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失控的港警,悲劇不可免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石明謹,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今年的十月一日是中國建國七十週年的紀念日,然後這個日子卻讓中國顏面無光。過去幾年包括西藏、新疆問題讓中國在國際上的人權形象嚴重受挫,如今加上香港的逆權運動方興未艾。目前的香港正好是一國兩制的最佳寫照,中國在大肆慶祝國慶,香港出現了第一起員警開槍射擊民眾的案例。你喝紅酒、我流鮮血,何其諷刺。

香港局面的失控主要來自兩個因素:當然是鄭林月娥錯估局勢,錯失好幾次原本可以平息紛爭的機會。其次就是香港警方的執法完全失控,不論其原因是來自上頭的命令或是員警本身的情緒潰堤,香港警察的問題已經從武力使用過當,演變成濫權逮捕、動用私刑。香港民眾對警察失去信心已經不再是生理上的疼痛,而是心理上的絕望。

七月二十一日的元朗事件是個重大轉折點。當兩百多名白衣人在元朗地鐵站中隨機襲擊民眾,港警卻毫無作為之後,香港民眾已經意識到:三萬名港警穿著現代化的鎮暴武裝,配備各種武器,在街頭上耀武揚威,目的並不是為了維護香港的秩序,而是僅針對與港府意見不同的人加以打擊而已。對於那些明顯支持港府的人士,港府的公權力會自動消失,跟在驅散民眾時動用的大批警力相比,警察對於黑社會的包容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元朗出現黑社會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連孕婦也不放過。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新聞畫面截圖。

之前不管經過多少衝突,香港人總是相信警察是夾在人民與政府之間的三明治。而現在他們明白,警察從來就不是三明治,他們跟港府站在一起,甚至比港府更加失控。

元朗事件港警形象急轉直下,或許已經不需要掩飾。香港警方多次在各種場合被拍到對於示威者進行毆打、未經許可強行進入私有領域、對群眾以手勢或言語羞辱,而且都是在媒體拍攝下進行。到了八月中旬,警方多次驅離媒體,用胡椒水攻擊。在記者會上公共關係科也多次打斷甚至叱責媒體的詢問,至此與媒體的關係也幾乎完全破裂。香港警察向來對僅有裝飾作用的立法會議員嗤之以鼻,現在僅有的第四權監督也完全視若無睹。香港警察自此成為凌駕所有權力制衡之上的脫韁野馬。

在這過程中香港警察多次為了追捕示威者,誤傷或是誤擊一般街坊,但是香港警察從未對這些事件道歉。事實上如果能夠對這些明顯是港警疏失的事件適當處置,未必不能將警民衝突降低,但是香港警方為了顯示自己一路以來強硬的形象,反而讓問題變本加厲。

八月七日逮捕購買雷射筆的大學生,則是讓這樣的氣氛一次爆炸。之前的誤擊大家只能說是吃了悶虧,但是以雷射筆是「攻擊性武器」為由的濫捕,讓香港的示威行動徹底升級。

從八月中一路到八月底,原本只是設置路障阻礙道路的行動開始升高,變成在街頭對員警丟擲磚頭、鐵棍,在路口焚燒垃圾。此時港鐵扮演了關鍵角色,做為香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示威者也普遍利用港鐵逃散。警方先是在八月十二日,衝進地鐵站中,並在密閉空間中使用催淚彈,導致大批無辜民眾受害;八月二十五日,警方首度使用實彈,除了對空鳴槍之外,也用槍枝直接對準一般民眾

香港外國記者會向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發出公開信,指警方在 8 月 12 日晚間於葵芳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的舉動,令人震驚。
(圖片來源 : 取自推特)

如果說七月二十一日是香港警察失去信任的關鍵,那麼八月三十一日就是香港民眾失望轉為絕望,從不信任轉為仇恨的一個夜晚。在這天,大批防暴警察進入太子站,對站內民眾進行無差別攻擊,導致數十人受傷。

香港民眾只要想起七月二十一日元朗事件,警方完全消極處理的態度,對比今日強橫而血腥的執法。他們再度明白港警不是沒有能力對付黑社會,而是不願意而已。因為黑社會不是他們的敵人,市民才是。

自此之後港鐵的站體及設施,成了示威者主要的攻擊目標。因為港鐵除了不願交出太子事件的監視畫面之外,更多次配合警方行動停駛列車,或是關閉車站讓警方方便逮捕。示威者的行動也升級為砸毀售票系統及進出閘門,或是堵塞地鐵站入口等等。

我們可以發現:七二一事件讓群眾開始武裝自己,因為他們發現警察並不會保護自己;八三一事件則是讓所有的衝突升級,對警方各種行動開始出現回擊,因為他們發現警察不但不保護你,還會無差別的攻擊。

其實在黃傘運動之後,催淚彈與胡椒噴霧就已經對民眾失去作用,長達七十九天的對抗,早已經發展出各種應對方法。如今逆權運動已經破百日,除了直接使用武力,港警已經很難驅散民眾。港警在八三一事件之後,多次在街頭及地鐵站內直接使用警棍驅散民眾,甚至開始動用私刑,在無人的角落對已被逮捕者進行凌虐、毆打。雙方的武力都更直接,也因而造成十月一日警方開槍射擊一名十八歲中學生的悲劇。

先不談七二一、八三一這種大規模事件。其實香港警方哪怕對幾個單純事件,例如幾個誤擊事件,或是明顯被拍到過度毆打被捕者的影像,做出個別員警的調查或懲處,都可以有效緩解局勢,重建信心。然而港警卻是像鐵了心,無論如何都不承認在這些事件中有任何的錯誤,自然跟民眾的心結與仇恨是永遠不能解開。

秩序的維持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信任,一種是恐懼。香港警方的信任,在七二一之後已經結束;而過度的恐懼已經在八三一轉變為仇恨。港警在這之後,再也沒有控制局勢的可能了。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