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緹騎四出,海內不安:朱元璋廢除千年相制,成立錦衣衛

角樓雙虹。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錦衣衛的出現和壯大,既是封建社會發展的歷史產物,也是朱明王朝執意推行集權政治的一種邏輯結果。

收網殺人

老謀深算的朱元璋步步為營,已經悄悄地布下天羅地網,那邊的胡惟庸卻毫無所知,仍舊陶醉在迷夢之中。他把皇帝的信任當成真,就不能抱怨自己傷得深。

當時,吉安侯陸仲亨和平涼侯費聚都先後犯事,並受到朱元璋的處罰。兩人都非常害怕,胡惟庸便乘機暗中對他們進行拉攏。威逼利誘很快見到成效,兩人應邀到丞相府飲酒。酒酣之時,胡惟庸令左右退下,對他倆說:「我等所做之事多不合法,一旦被發覺該怎麼辦?」愚勇的二人立即變得惶恐起來。見此情形,胡惟庸便將自己的打算告訴他們,命他們暗中在外招集兵馬。

明太祖朱元璋畫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毛驤因為搜集情報的需要,開始多方主動接觸丞相,而胡惟庸也深知毛驤的重要性,對其進行拉攏,甚至一度引以為心腹。二人打得火熱,無話不談。為了招兵買馬,他命毛驤將衛士劉遇賢和亡命之徒魏文進收為心腹,並且拍著胸脯說:「我將來會用得著你。」

據說胡惟庸還嘗試暗中遊說李善長,甚至派出明州衛指揮林賢出海招引倭寇,以作為外援,同時還派元舊臣封績致書北元,向元朝嗣君稱臣,請求他們發兵作為外應。他還將許多重要的文書扣壓在丞相府,不願意及時報告皇帝……

有些事還沒發生,有些人還沒來得及聯絡,有些命令還沒有發出,就已經被朱元璋悉數掌握。所有這些,都離不開朱元璋的巧妙布置,也說明毛驤他們的偵察工作非常高效。

今人考證說,其中有些罪名完全屬有意栽贓和精心編織。著名明史專家吳認為,安置在胡惟庸頭上的諸多罪名,基本上都是捏造。不管是不是捏造,當朱元璋決定殺人的時候,沒有人能改變他的想法,更沒有人能打斷他的計畫。

李善長。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權勢過於膨脹的胡丞相,已經成為朱元璋的絆腳石,那他就不得不死!相權的上升,往往伴隨著皇權的下降,這是初登皇位的朱元璋尤其不想看到的。

就在胡丞相志得意滿的時候,一次致命的車禍打亂了他的計畫。

這一天,丞相的兒子在鬧市區兜風,由於車駕得太快,飛奔的過程中翻車了,丞相的兒子墜車而亡。胡惟庸為此心痛不已,立即下令將駕車的車夫殺死。朱元璋很快就得知了這一消息,不由得勃然大怒,命其償命。胡惟庸請求使用金帛補償車夫的家人,遭到朱元璋嚴詞拒絕。

胡惟庸感到害怕了,便與御史大夫陳寧、中丞塗節等人密謀起事,同時密告四方,下令那些依從於自己的武臣及精心培植的各方力量提前做好準備。

洪武十二年(一三七九)九月,占城國前來進貢,朱元璋很晚才得知這一消息。

皇帝大怒,下令徹查。胡惟庸和汪廣洋將一切罪責歸於禮部,禮部則推諉於中書省。朱元璋更加憤怒,下令將相關臣僚全部關押並追責。不久之後,汪廣洋被賜死,汪廣洋的小妾陳氏陪死。朱元璋得知陳氏是陳知縣的女兒,大怒道:「被沒入官的婦女,只能給功臣家。文臣怎麼可以得到?」於是命法司進行調查。調查的結果,牽連出眾多的違紀官員,對胡惟庸很不利。朱元璋認為,胡惟庸和六部屬官都應當被判罪。

第二年正月,塗節告發丞相謀反之事。被貶為中書省吏的御史中丞商皓,也告發胡惟庸的陰謀。朱元璋下令廷臣追查,迅速以「枉法誣賢」、「蠹害政治」等罪名,將胡惟庸處死。廷臣說:「塗節本來也參與陰謀,見事不成才檢舉告發,不可不殺。」於是朱元璋在誅殺胡惟庸的同時,也順便殺了陳寧和塗節。

在處死胡惟庸之後,朱元璋宣布自此撤銷相位和中書省,並且不允許子孫以任何藉口重設。

雖然大權在握,朱元璋對丞相始終懷有提防之心。除了李善長被早早安排退休之外,汪廣洋也曾幾度起落,直到被殺。等到胡惟庸任丞相時,朱元璋算是明白過來:換人不如改制。於是,他耐心等著胡惟庸出錯,在除掉丞相的同時,也藉機消滅了延續千年的丞相制度。

朱元璋撤銷相位,直接解決了明朝初期皇權和相權的衝突問題,使得皇權變得更加穩固,極大地加強了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

明代畫作中的紫禁城。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朱元璋此後親自處理各項政務,雖說有些辛苦,卻是樂此不疲。六部直接聽命於皇帝,各部尚書的權力四分五裂,被切割和分解。終明一朝,中書省再沒機會設立,最多只是內閣這樣的輔政機構俯首帖耳地為皇權服務,再無掀起風浪的機會。即便後來內閣閣臣的權力上升,超越六部尚書,但始終無法和明初的丞相相提並論。

從幕後走到臺前

在除掉胡丞相之後,朱元璋還做了一件大事:宣布成立錦衣衛。因為他看到了這種情報偵察機構對於剷除異己、懲治犯罪的作用。

朱元璋的情偵人員在與胡惟庸一番較量之後,取得了豐碩的戰果,而且鍛鍊了隊伍。情偵系統不僅隊伍壯大了,地位也提升了,獲得了朱元璋的極大信任,已經具備形成獨立力量的條件。為了維護專制集權的需要,他們迫切需要從幕後走到臺前,承擔起更為重要的任務。

洪武十五年(一三八二),朱元璋正式宣布罷黜儀鸞司,改置錦衣衛。也有學者認為,錦衣衛作為特務機構早就存在,至於洪武十五年改置的錦衣衛則是合併了儀鸞司和錦衣衛,其名稱也可以叫「錦衣衛親軍指揮使司」。

總之,特務機構從此公開化,取得了正式的「營業執照」,大大小小的特務也都取得了從業資格。

錦衣衛指揮同知馬順陪葬用牙牌。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洪武十八年(一三八五),朱元璋再次徵召一萬四千名壯漢充實到錦衣衛各個千戶所,使得這支由他直接統領的特別偵察隊人數將近兩萬。

在朱元璋的設計中,錦衣衛設指揮使一人,正三品;同知二人,從三品。錦衣衛下設經歷司,掌管公文往來與案宗,名義上是負責公文檔案之類,其實主要是掌管由皇帝下達的案件審判的詔旨。換句話說,錦衣衛是由皇帝直接掌握,別人不得染指。這種詔旨,或稱詔令,是專屬錦衣衛的用以執行特殊偵察和緝捕任務的指令,也可以認為是皇帝所賦予的特殊權力。因此,所謂「詔令」,既是錦衣衛的護身符,也是錦衣衛特殊身分的證明。詔令和錦衣衛一起,構成了皇權的特殊象徵。

除此之外,錦衣衛還設有鎮撫司。因為擁有自己的監獄和法庭,所以具備偵察、逮捕、審訊及判刑等權力。鎮撫司原本是錦衣衛的屬官,但遇事可以直接奏請皇帝裁決,有時就連錦衣衛指揮使都可以繞開,所以被稱為「詔獄」。

與明朝的軍制相應,錦衣衛的官職也允許世襲。錦衣衛的官校,除部分世襲之外,一般都從民間精心選拔。既要求身體強壯、孔武有力,更強調無不良紀錄。至於入職之後的升遷,除了依靠資歷之外,更需憑藉能力。

所有官校在入職之後,都要不斷培植忠誠於皇帝的思想。此外,還要格外強調保密紀律。不該說的,一定不能說。在執行任務和傳遞情報的過程中,這一條原則顯得格外重要。為了保證偵察行動的機密,錦衣衛的很多人員都曾悄悄地消失,又忽然地出現。他們經常在假裝失蹤之後,潛伏各處,悄悄擔負起各類偵察任務。否則,他們不大可能繞過丞相的耳目,還能把胡惟庸的人脈關係摸得那麼清晰而透徹。

除了擁有一些特權之外,錦衣衛還有明顯的標誌性特徵:穿飛魚服,佩繡春刀,腰間懸掛腰牌。《明史》記載:「其視牲、朝日夕月、耕耤、祭歷代帝王,獨錦衣衛堂上官,大紅蟒衣,飛魚,烏紗帽,鸞帶,佩繡春刀。」也就是所有祭祀等重大活動中,只有錦衣衛可以攜帶兵器,身著華衣,護衛左右。

另外,因為穿著緹衣,騎著快馬,所以錦衣衛也被稱為「緹騎」。所謂「緹騎四出,海內不安」,說的就是錦衣衛執行任務時的氣場和巨大震懾力。

錦衣衛。
圖片來源:截自鴻聯國際官方頻道 YouTube

錦衣衛是一支非常特別的隊伍,《明史》總結其職責是「掌直駕侍衛、巡察緝捕」。所謂「直駕侍衛」,應該是禁衛軍的職責,保衛皇帝,擔任警戒,始終是皇帝的貼身衛隊。所謂「巡察緝捕」,則是今天警政部門需要完成的職責,有偵察罪犯和抓捕犯人的權力。竊賊可以抓,貪官可以抓,什麼人都可以抓。此外,它還擁有著特別審判權,有審訊犯人和關押犯人的權力。這一點與衛隊及所有別的「衛」都拉開了距離。

所以說,錦衣衛什麼都像,卻又什麼都不像—我們或許可以稱之為「四不像」。但它對於朱元璋和明王朝來說,卻非常實惠,所以地位也非常重要。

錦衣衛的行動隱祕不顯,組織架構也神祕莫測,但它已經名正言順、光鮮亮麗地站在了歷史的舞臺之上。特殊的身分和角色,注定了這些身穿飛魚服、腰繫繡春刀的神祕衛兵,將長期在明朝歷史中扮演著特殊的角色。凡是被錦衣衛懷疑並且掌握到「證據」的案犯,不管有沒有危及明朝政權,都難逃法網。

相權的上升,往往伴隨著皇權的下降,朱元璋廢相使皇權更加鞏固。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歷朝歷代的皇帝其實都非常注意在朝臣身邊安插眼線,以此加強對臣僚的控制,一旦發現危機,也便於及早進行處置。宋代皇城司這種偵察機構的出現,標誌著封建社會對於臣民監控的升級。至於錦衣衛,我們不妨視為皇城司的升級版:組織更加嚴密,人員更加精幹,手段更加毒辣,效果更加明顯。

在擁有錦衣衛之後,朱元璋對臣民的監控可以變得不再那麼羞澀了,因為一切都已經制度化、組織化、程序化、合法化。朱元璋需要這一批忠誠的菁英衛士來看家護院。家是他的家,國是他的國,一切他說了算。朱元璋與生俱來的「樸素」的農夫「品質」,注定了他需要認真打造這樣一支隊伍。這支隊伍,始終是朱元璋的至親至信,完全出自他的有意提拔和重點栽培。

可以說,錦衣衛的出現和壯大,既是封建社會發展的歷史產物,也是朱明王朝執意推行集權政治的一種邏輯結果。

錦衣衛:紅蟒、飛魚、繡春刀,帝王心機與走向失控的權力爪牙

  • 作者:熊劍平
  •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2019/08/03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