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芋論》仇日是國民黨共同的幼稚病

圖片來源:中央社

高雄市長韓國瑜 9 月 6 日接見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疑似更換地點卻未善盡通知責任。導致日本學者匆匆從鳳山攔計程車趕往四維行政中心,好整以暇的韓國瑜喜形於色地自稱此次沒遲到,還等了 25 分鐘。召集人松田康博事後將過程寫上臉書,引發舉國譁然。不過,就國民黨以往的行為觀之,這就是一連串仇日幼稚病的展現,只是韓國瑜粗糙到令人意外。

早在馬英九總統任內的 2009 年 4 月,國史館在台北賓館展出「中日和約」。馬英九在致詞時指出,1952 年的「中日和約」已把台灣主權讓渡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外交部的《議定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總報告書》,內容提到「《舊金山和約》僅規定日本放棄台灣澎湖,而未明定其誰屬,此點自非《中日和約》能補救」。
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簡翊展翻攝

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則於 5 月 1 日受邀前往中正大學演講時,公開表達不認同馬的說法;而是遵循日本官方向來的立場,日本已在「舊金山和約」放棄對台灣的所有權利、權原與請求權,因此對台灣的法定地位沒有特定立場。

馬英九因此怒不可抑,直接請外交部召見齋藤正樹表示抗議;甚至一度想公開要求日本撤換齋藤,最後改由立法院國民黨團在 5 月 4 日作成決議,建議日本召回齋藤。在台處處遭受馬政府刁難的齋藤,只撐了半年就請辭。

時任總統馬英九與齋藤正樹。
圖片來源:總統府網站

不只如此,馬英九派任的兩位駐日代表馮寄台、沈斯淳,非但輩分低微,日文還不靈通;沈斯淳甚至在 2014 年 3 月 26 日,百餘位日本國會議員設宴邀約時,藉口門外有學生抗議,率整個外館集體爽約。

沈斯淳。
圖片來源:截自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

而故宮在 2014 年 6 月前往日本東京展開「神品至寶展」。縱使日方已於 6 月 16 日告知,部分宣傳海報僅標「台北故宮」,不會有「國立」兩字。馬英九卻在 20 日突然暴怒,強調「國家尊嚴絕對優先於文化交流」,要求日方非修正不可。即便日方已全面修正,原定為此赴日交流的第一夫人的周美青,也藉故取消。

有趣的是,在馬英九的八年任期內,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從未手軟過,卻未見馬顯露過如此嚴厲的態度。

作為高雄市長的韓國瑜,本應沒什麼發作仇日幼稚病的機會。然而,韓國瑜比馬英九更親中、更渴望參選總統,卻又不學無術,故能於市長任內以更不可思議之方式發作仇日幼稚病。

首先是韓國瑜在今年 7 月 22 日與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見面後,表示自己將「應邀訪日」。但交流協會趕忙在 24 日澄清,是韓國瑜表明訪日意願後,他們才表示歡迎。

吃不成日本的豆腐,韓國瑜的仇日幼稚病一觸即發。日本自由民主黨青年局長、眾議員佐佐木紀在 8 月率該黨所屬國會及地方議員與青年近百人來台訪問,訂於 22 日參訪高雄市政府。

然而,韓國瑜當天為了參加重要公祭卻無法早起,因而延誤後續的行程;甚至無法掌握市府人員已經宣讀過其致詞稿,在遲到 25 分鐘後還一稿兩讀。更突兀的是,韓國瑜居然在滿場人員都身著正式西裝下,仍只有那襲招牌藍襯衫。

日本自由民主黨青年局局長、日本眾議員佐佐木紀率團參訪高雄市政府,拜會高雄市長韓國瑜(右)。
圖片來源:中央社

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接著在 9 月訪台,並訂於 9 月 6 日參訪高雄市政府。雙方原先約定在鳳山行政中心會面,不過最晚在 5 日傍晚,高雄市政府就將會面場地改為四維行政中心。

當天韓國瑜一改過去穿招牌藍襯衫的習慣,改著正式西裝;還在前幾個行程預告,稍晚將與日本人會面,不能遲到。顯然是有備而來。

韓國瑜穿著一身西裝,笑說「今天我沒有遲到」。/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另方面,負責居中聯繫的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蔡增家、前立委孫大千卻都未於 5 日接獲更改地點之訊息。讓 6 日上午準時赴約的日本學者撲空,匆匆從鳳山趕搭計程車前往四維。

此時,高雄市新聞局長王淺秋喜不自勝地向在場記者炫耀:「我跟你們說喔,這次是日本人遲到,不是我們遲到,日本人才剛到樓下喔」。韓國瑜接著也用彷彿打了勝仗的得意嘴臉表示,他等了 25 分鐘,今天沒有遲到。

只是這群精通中文、長期深入研究台灣的日本學者,馬上察覺韓國瑜的仇日幼稚病又發作了。隨於當天下午由松田康博發文說明原委,並以「難以理解韓市長以及他的團隊的這樣的作風」,委婉且堅定地表達不滿;同時透過在台灣的學界、政媒界友人,於臉書發布的同時,全面向相關人士廣播。因此,能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就迅速、精準、有效地做出回應,讓國人得悉此一鬧劇。

韓國瑜穿著一身西裝,笑說「今天我沒有遲到」。/ 圖片來源:中央社

韓國瑜事後還故作委屈地辯稱,只是希望大家笑一下。卻又在 8 日的造勢大會,斥責日本人發臉書抹殺其人格。完全就是惱羞成怒之舉。

姑且不論韓國瑜的精心設局有多惡質。光是韓國瑜的「有備而來」,也不過是用小動作修理日本人的阿 Q 精神,其會面的實質內容仍是粗鄙不堪。不只忘了帶名片,談話內容還與學者們長期鑽研的國際局勢、台灣社會民主變遷全然無涉,僅希望日本的棒球隊、影視劇組能在冬天前來高雄移訓、拍攝,就不必口吐白霧了。徹底暴露其草包本質。

縱然仇日早是國民黨的 DNA,但韓國瑜能以一介地方首長,在無關外交、國族、歷史、文化的守時、誠信等基本問題,還能竄發仇日幼稚病,確實也讓人大開眼界、驚嘆不已。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