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高貴的詩心」——中原中也詩頌《骨頭》

中原中也。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詩人高橋順子:「能如此全心地詠唱青春的苦惱、悲傷和希冀的詩人,在我看來只有中原中也。」

看呀看呀,這是我的骨頭,
沾滿了活著時的艱辛
撕破了骯髒的皮肉,
被雨洗得白花花的,
突兀而出的,骨頭的尖突。

上面沒有光澤,
只是一味地煞白,
吸收了雨,
被風吹過,
反映著幾分天空。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paulbr75

在活著時候,
也曾坐在
飯館的雜沓之中,
也曾吃過鴨兒芹的涼菜,
想來不禁感到可笑。

看呀看呀,這是我的骨頭──
是我在看著?真是可笑。
靈魂留在身後,
又來到骨頭的居處,
在一旁看著嗎?

故鄉的小河之畔,
站在半枯的草上,
正在看著的,──是我?
恰好是木牌的高度,
骨頭白花花地突立著。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Gaddict
  • 譯者吳菲解讀

用跨越生死的目光觀望自己的死亡,這也許是中也為衝破時間束縛而慣用的一種思考方式,也可說是他特有的創作手法之一。就像宮澤賢治位於「第四次元的延長」的心象素描那樣,詩人的思維總能超越死亡,在時空之間自由地來去。

中也也是一名譯者,他曾為《藍波詩集》等法國詩歌的翻譯傾注心血。中也的翻譯風格自由而大膽。為保持節奏韻律,往往摻入許多再創作的成分。即便如此,對於詩歌翻譯,中也在未發表的詩篇〈一度〉中感
嘆道:「由結果創造結果,翻譯的悲哀。」站在原作的成果之上,卻永遠不可能得到完美的結果,這是翻譯的悲哀。對詩人而言,翻譯也許只是充實自身創作的途徑而已。

亞瑟·藍波 Arthur Rimbaud。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Étienne Carjat

關於詩意的表達,中也有著獨到的見解:「『這是手』。在說出『手』這個名詞以前感受到的手。只需深深感受手本身即可。」(中原中也,〈藝術論備忘〉)言詞顯現之前的感受,才是中也的詩歌想要表達的
心靈的回響。

作家車谷長吉說:「詩是靈魂的裸體,是逝去的時間的光輝。」中原中也的詩歌也當得這樣的評語。

本文摘自《山羊之歌:中原中也詩選》一書。

山羊之歌:中原中也詩選

  • 作者:中原中也
  • 譯者:吳菲
  • 出版社:台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19/09/0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