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如果那時能夠更加理解妳……機場勾起的戀情回憶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JESHOOTS-com

機場,既是出發地,又是目的地,懷想著與前女友的點滴,決定第一次出國就要前往台灣的大祐,在機場回憶起交往的過程......

IMMIGRATION
出境

DEPARTED
入境審查官—日本國

HANEDA A.P
12 MAR. 2002

全新護照的一頁被蓋上了出境的印章。終於,要出發了。大祐感到興奮。登機證上印刷的登機口是「G 05」。有那麼一瞬間,他把接在G之後的數字「0」看成了英文字母「O」。「Go」配上「5」,在日文讀起來就像是「Go Go」啊。大祐不禁一陣莞爾。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JimBear

距離登機時間還有半個小時的空檔,放眼望去,知名的名牌店林立。大祐覺得這景象很像小時候祖母或大姑媽帶他去的百貨公司,不同之處,在於「免稅 duty-free」的字樣躍然於機場的商店中。還有一點,就是隔著直達天花板的玻璃窗外,綿延著寬廣的起降跑道。萬里無雲,可以看到朝向藍天起飛的飛機。眼睛追著逐漸迤邐遠去、消逝於空中的客機,腦海中響起了一段話。

──我啊,曾以為飛機只有在自己搭乘的那天才飛。

和她,是大學一年級時在中文課上認識的。第一堂課上,班上同學回答著選擇中文作為第二外語的理由,包括「對就業有幫助」啦、「因為喜歡《三國演義》」啦、「都是漢字多少能看懂」啦之類,大祐在輪到自己時想著必須說個類似的答案,結果沒怎麼深思就脫口而出:「因為我喜歡 Jackie Chan。」

──這樣啊。很遺憾得告訴喜歡成龍的你,他說的其實是廣東話啊。

講師這麼告訴大祐後,課堂上立刻興起一陣笑聲。坐在斜前方座位的她也轉過頭來,微笑般地注視著大祐。因眾人目光而浮現靦腆笑容的大祐,當時既不知道ㄔㄥˊ ㄌㄨㄥˊ 是 Jackie Chan 的另一個名字,也不懂中文和廣東話的不同。雖然一開始就遇到這樣的糗事,不過大祐仍逐漸覺得每週一次的中文課相當有意思。當他以中文數數,從ㄧ、ㄦˋ、ㄙㄢ 、ㄙˋ一直數到十時,不只還是小學生的弟弟,連上中學二年級、古靈精怪的妹妹也佩服地說:「哥哥很厲害吶。」他得意地回答:「還好啦。」結果連父親都對他說:「哪個時候帶我們去參觀萬里長城吧!」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11780443

迎來初夏之際,他與班上同學訂下要觀賞《宋家皇朝》的計畫。這是中文講師推薦可以了解中國近代史的電影之一。包括大祐在內,還跟家人住在一起的幾位同學,把平常趕不上末班電車回家時會去寄居一宿的朋友公寓當作「電影欣賞會」的會場。當天大夥兒結伴先去車站旁的大型影片出租店,一邊在店內逛逛瞧瞧,一邊閒聊著自己喜歡這部電影或那部電影,大祐理所當然地說自己喜歡的電影之一是《A 計劃》,結果在借到《宋家皇朝》前就已經花了不少時間。到了朋友家中,讓女生們坐在沙發床上,大祐他們幾個男生則盤腿坐在鋪木地板上。開始播放電影後不久,他突然聞到一陣甜甜的香氣,原來是她從沙發上有如滑下來一般坐到了大祐左側。

──不好意思。字幕,我看不太清楚……

面對她道歉似的囁嚅語聲,大祐一面點頭,一面覺得耳根一陣搔癢。視線回到螢幕上的大祐,想著必須看電影學中文,於是試著側耳傾聽演員的對話,但以他的程度,僅憑聲音要理解內容還是太過困難,因此很快就放棄了。畢竟這部以宋氏三姊妹真實人物為主角、基於史實改編的電影,對大祐這樣缺乏相關背景知識的人而言,就算有字幕可以看也仍嫌太過艱澀。不知不覺中,大祐開始注意到左邊的她專注看著電影的側臉。大約兩個半鐘頭的電影結束後,夕陽早已西下。屋主打開電燈,她也和其他人一樣說了聲:「好漫長啊~」並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而大祐心中則暗自確定,電影放映中察覺她靜靜流淚的只有自己一人。在回家的電車上剩下兩人的時候,他試著問:「妳是不是中途哭啦?」她害羞地承認了。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Anemone123

──討厭,被你發現了?

大祐老實地對她說:「妳真是情感豐富呢。」如果沒看錯的話,她似乎嚇了一跳,笨拙地把視線從大祐身上移開。

──……我一想到有可能再也見不到妹妹,突然一陣悲傷就哭了。很傻吧?

妳有妹妹呀?大祐問。嗯,你呢?她也回問。

其實那時候流眼淚的理由,跟電影完全無關。她日後告訴大祐,真正的原因,是機場。

──如果,我是在台灣長大的話,根本不需要字幕就可以看懂了,一想到這件事,就變得很惆悵……

她的雙親是台灣人,這點大祐也知道。第一堂課時便這麼自我介紹過了。因此她在課堂上的流暢發音,總被講師稱讚確實有台灣的感覺。

──我,很喜歡機場。

因為她的一句話,決定了約會的地點。而這對大祐而言,也是人生中第一次的約會。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JESHOOTS-com

比起那天在觀景台上,今天起降的飛機感覺更加接近。難道因為今天是站在出境審查海關這一側的關係?雖說隔著玻璃,近距離看著在地面上緩緩滑行的飛機仍舊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大祐暫且就這麼呆望著。此時在他頭上播送起登機的廣播。首先是日語,接著可以聽到中文。第一次出國旅行。第一次一個人旅行。不過,機場卻不是第一次來。大祐以手指探了探胸口,確認護照是否仍安然在口袋中。

──校外教學的時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原來沒有護照也能夠搭飛機唷。

那個時候也是萬里無雲。從地下一樓挑高到地上五樓的出境大廳亮燦燦地傾瀉著足以讓人目眩神迷的陽光。問她為什麼喜歡機場呢?她回答,不知為什麼總給人一股懷念的感覺呀。從孩童時代起,每逢暑假或者寒假,我們全家人都會回祖父母所在的台灣度過。所以對我來說,機場宛如在台灣度過的日子的一部分。說到此處她轉過頭來看著大祐,似乎害羞地露出了笑容。

──至今為止,我沒跟任何人提過這件事。現在被你這麼一問,我才第一次理解到為什麼在機場時總會浮現一股「我回來啦」的心情。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Free-Photos

對經常回台灣的她而言,機場就是如此熟悉的地方。大祐率直地覺得好厲害啊,羨慕地想著,我可是一次也沒出過國呢。「那,大祐你沒有對吧?」她問道。「嗯?」「你沒出過國吧?意思就是你也沒那個。」「沒那個是哪個?」「護照。」她以保密般的聲調說出口,態度卻是一派坦率。護照。大祐的思路終於連接上了。他理所當然地回答,我沒護照啊。她笑了。大祐好喜歡她的笑容。觀景台玻璃的另一頭開始浮現閃爍星辰。在探照燈的照射下,跑道上來往滑行的飛機如此美麗。大祐心裡想著,為了讓這一天盡可能晚一點結束,當初先說想要看的是夜晚的機場,實在是太好了。當場她也立刻同意,日後當大祐知道她那時抱持著同樣的心情時,還飄飄然了好一陣子。那是許許多多幸福且難以忘懷的日子的起點。

──大祐也好……普通的日本人也罷……根本沒辦法理解我。

如果是經驗更豐富的大人,是不是可以更加理解她呢?或者,能夠心平氣和地接納她內心懷抱著矛盾的真實樣貌?大祐思忖著。這樣的想法不斷反覆,到了讓人生厭的程度。我這麼普通,真對不起妳啊!最後當大祐放聲吼她時,她臉色一黯,以蚊子飛鳴般的聲音囁嚅地說了聲,對不起。大祐原諒了她。因為喜歡她。因為想跟她在一起。但最終仍是她,選擇了離開大祐。

三十分鐘是如此短暫。就在這些許出神的時光中已經耗盡。大祐整理好心情,手上拿著「目的地」印著「TAIWAN」的登機證,以及為了這趟旅行特別辦的護照,朝著登機口 G05 的方向邁進。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JESHOOTS-com

本文摘自《機場時光》一書。

機場時光

  • 作者:温又柔
  • 譯者:黃耀進
  • 出版社:臺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19/10/1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