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焦慮是一種時代病:拚命填補空檔的人生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Averyanovphoto

在連線世界中,我們的生活被切割成以分鐘為效率單位的碎片。在這樣通訊科技所塑造的急迫時間感內,我們究竟失去了什麼?

不久之前,我來到柬埔寨偏遠地區的一座小村莊。

世界各地許多鄉下地方,都有鋪設自來水管線,使用電烤箱、衛星電視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科技所帶來的便利,但是在這個村子裡,可沒有這些東西。川孟.克勞(Tramung Chrum)的居民是住在沒水、沒電的小屋子裡。屋內所懸掛的燈泡是由汽車電池來供電,而食物則是在火爐上烹煮。村民靠著種植水稻、西瓜和大黃瓜自給自足。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imon

他們的宗教信仰屬於溫和的伊斯蘭教派,稱做「伊瑪目聖湛」(Imam San Cham),該教派結合了萬物有靈論。每當有人需要治療的時候,村民就會舉行儀式,召喚祖先、猴子還有馬的靈魂。此時,鬼魂就棲息在村民的身體裡,因此他們會整晚瘋狂地跳舞。除了這些時刻,村民過著十分平靜的生活。他們日出而作:早餐後,領著牛群去放牧,然後走到稻田裡種植莊稼;日落而息:當天色開始昏暗下來,他們就會回到自己的小屋,用收集來的一些柴火烹煮晚餐。

每天早晨,婦女會騎著自行車,穿過一條上頭被壓得都是車轍的紅泥土路,前往十英哩外的市集,換取他們自己無法生產的物品和食物。透過翻譯,我問其中一位婦女,每天這樣往返需要花多久的時間。她給了我一個困惑的表情,說道:「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耶。」

柬埔寨人。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asint

她對於時間絲毫不感興趣,這點讓我訝異極了,甚至,還讓我嫉妒。我們在「已開發」的世界裡,創造了一種瘋狂的生活方式,生活在此間的我們,任何一分鐘都不浪費。每天珍貴的二十四小時被切割、被解剖,甚至被壓縮成以十分鐘為計的效率單位。如果我們在醫生那兒的候診區,呆坐了十分鐘或是更久,我們就會開始忿忿不平。如果雷射印表機沒辦法每分鐘至少吐出五頁的話,我們就會覺得不耐煩,因為必須一直和網路世界保持連線。

我們會帶著智慧型手機和筆記型電腦一起去度假;在餐廳的時候,會查看電子郵件;在公園散步時,會登入網路銀行帳戶。我所認識的青少年(以及他們的父母)在醒著的「空閒」時間,至少每隔五分鐘,就會查看一下智慧型手機。許多人晚上睡覺的時候,會把手機抱在胸前,或是放在床邊。孩子們放學後的時間被塞滿了鋼琴課、舞蹈課、足球比賽以及語言課程。大學課程也安排得很緊湊,至於年輕人,則沒有時間去消化和反思他們應該好好學習的素材。

我們會帶著智慧型手機和筆記型電腦一起去度假。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Alexas_Fotos

我必須承認自己也有這樣的惡習,如果我花時間檢查自己每天的二十四小時,就會發現,從早上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開始直到晚上熄燈前,我無時無刻不在執行某項計劃。

早上第一件事是查看電子郵件,對於白天意外跑出來的任何時間空檔,我都會急著去填補,急得好像我的褲子上有個破洞一樣。

我會去找某件事,也確實覺得有必要找到一件事把空檔給填補起來。如果我有額外一個小時,我會在筆記型電腦上寫寫文章或是做一些跟課程有關的事;如果我有幾分鐘,就會用來回信或是閱讀網路新聞;而如果我只有幾秒鐘,就會聽一下電話留言。在不知不覺中,我根本也沒有去想,就把每一天細分為愈來愈小的時間效率利用單位,直到沒有留下任何時間空隙,沒有剩下任何喘息空間為止。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FirmBee

我很少無所事事,也很少走上一條我認為可能會通往死胡同的路。我很少「浪費」時間。當然,我永遠、永遠都不可能每天花幾個小時到市集去,卻不知道往返到底需要多久時間,甚或不去想辦法在途中聽一本有聲書。並不是只有我這樣,在我周遭,我可以感受到一種緊迫感,一種沒有插電連線就會生起的若有似無恐懼,一種害怕趕不上的恐懼。

本文摘自《無所事事的美好時光》一書。

無所事事的美好時光

  • 作者:Alan Lightman
  • 譯者:朱靜女
  • 出版社:天下雜誌
  • 出版日期:2019/10/02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