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因內部殖民而反抗的香港人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卜大中,原文標題:因內部殖民而反抗的香港人,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香港人民以反送中為名長時間舉行的抗議活動,遭到中共和港府越來越嚴厲的警察暴力鎮壓,活生生地展露出「內部殖民」和「壓抑性國家機制」的兇惡嘴臉。再加上北京對新疆人和藏民的同化洗腦教育,中國的漢人沙文主義已擺脫過去「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做作,直接表露出猙獰的真面目。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來一國兩制不失為香港從異質化殖民地,內化為與中國同質化社會的合理過度。但是由於中共急於早日完成此一過度,刻意忽略了鄧小平「五十年不變」的教誨,加以中共的集體被迫害妄想,疑神疑鬼總相信國際反華勢力「謀我日亟」。因此產生時間焦慮,必須盡快消化香港、收復台灣,統一全國之力然後或同時擊敗美國,完成中國一統東亞的霸權,再徐圖稱霸全世界。

香港本處中國邊陲,不像天安門八九民運,就發生在天子的眼皮下面,對政權的威脅立即且真實。香港本來沒有什麼地緣戰略的地位與價值,但是近年來南海爭端凸顯了香港部份的戰略地位。

而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素質和重要性,以及作為法治模範的角色,都是西方欲將民主價值送進中國的前哨站。

根據英國解密的政府資料顯示,英國早在 1997 香港回歸之前若干年,就向北京提出香港民主化的建議與計畫。但中共不能讓臥榻之旁,睡個極具顛覆法力的民主女神,遂強烈反對,使香港的民主化胎死腹中。

中共本來自詡有著反帝、反殖的使命感與道德感。可是自 1949 年建政始,他們即拋棄了原來的理想主義和革命浪漫主義,把少數民族的居住地當作殖民地對待,展開了義大利哲學家葛蘭西(Antonio Gramsci)和列寧所謂的「內部殖民」。不但把少數民族的文化漢人化,還武力血腥鎮壓反抗者。數十年後,如今中國少數民族絕大多數已漢化或半漢化,有如瀕臨絕種的珍禽異獸。

但是香港不同。港人本來就是漢人,無須經過漢化這一關。光是這個血緣同質性就給中共省去很多事。特別是語言、文化的趨同,使得香港反中失去部份的正當性。香港能反抗的只有思惟和制度。少去了天然血緣差異給抗爭的力量,香港抗爭者還能做到目前的程度,不得不使人刮目相看。

香港和北京的差異主要在法治和港式資本主義。法治講究的獨立、公平、人權保障,都是香港之成為香港的關鍵成份;而偏偏這一塊是中國最缺乏、最藐視的部份。僅僅是這項認知差距,就足以讓港人為榮,並且鄙視違法亂紀、毫無公德心的內地人。

香港資本主義,是全球資本主義含金量最高的一支。不僅按市場自由經濟的規律運作,同時也在許多非經濟的領域自由化,以配合並滑潤經濟的活動。這與中國的半中央計畫經濟制度差異極大,雙方可謂「雞同鴨講」。

此外,港商一如台商,在中國吃盡暗虧,常被迫賄賂官員。習近平打貪時,許多官員被迫交代受過哪些港商的行賄,等到北京選擇性起訴行賄的港商時,「送中條例」就成為港商頭上的斧鉞。

港人的最大痛苦,是北京把他們當作內部殖民的對象。

不但拒絕給予雙普選的自決權,還讓港人看到北京大力培養上海和深圳,要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那種被當作邊陲遠離中心的他者感受,十分淒涼與失落。被殖民者在殖民的屈辱支配關係中,必然採取自我憎恨與否定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處境。

研究殖民的學者阿契貝(Chinua Achebe)說,殖民的支配使被殖民者認為自己是劣等人種,他稱這種壓迫是「老大哥的傲慢」。香港的矛盾在於,港人自認為是世界華人社會中「現代性最高」的地方,但卻遭到現代性文明較低的中國統治與支配。這種文明關係的倒掛,迫使香港和血吞下,也造就了此次綿延不休的送中示威抗議。

圖片來源:截自
Leo Chan 臉書

「香港的法制和法治精神,是香港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和亞洲最安全城市的核心價值。」但在中共的內部殖民的糟蹋下,還能挺多久?法治與自由是中國最痛恨的價值,香港偏偏重視這個,豈非故意和滿大人過不去?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