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永遠與大眾走在一起:「終生革命家」史明

圖片來源:前衛出版社

98 高齡的史明,終於親筆完成這部歷時二十年、堂堂五十萬餘字的回憶錄。你或許知道,他為了理想,不惜捨棄親情、愛情,為了台灣獨立,不惜散盡家產、赴湯蹈火,過著一種秉持純粹之心才能達致的革命人生。但真正的史明遠不只如此。他還是台灣民族史第一位的書寫者,台灣民族主義最重要的理論家。

史明不只是革命家,同時也是歷史家,當歷史家史明為革命家史明書寫回憶錄時,記錄的絕不只是史明個人的革命生涯,更涵蓋了史明奮鬥其間的那個大時代的歷史經緯與思想潮流。依筆者淺見,史明在這本回憶錄中,隱約歸納出影響自己一生的三大因素。這些因素約略說來,分別影響了他的個性、思想與行動方式。

首先是史明的外嬤。這位不簡單的台灣老婦人,培育了史明正直、執善固執、「路見不平,氣死閒人」的性格,也灌輸史明豐富的台灣史知識,讓他不把中國當祖國看待。

史明與父母。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其次是史明一九三○年代就讀的早稻田大學。這所日本首屈一指、在當時被稱為「革命思想的溫床」的私立名校,讓自小受父執輩抗日思想感染,強烈意識到自己是被殖民者的史明,大量吸收最先進的西方思想,進而接觸到主張推翻剝削體制、恢復人性的馬克思主義,燃起革命的憧憬。

在大學時期,史明受到高田早苗 (左) 、大山郁夫的教育影響,並投入馬克思列寧主義。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後就是一九四○年代的中國共產黨。懷著實踐馬克思主義理想的正義青年,既然決定與日本帝國主義正面對決,那麼當時的中國共產黨陣營,便是他最佳的戰場。透過這八年的中共經驗(一九四二–四九),史明摸索出地下工作的種種「鋩角」(mê-kak),成為往後他在日本從事獨立運動的工作方式。只要與當時其他台灣獨立運動者(以學者、留學生、商人為主)相對照,就能看出史明運動路線的特殊性。

年輕史明。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這三大因素,讓史明成為台灣史上獨一無二的革命家,也為他往後的革命生涯奠下基調,始終不曾偏離。

所以我們看到史明一九四二年去到中國後,雖然在中共組織內的地位逐步提升,但心中的正義感及對馬克思思想的正確認識,卻讓他日漸厭惡中共所實行的馬克思主義的虛偽,因而在國共內戰的最後關頭、中共即將取得政權的前夕,毅然逃離中國,放棄原本唾手可及的權勢。

卡爾·馬克思(左)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九四九年重回台灣後,滿腔的正義感又督促他展開行動,準備刺殺將台灣當殖民地統治的蔣介石政權。當事跡敗露,史明遭蔣政權全面通緝時,八年的中共經驗派上用場,讓他依循大退大進的原則,閃避特務警察的追捕,最後成功逃離荊棘之島。

史明的中共經驗告訴他,中國絕不能做為台灣獨立運動的根據地,所以他偷渡到日本,躲過了日後謝雪紅在中國文革時遭受的酷虐(中共採取「以台制台」,打壓謝雪紅等舊台共黨員)。一九五二年抵達日本的史明,靠著擺攤賣餃子站穩腳步後,並沒有放棄社會主義,反而更加深入研讀馬克思思想。

史明將「新珍味」視為培訓和資助臺灣獨立運動的基地。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歷經一番苦思沉澱的史明,變得更加篤定紮實,不僅在思想上重新書寫台灣人自己的歷史,也在行動上結合台灣大眾、社會底層以至於𨑨迌人等做為獨立運動的主力,走一條與廖文毅、王育德、黃昭堂等不同的「獨立台灣會」路線。

史明。
芋傳媒資料照片

一九九三年潛回台灣後,史明依舊不改本色,拒絕與中華民國殖民體制妥協,競逐任何官職。他做的還是初衷的革命工作:廣泛接觸各類草根團體及群眾,四處演講、上課,全力啟蒙台灣人的民族意識,並在每個星期假日用他自費維持的獨立宣傳車隊「掃街」,親自擂鼓喊口號,即使已屆九十七高齡的現在,還是風雨無阻,一如往昔。

2009 年 5 月 17 日,史明參加「嗆馬保臺大遊行」。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史明所定義的革命與毛澤東不同,並非純粹的「暴動」。

對他來說,革命就是站在群眾立場,走群眾路線。在戒嚴時代,群眾無法表達不滿,要改變現狀,只有訴諸武力才能取得效果,此時革命者便採取武裝路線;進入民主時代,群眾能透過多種非暴力方式改變現狀,因此革命者便改採其他路線。

根據這種定義,始終站在大眾立場、與大眾走在一起的史明,確實搞了一輩子革命,這也是他自稱「終生革命家」的真正意涵。

圖片來源:史明 臉書

本文為《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編後語,作者周俊男(本書編輯)。

本文摘自《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一書。

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

  • 作者:史明
  •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6/01/2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