刻意不提供,推託該雜誌已經在台北被抓完了,讓查禁人員無從交差、回去接受上級的責備。

廖為民也透露,從戒嚴時期,他因為工作的關係,就有收集黨外雜誌與禁書的習慣,因為有些著作價錢昂貴,還是跟雇主以分期付款方式購買,每年都新增幾十本的收藏,至今至少有數百本禁書和黨外雜誌,而他收有一本正版的《選舉萬歲》,曾有學者出五萬元要和他買,但他不肯賣,因為希望有一天能將自己的收藏做有系統地展出。

《選舉萬歲》是林正杰在 1978 年完成的名著,詳細記載了中壢事件的始末,廖為民感嘆,當時查禁的速度極快,3 月 18 日晚上 6 點交給警總人員審查,結果當晚 11 點就收到了查禁公文,公務體系只有在這個時候最有效率,也因為神速的查禁,最後正版的《選舉萬歲》只有 200 多本順利流到市面上。

美麗島後的禁書

  • 作者:廖為民
  •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9/10/2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