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想想論壇》當年10月不准放假 要去排字

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

本文作者為根雨屋,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

台灣現在是完全自由開放的社會,只要不違法,大家可以隨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過在戒嚴時期,很多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事,當時統統都不准做。例如曾經有段期間,台北市的中學生自 9 月起就沒有假期,必須為了雙十國慶、台灣區運動會,被動員去排字,成為國家慶典的人肉布景。

北韓動員數萬民眾在國家慶典上演的排字秀,能分秒不差地變換畫面,宛如人體 LED,舉世稱奇。其實在廿年前的台灣,每逢光輝的 10 月,台北市的中學生也要上演排字秀;先是為了歡迎歸國僑胞於 10 月 9 日在體育館舉行的四海同心聯歡晚會,有數千名學生手舉牌字版排字;接著是 10 月 10 日在總統府前的閱兵大典,更有數萬名學生頭頂傘帽,排出國旗、中華民國萬歲等圖樣;月底還要在區運會演出。

排字的創始人是北一女美術教師黃鈞。他在 1963 年從教育電視台轉任北一女後,先是創立儀隊,設計各種隊形;之後在 1964 年的北一女運動會,利用不同顏色的帽子與衣服,指導啦啦隊排出簡單的字樣;接著在 1969 年的台北市中學運動會,指揮千名北一女啦啦隊排出各種加油標語,大出風頭。自此,每逢重大國家慶典、運動賽事,就會伴隨北一女的排字演出。

在蔣介石剛過世的 1975 年國慶,為了提振國人士氣,排字的規模更為擴大。當年在總統府前廣場的兩側,各架起 27 階高的看台;共容納 5500 名北一女、景美女中學生,以手邊的紅、黃、藍、白、綠、橘等色板,依照旗號指示,排出十大建設、國旗、蔣介石遺像、愛國標語等 31 套圖樣。

1975年的國慶動員北一女、景美女中逾5500名學生排出包括蔣介石遺像的各種圖樣,聲名大噪;蔣經國事後還寫信給兩校校長,傳達感謝之意。(圖片來源:國家電影資料館,作者提供。)

這樣的演出,讓在閱兵台上的行政院長蔣經國大為感動,事後還特地寫信給兩校校長,轉達對學生的感激之意。

黃鈞也因此聲名大噪,受邀前往史瓦濟蘭、巴拿馬等同樣是威權體制的邦交國,外銷排字絕技。

除了高難度的手板排字外,還需要動員數萬學生在介壽路(凱達格蘭大道)上,頭帶傘帽(斗笠),排出巨幅的國旗、中華民國萬歲等圖樣。雖然這不用變換圖樣,但通常需在烈日下站立數小時,當然也是苦不堪言。

早期還沒有傘帽的時代,大規模的排字是戴上已上色的斗笠。此為1976年的國慶大會。(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作者提供。)
如此大規模的排字,需要動員數萬名學生。此為1986年的國慶大會。(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 1987 年解嚴後,這種剝奪學生休息時間、消耗學生心力的政治動員活動,自然也引發反感。就有學生投書抱怨,他們自 9 月起就沒有假期,必須被迫投入各種練習,只要缺席就喪失全勤紀錄;最後的演出成果,還要被僑胞嫌棄「了無新意」。

不過 1992 年的雙十國慶,大概是受到 1990 年野百合學運的震撼;刻意要呈現國家落實民主憲政的形象,而以學生負責絕大部分的表演活動。於是以台北市為主的全國 150 校、5 萬餘名學生被動員參與。

1993 年動員學生數更超過 10 萬人。其中在介壽路上的國旗、標語圖樣,就動員了 27 所高中職的 2.6 萬名學生。

由於每年 10 月適逢中學段考,學生被動員參加國慶後,不只所有課餘、休假時間都被占用,就連正常的上課時間也被剝奪;典禮當天更是體力、耐力的嚴酷考驗,年年都有人暈倒、休克。不時都有學生、家長提出怨言。

特別在 1994 年 10 月席斯颱風侵台,台北市在 10 月 8 日下午發布陸上颱風警報,被動員的學生們還要頂著狂風暴雨冒險返家。因此位於氣象局隔壁的北一女,有學生貼上大字報喊話「我們要回家」,更是引發強烈民怨。

因此,陳水扁在 1994 年底當選台北市長,勉強支援 1995 年的國慶演出後;隨於 1995 年 10 月指示教育局,不得對外部單位的支援請求照單全收,未來台北市各校參與國家慶典,必須經過市長核示。

累積廿餘年的民怨也瞬間爆發。就連新黨立委李慶華都要求政府不該再動員學生支援國慶活動;從學生、家長、教師也大吐苦水,連上班族都抱怨交通因不斷彩排而嚴重受阻。逼得教育部不得不出面宣示,未來會盡量尊重學生意願,不要影響到學生課業。

然而,1996 年首屆民選總統的首次國慶大典,還是向台北市請求學生支援。陳水扁則於 9 月 12 日正式宣布,不再動員各級學校學生參加國慶及排字活動。國慶籌委會只好轉而向台灣省政府轄下的台北縣高中、職求援。

1996年是首屆民選總統的首次國慶大典,因台北市長陳水扁禁止再支援學生參與,緊急尋求台北縣的中學生支援。(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作者提供。)

有了 1996 年差點開天窗的慘痛經驗後,1997 年國慶大典就不再動員學生排字。

2000 年政黨輪替後,有部分年度的國慶大典曾動員台北市、新北市學生前來排字,但規模已大不如前。2006 年的紅衫軍運動,讓上千位反扁的學生家長對國慶活動大為反彈,要求支援學生臨時缺席;陳水扁總統因此宣布,取消 2007 年的國慶活動。

2008 年再次政黨輪替後,恢復動員學生排字,但規摸再縮至僅剩數千人。立法院更進一步決議,教育部自 2014 年起不得再編列預算補助學生表演。當年那種大規模的學生演出,再也不復見。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