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七〇年代雙重悲哀:公費留考被做掉,文法科男被嫌棄

曾為台大哲學系系館的洞洞館。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作者:Fcuk1203

一九七〇年代台灣是開發中國家,教育急功近利,完全顧不到人文素養;又時逢戒嚴時代,國家機器被濫用,傷害人權,毀滅人們的機會。

一九七〇年代,是大學畢業後出國留學的時代,不去留學好像怪獸般令人側目。但是美國學費、生活費非常昂貴;而學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的學生大多沒有獎學金,美國大學一般只願給理工科的外國學生獎助學金,社會人文學科的飽受歧視,只好去考教育部主辦的公費留學考試,或國民黨自己辦的中山獎學金,但只給黨方刻意培養的人才。

一九七〇年代,是大學畢業後出國留學的時代。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Lars_Nissen_Photoart

社會人文學科的學生不但遭到學校歧視,連女朋友都追不到。我認識很多男同學,以為頂著國立政大的冠冕去把妹,必將無往不利,沒想到都不約而同地接到類似的回答:「我爸爸不准我交社會人文學科的男生,只准交理工科的男生,最好是台大電機系的。」如果你很白目,自取其辱地追問:「為什麼?」厚道點的女生就婉轉回答,單純點或直率點的女生會直接告訴你:「我爸說社會人文科的男生將來找不到好工作,沒出息!」於是就會收到女生寫來的「長痛不如短痛」啦,「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伴侶」啦……一類的牛屎屁話,連瓊瑤的愛情小說男主角都是台大電機的,還是籃球校隊,女主角當然就是台大外文系的啦。

那時社會人文學科男生的情敵不僅僅只有電機系或理工科,還有暑假回台逆襲的留美學人。台灣非理工科的男學生,慘遭台灣各大學理工男生和留美學人的內外夾攻,情敵一二三四五,情敵個十百千萬,能落個全屍已屬萬幸。更慘的是畢業後服兵役隨時接到女友「親愛的約翰信」(Dear John Letter),通知你她已琵琶別抱,將嫁給暑假回台省親的留美學人。當兵苦悶,又起兵變,在陽剛氣重的軍中又不敢哭泣,於是生不如死地渾渾噩噩渡過行屍走肉的餘日。恨理工男生和留美學人遠超過恨對岸的共匪。

我有一哥們,文化學院(改制大學前)法律系畢業,辛苦多年追求的女生眼看就要開花結果,就在他倆畢業的那個暑假,女方親人介紹一個暑假回台省親的留美學人工程師交往,在機場接機的時候,該人拿出這位女生親人寄去的照片,上下打量該女說:「嗯,妳長得不錯」,同意交往。女生覺得不舒服,想要拒絕,但熬不過父母的軟硬兼施,還是決定馬上結婚。我那哥們痛哭流涕問她為什麼?回答是她並不愛該員,但想到父母要她拿到美國公民後,把全家接到美國去成為美國人的家族夢想,就不忍心反對。當然,我哥們被認為讀「沒出息」的社會科學其實早已被女生的老爸槍斃了,設計留美學人只是剛好而已。

那時台灣是開發中國家,教育急功近利,要盡快培養出經濟建設的工程人才,完全顧不到人文素養;於是出現一大批醫科、工科人才,卻對人類文化寶庫中的其他知識完全不解,也沒興趣,成為「一度空間人」。

如今台灣的大學教育還是專科人才掛帥,醫學院、法學院、商學院(MBA)都在大學部,沒有通才教育,文學、藝術、歷史、哲學方面缺少通儒,更沒有思想家。

台灣沒有通才教育,文學、藝術、歷史、哲學方面缺少通儒,更沒有思想家。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cocoparisienne

言歸正傳。我家境貧寒,當時還沒有進「中國時報」工作,沒有辦法自費留學,只有靠教育部辦的公費留學考試。於是我報考那一年出現的「西洋政治思想」科,留學國家是英國。英文只要托福超過五百五十分即可,只考國文、西洋通史和西洋思想史三門。國文只出兩題,一題是文言翻白話,一題是作文:「孟子曰人病捨己之田而耘人之田」。文言翻白話很簡單,作文是出題老師譏諷留學生出國就不回來耕自己的田,去耕別人的田。看得出他老夫子對我們是一肚子氣。西洋通史從上古史考到當代;西洋思想史從蘇格拉底考到二十世紀的聖塔耶那。為了這場考試,我已把書背得爛熟。

打開成績單發覺通史七十八分,思想史七十二分,都大幅過關(規定兩門專業科目只要總分一百二十分就通過),但國文竟只有四十分,沒通過。我跑去教育部找位科長查分數,他出來說我是第一名,但國文真的四十分,沒辦法。那年思想史門沒有一個合格,就從缺了。

代表黨國遺緒的中正紀念堂。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去老友李簡明家請教他老爸李邁先教授(台大歷史系主任)原因,他驚訝地說;「你專業科目考得比我們歷史系畢業生都好。」但沒說國文怎麼回事。我也告訴鄭學稼教授此事,他說是我經常批評黨國體制,思想有問題,被思想管控機關用國文科做掉。他說以前他出公費留考題,有某學生答得很好,給他最高分,但有關人員來電請鄭教授把他 down 掉,因為他思想有問題,被鄭教授峻拒,後來得知那學生也因國文不及格被做掉。

這就是戒嚴時代的悲劇,國家機器被濫用,傷害人權,毀滅人們的機會。我只不過是眾多被害人當中的一個。在改變台灣由威權體制成為民主體制的過程中,我也付出微小的努力,算是為自己公費被做掉的故事一個正向的交代吧。

本文摘自《昨日報:我的孤狗人生》一書。

昨日報:我的孤狗人生

  • 作者:卜大中
  • 出版社:允晨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9/0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