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當生命體會到當下的真實和柔軟時,就接近了愛與慈悲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asint

那一刻,我內心世界裡一直饑渴迷茫的地方被什麼照亮了,內心的饑渴彷彿填進了什麼東西,有了富足的感覺。

八歲的時候我想要自殺。

那是在四川康區我從小長大的寺院,我的上師出門了,出門前給我留了很多功課,說回來要檢查。那正是秋天,青稞收割後的田野,玩耍起來特別開心,本來想玩一會兒就背功課的,不知不覺,時間不知怎麼就過去了,剛剛還是早上一轉眼天就黑了,這才想起了功課的事。最糟糕的是,我的經書在玩耍時不知被放到哪兒,怎麼也找不到了。當時我完全慌了。那本經書非同尋常,是我上師的上師親筆抄錄的,因為用得太久,每一頁都被酥油浸透了。師父交給我經書的時候,非常鄭重地叮囑我要保管好,當時師兄們羡慕的眼神我還記憶猶新。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manuelaferro

小時候我是個很反叛、頑皮的孩子,上師一直對我非常嚴厲。我的上師是我小時候最討厭的人,而且以我當時的看法他非常虛偽,因為他每天跟我們講對眾生慈悲,但對我一點也不慈悲,好像我不屬於眾生一樣。如果他回來發現我不但沒做功課,還把那麼重要的經書丟了,那等著我的不單單是一頓暴打,肯定還有更可怕的懲罰。想到此,我覺得自殺是當時唯一可行的辦法。

我從尋找經書變成在各處尋找可以殺死自己的東西。刀,剪刀,任何尖利的東西,但最終我只找到一節用來固定大包藏茶的削尖的竹扦,我摸了摸,試了試,覺得還行,又開始找沒有人的、可以自殺的地方,找來找去,好像只有廁所。我拿著尖竹扦,衝自己的胸口比畫著溜進廁所,一進去就傻了眼! 師父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正在上廁所,他看見我二話不說就給了我一巴掌,問我不做功課到處晃悠什麼? 嚇得我把竹扦鬆手掉在地上,慌忙跑了。連自殺的計畫都被上師破壞,我完全絕望了。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vaazdev

十一歲的時候我計畫逃走。那是我第一次正式閉關,師父帶著我和師兄在神山的山洞裡住了十一個月。寺院的生活雖說嚴格,和那次閉關比起來簡直算不上什麼。去之前師父渲染說那著名的神山如何如何,滿山都是桃子蘋果,如同仙境,我天生愛吃水果,心裡滿是期待。結果那裡既沒有桃子也沒有蘋果,連吃的都常常沒有,我們住的山洞沒有門窗也沒有被褥,夏天的時候糌粑發黴長了毛,拿到太陽下曬曬就吃了,從早到晚地念經、上課、打坐、持咒等等,那個辛苦啊,還要在地上灑上細土,用樹枝在上面練習書法,寫一遍擦一遍,每天寫幾十遍,寫得手上都起了泡。因為長時間坐在堅硬的岩石上,屁股完全爛了,瘦得皮包骨頭。

師父所傳的無論是無上密法還是大圓滿,佛教的這些東西跟我一點也連接不起來,只是在那種情景下被迫聽著。觀想的時候,連個本尊的影兒也看不見,全是我在寺院裡、草原上玩耍的情景,草原上那些花如在眼前,小夥伴的笑聲、流水聲、鳥叫聲都聽得清清楚楚。還有帶我長大的老和尚,想起他心裡有點暖暖的感覺。師父常說上師瑜伽是一切修練的靈魂,修大圓滿觀想上師,向上師祈請。要我向我的上師祈請,讚美他,觀想他,對我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他是我最討厭的人,怎麼可能向他祈請? 想都不願意想起他。所以什麼明心見性、直指人心,什麼大圓滿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mokefish

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和師兄都在計畫著逃跑。師父不知道是不是嚇唬我們,跟我們說這個被老虎吃了那個被棕熊吃了或被獅子吃了,我們住的山裡的確見過棕熊,獅子倒沒有見過。逃跑的事一拖再拖,直到有一天我們倆都下定了決心,第二天一早就逃走。第二天早上,起來洗完臉,師父忽然宣布說:「今天放假一天。」從我懂事起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放假,一天居然不上課不打坐不做功課,對我是從沒有過的事! 雖然決定了要逃跑,遇到放假這麼難得的事兒,還是決定放完假再走。

那個時節滿山遍野長滿了野草莓,我就在山上遊蕩了一天,一邊玩一邊摘草莓吃,吃得大便都變成了紅色。高原上,視野非常開闊,能看到特別特別遠的地方。玩累了,就在大石頭上坐下,滿目群山和無限的天空,天色瞬息萬變,右邊的天空在下雨,左邊卻陽光燦爛,草場上的犛牛和野生的羚羊,從下雨的山坡向不下雨的山坡奔跑,一邊烏雲密布,一邊晴空萬里。突然,雨就停了,彩虹是常見的,兩道彩虹掛在天邊,陽光穿過雲層一束束照射下來,如同穿過西方大教堂的彩色玻璃,交錯出奇異的光彩。真的很美很美,像童話中的景象,我呆呆地看著,彷彿是看進去了,自己不由自主地唱起了歌。在那樣的場景和環境裡,我好像是把自己催眠了,我進去了一個地方,陷進去了。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ciencefreak

我震驚地發現我在唱上師祈請頌(真慶扎偉喇嘛欽諾真慶扎偉喇嘛欽諾真慶扎偉喇嘛欽諾)!歌聲是從我心裡唱出來的,山裡有回聲,整個山野彷彿都是我的歌聲,不光是整個山,我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唱著,我四周的大樹,風微微吹動的時候,樹枝搖晃著,都跟我一起唱著上師祈請頌,一片片樹葉、雲彩也在唱著。

在那一瞬間,我似乎變得無限大,我在這無限大中唱著歌,進入到無限自由、無限放鬆的世界,我心裡一直的煎熬在那一刻突然停止了,沒有煎熬,沒有情緒,沒有怨恨,一切一切的不開心和不舒服都停止了。在這無限的自由和無限的放鬆中,我唱著但不是在唱著一首歌,而是我生命的旋律在唱。

那一刻,誇張地說,連大地都震動了,或者說,是我的心震動了,我的每個毛孔都震動了。在那個時候,我流了很多眼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josemdelaa

我在這催眠般的感覺中待了很久,直到一顆石子打到我的頭上,把我打醒了。石子是我師父打的,他衝著我吼道:「天這麼晚了還不回去?!」我轉頭看著他的時候,他的臉完全變了,充滿了仁慈,充滿了優雅,原來在我看來很凶的臉完全變了。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什麼叫做慈悲,什麼叫做愛。

我師父並不是很高大帥氣的人,但他真的有特別特殊的氣質,笑起來特別迷人。我忽然有一點點明白了愛的感覺,我似乎沒有任何要求地愛上了他。我長久地看著他,真的,對我來說,那一刻對他的嚮往,對他的敬愛和對他的興趣,超越了我生活中所有其他的興趣。我心裡充滿對他的愛,很想抓住師父的腿痛快地哭一頓,但我沒有這個勇氣。我跟在師父身後往回走,迎面吹來的風,把他的味道帶過來,那我曾經最不喜歡最討厭的氣味,在那一刻變成了一種讓我著迷的妙香。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633839

回到山洞,師父點了一支酥油燈,燭光裡他的側面完全是神聖莊嚴的佛陀一般,正面又像一個嬰兒,特別溫柔,我覺得自己愛得不行,特別想哭,但又不知道我到底感動什麼,為什麼要哭? 那一刻,我內心世界裡一直饑渴迷茫的地方被什麼照亮了,內心的饑渴彷彿填進了什麼東西,有了富足的感覺。

從此以後,我對佛教所講的東西,無論是禪修還是慈悲,無論是無上密法還是大圓滿,開始有了一點感覺,有了深深的感動和嚮往。

本文摘自《愛是勇者的遊戲:阿噶巴仁波切對於愛與真理的探索》一書。

愛是勇者的遊戲:阿噶巴仁波切對於愛與真理的探索

  • 作者:阿噶巴仁波切
  • 出版社:橡實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9/23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