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促轉專欄》不是要懲罰誰…而是要讓他們知道誰受過痛苦

總統府前的白色恐怖紀念碑 圖片來源:維基圖庫

「一定要透露出他們做的事情,那種抓耙子的事情⋯⋯我不是要來懲罰他們,我要讓他們知道,你看,我也受過痛苦,就是因為你造成的。⋯⋯他是為了自己的私利,來害到很多人的生命跟幸福。」

8 月下旬,本會邀請林俊義參與「監控檔案當事人閱覽計畫」,至本會閱覽自己當年的監控檔案。林俊義為生物學家、環保運動參與者、前東海大學生物系教授,曾擔任環保署長、駐甘比亞大使、駐英代表等公職。其任教期間即因「與匪區有通信往來」而遭佈線監偵,又因替黨外人士助選、抨擊核能發電政策,及「鼓煽青年爭取人權、關心社會」,受到持續監控。自 1977 年開始,直到 1989 年投身政治、參與選舉,皆有相關檔案紀錄,至 1995 年停偵為止,受監控時間超過18年。

首次閱讀到自己的監控檔案,林俊義難掩激動,儘管早已知道過去曾被情治單位「盯上」,但透過檔案才意識到情治機關曾潛入他的辦公室與住家進行搜查。

「好像 Spy Story。」潛入計畫除了有完整人員部署與分工,也細緻沙推如臨時有人返家等突發狀況該如何因應排除。林俊義也在閱讀檔案後,得知同事、學校行政人員,甚至自己的研究生都曾暗中監視他的言行舉止,回報情治機關。林俊義直言:轉型正義應該要讓抓耙子負責任,「一定要透露出他們做的事情⋯⋯讓他們知道 shame on you,讓他知道 shame!」他同時希望讓這些人向整個社會表達後悔。

林俊義的專卷檔案量大,內容紀錄他言行、動態等,然最令他耿耿於懷的,仍是〈政治的邪靈〉事件--時常發表文章的他,1984 年於自立晚報副刊發表〈政治的邪靈〉一文,卻遭指控「為匪宣傳」,不僅讓自立晚報被扣押、查禁,報社相關人事遭警總約談,他也面對同樣的風險。

根據林俊義回憶錄的記載,〈政治的邪靈〉一文的內容「主要是批判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邪靈似的拉丁美洲外交政策⋯⋯與國民黨或共匪毫無關係,所以我想不出為什麼會被戴上『為匪宣傳』的大帽子?」

〈政治的邪靈〉首段如下:
「政治家的歷史地位毀譽難定;甚至在同一政治社會的環境中,我們也很難達到一致的看法,遑論不同的政治意識和不同的社會環境了!蓋今天的世界是一個朝向民主的多元世界,任何一個政治家的作為都難滿足多元的需求。雷根總統雖獲不少讚賞的掌聲,但在國內外也不乏反對的浪潮。因此,一個現代政治家的毀譽參半是自然正常的現象。唯有中共毛澤東才會永遠是『中國』的救星。」

檔案中呈現警總開會決議:林俊義專欄敘有「唯有中共毛澤東才會永遠是『中國』的救星」荒謬文句⋯⋯依法查扣自立晚報第一次版,約談該報編輯及該文撰稿人等,依懲治叛亂條例等有關條款涉嫌為匪宣傳罪嫌追加責任。

談到多年前往事,林俊義仍然氣急:「其實我這個東西就是要反(諷)⋯⋯批判他,他們卻用來當作我的把柄,說『誰看得懂』?」而此一事件也對林俊義帶來深遠影響,報刊查禁後不久,林俊義受到情治人員威脅,被迫攜家帶眷離開台灣,回憶當年,林俊義顯得悵然,數日後更向本會表示:他與女兒提到此段回憶,女兒說,她至今仍然記得全家搬離的那天,她從後車窗看著熟悉的景物逐漸遠去,終至看不見。

訪談結束後,林俊義感慨:很幸運能活到今天,才得以看到這些檔案。他一再表示,

這些事情應該讓整個社會知道,不是為了要懲罰誰,而是應該呈現台灣曾有過這樣的歷史,也希望檔案中的監控者能夠反省,對每個受害的人表達最大的道歉。

為釐清威權統治時期監控系統運作之面貌,本會將持續進行「監控檔案當事人閱覽計畫」,並請各方當事人針對檔案資訊校正及檔案開放應用提供意見。政治檔案是還原歷史真相、促進社會對話與和解的重要拼圖,我們期許透過相關當事人訪談,收集多元意見,以將不同加害者與受害者樣貌更立體的呈現。

更多資訊

林俊義訪談 youtube 版|

 

李喬訪談影片|

原文出自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