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國語」運動追殺令從未休止!

意在推動國語運動的國語日報。圖片來源:wikipedia

本文作者為夏途島,原文標題:「國語」運動追殺令從未休止!,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最近,台大合作社在六月一次理事會開會時,其中一位理事以台語發言被制止。並在那次會議中,該理事會還通過決議「日後理事會會議以國語作為交流語言」。該名理事不服,在七月底的理事會上,再次以台語發言。結果會議主席施秀惠在會議中大力拍桌,並用手指著孫理事說出「你沒有資格發言」與「請你閉嘴」等言論。

施秀惠表示,之所以用主席職權禁止孫理事以台語發言,是因合作社理事會已於六月的會議中,表決通過由農經系官俊榮教授理事所提出的「日後理事會會議以國語作為交流語言」動議案。而這位農經系的官姓教授還在七月的這次會議上表示:「你有抽菸的自由,但不能侵害到別人的自由,因此會有菸害防制法、禁煙區」,並表示不反對孫理事私底下講台語,「但不能侵害到其他人開會的自由」。

以上是故事背景說明,相信這類事件在目前台灣是少數,一般人可能也不以為意,有耐心看完上面敘述的各位也算是心胸開闊,有誠心了解事情始末。

目前社會這類事件之所以極為少數,那是因為基本上許多人都接受了華語(俗稱「國語」)是通用語。在任何場合使用,都沒有意見,即使不被強迫,也會自然而然使用,或接受其他人使用。但今天我們把故事中的台語和華語角色對調,又會如何呢?

一個會議上要求所有參與者必須台語發言,而其中一位成員使用華語發言,當有人質疑他時,他表示使用華語是他的權益,這時候大家會有什麼感覺?

對啊!人家可能不會台語,使用華語發言有什麼錯嗎?

對,他可能不會台語,而且我們覺得一個人不會台語很正常。

那麼,我們為什麼預設每個人一定會華語?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受過國民義務教育,怎麼可能不會國語(華語)?

那麼,讓我們把時間調到七十年前,那時多少人會華語?

七十年間發生了什麼事?

這應該已經是國民基本常識,國民黨政府推行了國語運動,造成現在這樣一個華語社會。

這個大家習以為常的結果,本身就是粗暴的暴力造成的。

沒想到直到今天,我們還在繼續國語運動,一個台語人沒資格在公開場合講台語,講台語跟吸菸一樣是一種妨害別人的行為!

我們設想一下,如果今天台大合作社中有一位理事是美國人,他不會講華語,他只能在會議上講英語,會被罵「你沒有資格發言」、「請你閉嘴」嗎?甚至會有人對他說:「你有抽菸的自由,但不能侵害到別人的自由,因此會有菸害防制法、禁煙區」嗎?

不太可能吧!在今天這個大學要走向國際化,爭取世界排名的時代,有人敢做這種事?

可是,他們就敢踐踏台語,踐踏講台語的人!

最常為國語運動政策辯護的說詞,就是國家總要有一個共通語。我們姑且接受這個預設,那麼為什麼是以北京話為基底的華語,而不是其他語言?

由郝劭文主演的電影《狗蛋大兵》,重現了威權時期國語政策下,學生講母語被掛狗牌的畫面。圖片來源:Youtube 截圖

在國語推行時,全台灣使用華語的人有沒有到人口的一成都有問題。結果今天國家暴力造成既成事實,使用台語竟然變成了「倘若形成少數霸凌會議之多數、甚或政治化,勢將背離公民社會的價值。」真正少數霸凌多數的是華語使用者吧!

霸凌到多數淪為少數,然後過去的少數開始以今天自己為多數而洋洋自得。

許多台語人內心都有一個小小的語言警察,因為害怕被人嗆福佬沙文主義,公眾場合大多很少講台語。因為平時在外講華語講得太習慣了,甚至也就漸漸對台語生疏。加上在教育階段全是華語教學,潛意識裡把華語當成一種教育的語言,連帶對小孩的教養也以華語為主,這些都造成台語使用日益凋零。

一種語言如果不能在日常各種使用,特別又是被禁止使用,它就會變得沒用,於是就更沒人去學去用,然後它就會再更加沒用,這是一個惡性循環,這就是台語面臨的大問題。長此以往,不死也難。

像台大合作社這個事件,在許多人眼中是個小事,但許多小事累積起來,就會變成大事。要逆轉語言死亡的趨勢,一定要加強它在公共場域的使用,而這也是為什麼政府會制定《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理由。不管台大合作社如何自圓其說,他們的作為就是違反語言平權的精神,再這樣下去,所有本土語言都一定會死去,然後所有台灣既有文化也會跟著死去。

2018 年 4 月 12 日,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文化部長鄭麗君(中)表示,文化部將爭取編列設置台語頻道專案預算。圖片來源:中央社

如果我們還珍惜我們的台灣,就不該再沉默下去!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