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戴上老花眼鏡:熟齡叛逆期不情不願地開始了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anaterate

把變老的勇氣,送給所有面臨人生中場困境,不知如何穿越的讀者!

如果我一定必須說出我踏入熟齡青少年階段的確切時刻,也就是所謂「無法再回頭」的時間點,我會選擇當我的眼科醫生告訴我「哎呀,您得配戴老花眼鏡了。」的那兩秒。

在那之前,我極力去忽略這件事,在日常生活中利用各種戲法去達到目的。在餐廳裡我使盡吃奶的力氣辨認菜單上的字,但是菜單上的字母却一個個消失,集體變成一灘無法辨認的漿糊。這種時候我就跟太太說:「親愛的,妳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模糊的菜單。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Free-Photos

幸運的話,我太太會想吃維也納小牛排。倒霉的時候,我就得不甘不願的舀起一勺一勺的薑味南瓜濃湯送進嘴裡,或者咀嚼一盤吃起來如同嚼蠟的豆芽綠葉沙拉。

但是我若自己單獨坐在餐廳裡,情況就會更棘手。

首先我會問,今日特餐是什麼?或者,餐廳有什麼推薦菜色?如果兩者都不得我的歡心,我就只能即興發揮了。比如說我會敲敲菜單上的某處,問服務生:「這道,您看看,您覺得這應該是前菜還是主菜?」

我經常許下願望,希望餐廳準備特別的菜單便利熟齡青少年們閱讀。這些菜單最好跟一扇門一樣大,然後由工讀生推到桌邊來,菜單上字體的大小是紙張規格DIN A1。為什麼總是只有我才想得出這些超棒、超實用的主意呢?

最後,攻潰我老花眼鏡防線的,是一張照片。「看,這個人你認識嗎?」一天早晨,我太太把手機舉到我的鼻子前問我。照片上是一個男人,看起來很像我,他坐在桌前閱讀報紙。但是他是真的在讀報紙嗎?或者….他的鼻子都快貼到報紙上了,難道他企圖把報紙上的字用吸的吃進肚子裡嗎?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suvajit

隔天我就去見了眼科醫生。

接下來第二天去找驗光師。

今天我擁有一副老花眼鏡,這副眼鏡並不醜陋,但是只要我一戴上它,臉上最後一絲青春氣息就消失殆盡。我坐在桌邊,看我的報紙,有人來跟我說話,我把眼鏡推到鼻尖,視線像越過花園籬笆一般越過鏡框。

光是在這個極小的姿態中,就集結了全世界所有祖父的形象。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AlessandroSquassoni

我太太覺得很煩,因為在這一周中我問了她無數次:「妳看到我的眼鏡了嗎?」

「哪一副?」她回答。

附帶說一聲,我同時也是個大近視。眼鏡我有兩副,其中一副總是不翼而飛,這真是一個讓我百思不解的世紀大謎題。有些熟齡青少年們為了預防這件事,就此與眼鏡形影不離,把它安上鍊子掛在脖子上,看起來好像一條鬥狗被綁在樹上。

昨天我的兩副眼鏡互通聲氣,一起私奔了。它們在嘲笑我,想整我。幾乎什麼都看不見的我家裡摸透透,跪在地毯上像一隻聞嗅眼鏡的獵狗,床下、馬桶旁我一邊打轉,一邊咒罵,罵眼鏡的祖宗三代,罵我自己的人生、我的年齡。對,我就是開罵了……。

兔子啊,這不過是個過程:熟齡叛逆期的安慰書

  • 作者:馬克西姆.萊奧, 約亨.古奇
  • 譯者:宋淑明
  • 出版社:臺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19/08/1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