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感同身受國家暴力 白色恐怖受害者團體二二八紀念館前設831追憶牆

25日台灣多個政治受難者團體,在二二八紀念館外追思廊旁重建了太子站的追悼牆。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報導)25 日台灣多個政治受難者團體,在二二八紀念館外追思廊旁重建了太子站的追悼牆,表達對香港人遭遇的感同身受與支持,也追思兩地為了追求民主自由的犧牲者。追悼牆將設立到明年一月底,歡迎民眾前往致意獻花。

香港反送中運動在 8 月 31 日港鐵太子站的鎮壓後,進入了警察暴力橫行的階段,不但當天多人重傷且失蹤至今,9 月以來也發生了多起死因不明的「被自殺」,遭發現浮屍在海上、港中,或被從高樓丟下。然而香港人在太子站出口,為紀念這些「手足」而設立的追悼牆,卻一再遭港府拆除。

「我兩年前去過新疆,交了一個朋友,我把集中營的新聞傳給他想問他是不是真的,他回說『請你不要害死我』後,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7 月 1 日參與攻佔立法會行動後逃到台灣的 X 先生表示,那時他就見識了中國的恐怖,不要香港也變成這個樣子,因此站出來抗爭。「他要讓我們害怕,但我們不害怕,如果我不站出來,我就是屈服於白色恐怖了!」

7 月 1 日參與攻佔立法會行動後逃到台灣的 X 先生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請好好活下去,把歷史說出來。」X 先生直言,現在的香港正在蒙受白色恐怖,他確知有不過國中的女孩,在新屋嶺遭四個警察輪姦,自殺了四次幸好都被家人救到,但每天必須吃很強的鎮定劑,整天都昏昏沉沉的,而且這個不是單一案例,陸續還有第二、第三個,甚至男生也有。

許多被自殺的受害者,家屬都不敢說話,遺體馬上就火化,連一個追思會都沒有。因為黑警巡了他們家很多次,放了疑似監聽器,並恐嚇他們如果說出去,其他兒女也會遭到不利。X先生尤其向這些這些家屬喊話,雖然現在不能出面,但是請好好保重活下來,未來把這一段歷史讓更多人知道。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會長潘信行表示,反送中運動遭遇的警察暴力,正是「香港的二二八,同樣是政府用公權力屠殺自己的子民。」官方統計,二二八受難者共有 3 萬人,潘信行相信,但背後有更多像他一樣的受害者家屬,無法統計但至少又是 3 倍人數。

曾經一心期待能來台灣接受中華文化薰陶的僑生陳欽生,一度遭判唯一死刑,在國際奔走營救後,改判 12 年徒刑,但出獄後仍強迫留在台灣。但陳欽生選擇努力取得台灣人的身份,在傷心地落地生根,「因為我想告訴年輕人我受害的故事,讓他們知道要保護台灣的土地,與得來不易的自由。」

追悼牆在二二八紀念館外追思廊旁,將設立到明年一月底,歡迎民眾前往致意獻花。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受難者家屬代表施又熙指出,現在很多香港人悲傷於「東方之珠」的美好已經消失,但香港人前仆後繼,「和理非」跟「勇武」攜手不割蓆互相扶持的持續抗爭,小小的香港,奮力告訴世界中國強權是可以對抗的,因此他相信,新的香港會在這一代香港人手上重新展開。

「我的名字意思是扶植正義,國民黨卻問我「你扶正毛澤東那蔣中正怎麼辦!」親身遭遇白色恐怖的毛扶正,原本與哥哥毛卻非兩人一片熱血而從軍,卻遭牽連而入罪。毛扶正回憶,當時被羈押在鳳山的海軍招待所,雙手反綁無法進食,每天聽著隔壁傳來毆打的聲音,就像拿棍子搥打肉醬一般,後來毛卻非遭槍斃,毛扶正被關了 5 年後,送到綠島的勞動集中營。

毛扶正指出,每當看到香港警察暴力毆打示威群眾,就回想起過去遭遇,情緒難以平復。他不能坐視不管這些遭受香港政府與背後中共極權迫害的香港人。

追憶牆上列出香港自 6 月到 9 月自殺者名單,其中有殉道者,也有恐怕是「被自殺」者,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董事張富美指出,陳文成正是白色恐怖中,死因為「墜樓」的被自殺者之一,當年甫取得博士與教職,卻因為支持民主運動而消失,後來遍體鱗傷的陳屍在台大圖書館草坪,卻被說是跳樓自殺,至今還在追討解密相關資料,並要求台大在原地設置一個紀念廣場。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