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闇黑的終點在那兒呢?人生最後一步的叩問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Free-Photos

「人生的真相,本就是亂七八糟的嘛,嘿嘿。」唯一的出路,其實始終就只能「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完美或不完美,美麗與醜惡。

某君並不清晰明白,為什麼他要寫這樣一本書。不,他從來也沒有計劃要把這雜亂記載的東西作什麼樣的處理。

這些天來,某君被許多奇異的事件困擾著,譬如半夜驚醒,明明人是清醒著,但卻發現自己無可遏阻地喃喃自語:而且語言怪異,那是他完全不能理解的語言,但是意識的某個部份,他似乎又知道,那是某一種古老的語言,因為他清醒意識著,那不是雜亂的夢囈,而是句子完整,層層疊疊的語言,只是他無法控制,也不明白這些話語的意涵。

「我瘋了嗎?」某君經常驚駭地如此想。 或者,「我快死了嗎?」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cdd20

某君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經常想到「死亡」這個字眼。這也是很自然的吧,自從父親在三年前過世之后,比父親更年輕的叔叔們也陸續過世了;父親這一輩的叔叔、伯父全過世了。照輩份年歲,他已經是家庭裏最年長的男性了。突然覺得,自己冷不防地就被推到了和死亡面對面的第一線。

也許,就那麼突然的那一天吧?

某君會這麼憂心著,也是因由於父親的兩個弟弟,也就是他兩個叔叔,死亡都來得很突兀。

小叔叔清晨起來摘黃瓜,準備送去果菜市場,連一點聲響也沒有,他兒子瞥見他摘著黃瓜突然趴下去,還以為他不小心滑倒了。

「怎麼啦?」

他兒子問,他沒再回答。

圖片來源:截自石濤 TV YouTube

小叔叔過世後,第二年,他的大叔叔也接續過世了。大叔叔沒結婚,自己單獨住在老夥房一間磚瓦房裏,經常騎輛腳踏車,在村子裏蹓來蹓去,到他經常去的老理髮廳,看人打牌下棋。

有人偶爾想起幾天沒看到他,好奇到他住的房子,從門縫探了探,在昏暗的光線中,似乎有人仰躺在地板上……。

「你們家的風水,有沒有叫人看看哪?」 有某一個長輩在喪禮上,對某君這樣說。

某君起先沒把這話放在心上;但某夜開始,他發生了半夜囈語的現象。而且連續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去看了腦神經科,神經科沒有什麼結論,只是多吃了一堆鎮定劑、抗憂鬱劑。

最後,家族協議,終於請了地理師,把祖墳打開,除了祖父的骸骨變得比較黑褐色外,沒有其他什麼更具體的論證。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JerzyGorecki

倒是請地理師挖墳檢視祖先風水那一天,地理師在家裏用餐,他偶爾向地理師提到晚上夢囈之事。

「那是天語。」地理師盯著他看,並露出神祕的笑容:「和前世因果有關。」

因果?什麼因果?某君大惑不解地問。

「這種事,我也無法解答,也許需要道行更高的佛教大師才能告訴你吧。」

這不但是沒有答案,而是把疑惑推向更深的疑惑之中。

某君當天和這個地理師聊了很多,地理師說的,都是他鮮少聽過的事物:但老地理師是一個見多識廣,又滿有睿智的長者,言談風趣,偶爾又讓某君覺得他似乎話中有話。

當天的言談中,最令某君驚詫的是,他談到了,人,在死亡最後一刻會看到的景象。 誰也沒有死過,但為什麼那地理師卻說得如此斬釘截鐵,好似自己親身經歷過一般:「人在臨死的時候會看到光,亮到睜不開眼的光,不,不是看到,是感覺到光,像在電影院,播放中影片亂碼了,紊亂失序的影片,一個接一個的畫面,以快到難以想像的速度從腦海中掠過,全是你一輩子經歷過,看過的畫面,快如閃電,但每一個畫面,你都會看得清清楚楚……。」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geralt

地理師滔滔不絕地說,某君不得不打斷他:「你又沒有死過,你怎麼會知道?」

「我知道,你不用問我為什麼知道。你們這些讀書人就是這樣,我是地理師,我就是知道,『觀落陰』你知道嗎?你如果有興趣,就安排一天,我帶你去;我遇到過幾個死了又活過來的人,所以我知道……。」

當天中午,那地理師似乎喝了不少,話講到後來,越來越含糊,話都含在口中,像是失靈的唱片,一次又一次跳針:「人……人不要……鐵齒,人在斷氣離開肉身前,一定會看到自己的一生,尤其是曾經做過的壞事,內疚的事,對不起人的事,沒……沒完成的事……,被咒怨的事……。」

地理師離開之后,那話語仍纏繞在某君的腦海一整天。

當天晚上,他躺上床上,遲遲難以入睡:心思電轉,清冷而又明晰:是嗎?人要在最後一刻,才會看到一生的影像濃縮嗎?

但看完人生的影像濃縮,接著不就永遠沉入無邊無際的闇黑之中了嗎?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ranjithsiji

有誰可以回到人間訴說那最後的時刻?

人,有沒有能力,在活著的時候,成為有主控力的影片放映師?

人,可不可以,自己主動把一生之中,永遠無法忘懷的畫面預先整理,把它自我剪接成一部有秩序的影像,在最後時刻來臨前,先放映一次給自己看一看?

一次就好,或者,隨時斷片也無所謂,就那麼一次,自己安靜看一次,自己人生的影片,自己演出的一生,尤其,那仍存著遺憾、咒怨的人生。

某君如此想著,便從床上爬起來,坐在書桌前,拿起筆,開始信手寫下一些故事,模擬自己在人生最後一刻會看到的畫面:像小時候,橫躺在汽車內胎充氣的游泳圈上,從河上游漂流而下,閉著眼睛,任由它順著河水,無拘無束向下漂流……,直到天黑,被無邊無際的闇黑暮色吞噬……。

闇黑的終點在那兒呢?在那兒呢?

本文摘自《人間三步》一書。

人間三步

  • 作者:吳錦發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19/08/2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