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中國近代史第一樁女權官司——商門女性的權、產之爭

盛七小姐盛愛頤為上海百樂門創始人。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近代中國女權思想與女子解放運動最激烈的過程中,改革者與革命者,從清末民初以來即不斷提出有關女權問題的論辯。

盛宣懷被稱譽為「晚清企業一代領袖」,在國勢陵夷,中國打開視野看見世界之時,盛宣懷於科考躓蹼,仕途受阻情況下,因受李鴻章賞識,全力投入洋務的興辦。晚清朝野力挽危局考量下,全力推動的各類新式工商業,包括軍事、礦業乃至鐵路、銀行等,林林總總,包羅萬象,盛宣懷可說無役不與。

從加入輪船招商局經營班底始,到籌組中國通商銀行止,期間,李鴻章因主持甲午戰後簽訂馬關條約,約成後備受指摘,遭罷黜貶職,李的失勢反促成盛宣懷地位上升,經營更加揮灑裕如。

晚清十年盛宣懷的權勢攀至鼎峰,從而樹立起清末民初,一種新的具有紳、官、商三種身份疊合的近代「豪門」。

盛宣懷締造盛氏家族,此家族可謂是近代中國著名的「豪門鉅室」,其因商業、財富、社會聲望、慈善、政治活動所鋪展出的錢權交乘實力,自始便與盛氏家族命運糾纏不休。

盛宣懷。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盛宣懷於晚清執行「鐵路國有」政策,激化護路民變,使蓄積已久的反清革命成為燎原之勢,一舉推翻帝制,盛宣懷一夕間由「皇族內閣」重臣,跌落成人人得而誅之的「賣國賊」,政治的翻雲覆雨,於盛宣
懷個人遭遇,昭昭在目。對盛氏來說,清末民初的風波雲譎,開啟往後一連串家族際遇都將難逃政治播弄的坎坷道路。辛亥鼎革之際,盛氏家產即遭查封,儘管最終獲贖,卻付出了鉅額代價,這已預示無論帝制或
民國,那個政府、那類政權一旦坐擁大位,他們勒逼需索錢款的手段統統如出一轍,商人實難攖其鋒,所能做的便是迂迴周旋,關於「民不與官鬥」的現實處境,商人絕對深有體會。

「商人」、「商幫」於晚清民初地位陡升,成為一類令人矚目的新興社會群體,其上結公卿、名顯四海的權力上升契機,起於洋務興辦及中國對外開放時代中,沿海口岸所提供的諸多發財致富機會,這促成了依憑財富立足是科考致仕外,另一種飛黃騰達的捷徑,商幫、商門、商會、商人在商貿富國、利民、強兵新思維中,擁有過去歷史上少見的名望與社會影響力,他們成了左右政局,造福民生的一股新興勢力,主政者無不對之曲意攏絡甚或抑制打壓。說穿了,商人的政治實力與社會地位源自於他們的財富,「財富」足令商人動見觀瞻,同樣,「財富」亦是賈禍招患的緣由。如盛氏這類一等一的巨賈富戶,其資產難以計數,一動一靜便成為主政者乃至欲分一杯羹的對手們,所覬覦圖謀的對象。

上海原盛宣懷住宅。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民初,盛宣懷面對政府的「捐輸納餉」要脅,憑著過往清廷重臣的餘威,尚能勉予轉寰。待到 1927 年,當國民革命軍敉平華中、華南,新政權於南京肇建時,盛氏家族龐大財富,再度淪為被「虎視耽耽」的俎上肉
。此時,縱橫捭闔於商界、政界、紳界的盛氏大家長盛宣懷已過世近十年,繼室莊夫人也於 1927 年 9 月撒手人寰,家族根本是群龍無首,面對新政權,只能任憑擺怖。

新政權挾「社會改革」的狂潮,還在革命推進時,就已高喊「女子有財產繼承權」,此說堪稱「石破天驚」,因其挑戰了社會慣習與傳統成俗向來認定女子是「外姓人」,只能得嫁粧,不能分產的牢固家產權利觀,故所具有的超前時代「破壞力」,非同小可,對此,觀望懷疑者多,國民政府苦於無法使「新政權」、「新改革」打入人心。1928 年,盛氏家族因分產糾紛,盛七小姐盛愛頤不服哥哥、弟弟、姪子分產不公,一狀告上法庭,此官司給了國民政府炒作其「社會改革」一個絕佳的機會,其因不外乎是盛家知名度高,輿論關注者眾,官司判決影響層面廣。因之,盛愛頤爭產案,也就成為近代中國女子財產繼承權爭取進程中,值得大書特書的里程碑。

盛七小姐盛愛頤。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過去學界研究盛宣懷乃至盛氏家族相關問題者,多集中於關注盛宣懷與其主持的各種洋務,在近代中國工業、商業由傳統轉型為現代過程中的歷史意義。當然,對於盛宣懷的洋務經營,究竟該給與什麼樣的評價,如爭議其是否是「愛國商人」抑或是「賣國買辦」,始終是學者認定的重要主題。有學者指出盛宣懷生前是個道地「歷史僻」,由他經手的大小事,隻字片語盡皆保存,以致蓄積相當可觀的研究素材,上海市檔案館藏著卷秩浩繁的「盛檔」,過去已有學者應用以研究盛宣懷。

近年,上檔陸續整理公佈盛檔,並將其分門別類,以專篇合集方式出版,資料分殊後,研究理路更加清晰,運用上也更稱便利,學者利用檔案作出的研究日趨多樣化,可說成果纍纍。舉其大者,盛氏家族榮衰歷程在檔案開放下,出現新的研究契機,所有成果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針對盛宣懷的家族成員、家庭私人生活、盛氏家產的結構、盛宣懷的慈善作為等,所提出的新研究成果,方方面面帶動新的盛宣懷研究風氣。惟目前研究中,仍然較缺乏對盛氏家族女性成員的歷史書寫,而這個問題之所以重要,是因其聯結到更寬廣的,有關近代中國商人群體中的女性地位,及婦女身處商門如何構築並運用其有別於男性成員的獨特人脈、金脈及權脈網絡,以達成各自不同的錢、權保障。

民國時期的外白渡橋是上海都市繁榮的象徵。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商人」具備靈活的經營手段、高遠的視野、較開放的政治立場抉擇,自成一類社會群體,相應的,廁身其中的女性家族成員,深受習染,而究竟商戶中的女性,有著什麼的特殊際遇,使其於有別於其他女性而獨樹一格?她們的作為在近代中國追求男女地位平等的歷史進程中,占據什麼樣的位置?至少,盛七小姐盛愛頤以大家閨秀之姿,挺身控告自己親族,不惜揭露家醜,這種「氣概」不能說不與其出身商戶有關。

本文的研究,主要是在既有的盛氏家族研究中,嘗試建構一條新線索,其主軸係以盛宣懷發跡歷史中埋藏的盛氏政治、商人關係糾葛矛盾做為開端,由此引出近代中國商人家產在政治操弄下,如何遭勒逼侵吞,而
不斷發生的政、商間的角力鬥爭,女性又如何借力使力以圖保產,尤其當她們不甘於保持沉默或被動受擺佈時,如何審時度勢,適時提出主張,甚至運用商門女性所潛藏的人脈、資源,在政、商矛盾鬥爭中鑽隙突
圍。

總之,商人家庭中的女性既具商門的出身背景,當她們立於政治革命、社會革新狂潮中時,是否更能乘風順浪走出不同於一般女性的行事作風?比如她們更敢於鄙視流俗,自任自為。過去的婦女史研究很少把焦點放在商門女性身上,以致無從理解女性視野中的商、政關係,究竟是幅什麼樣的圖景,而此點是本文研究欲達成的主要任務,即在構造近代女權歷史變動進程中,補上這個過去始終缺席的重要區塊。

本文摘自《民國女力:近代女權歷史的挖掘、重構與新詮釋》一書。

民國女力:近代女權歷史的挖掘、重構與新詮釋

  • 作者: 柯惠鈴
  • 出版社:台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19/09/0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