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保衛中華民國」保衛了誰?──國民黨的種族歧視罪行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盧郁佳,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韓國瑜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的口號是「保衛中華民國」,指民進黨執政等於改國號實質獨立,等於亡國,而國民黨是保衛現狀獨立的。

這句國民黨數十年來的競選口號,定義了中華民國的敵人是民進黨,不是共產黨。

然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已表明,勝選後將簽署兩岸和平協議。郭台銘表示,若韓國瑜當選,蔡衍明將成為國民黨黨主席。蔡衍明曾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否認六四屠殺,「我知道並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死掉。」「我真的希望自己能看到統一的那天。」在在說明國民黨高層沒興趣保衛現狀獨立,意在統一,掛羊頭賣狗肉。

高喊「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偕國民黨、親民黨多位民代,沿用民主先賢蔣渭水組黨的黨名,組「台灣民眾黨」,更示範了假獨立真統一的極致。

台灣現狀獨立的敵人,是共產黨。明言保衛現狀獨立的,只有民進黨。那麼「中華民國的敵人是民進黨,不是共產黨」這句話要成立,前提是將「中華民國」掉換為「國民黨」。所謂「保衛中華民國」,除了保衛國民黨,沒有別的意思。那麼國民黨是如何等於中華民國的?人們為何會接受這種張冠李戴?

國民黨支持者對統一的看法,經常是:「統一,也只不過等於重回戒嚴。戒嚴也沒什麼,還不是活過來了」

  1. 「統一只不過等於重回戒嚴」否認了中共殖民中國的傷害程度,無視社會信用制度監視、維吾爾人集中營和香港反送中的慘劇。
  2. 「戒嚴也沒什麼,還不是活過來了」否認了戒嚴的傷害程度,相信統一就像重回蔣經國勤政愛民的繁榮安定美好舊日。表示戒嚴的真相仍未公開。
圖片來源:中央社

真相不公開,會有什麼影響?許多外省人感覺在台灣備受歧視,外省人的事本省人不懂。外省人懷抱秘密身世,支持統一、支持國民黨卻無法大聲說,凝聚認同的領袖如馬英九橫遭網民羞辱,自身也永遠不被信任,一直被思想檢查是否愛台灣,在中國又要被反覆檢查是否台獨。

其實外省人和本省人早已混血,雙方的差異不是生物上的。眷村題材影劇強調外省文化,似乎雙方的差異是文化上的,其實僅僅文化差異也無法導致敵視和恐懼。本省人和外省人,區別並不明顯。就像蘇丹的胡圖族、圖西族的區別,是德國和比利時殖民者的虛構,被當局和叛軍利用來製造屠殺。

外省人和本省人的差異,其實是透過差別待遇政策製造出來的

一,萬年國會

根據維基百科,1947 年,中華民國在中國選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憲法規定每六年改選。1949 年失去中國的政府來台,為營造繼續擁有中國領土的幻想,稱這些民意代表為「法統」──中國主權的象徵,宣布要等反攻大陸成功才可在中國改選,所以延任 43 年。565 位老國代,提了點滴、尿袋開會,不時被拍到議席昏睡。國會的意義等於北韓國會全票通過金正恩當選、人大宣布習近平當選,是獨裁者掌握的橡皮圖章。國代延任多少年,蔣中正、蔣經國當總統就能平平安安連任多少年。

法統是假的,阻擋台灣人選舉自治才是真的。

1989 年通過《第一屆資深中央民意代表自願退職條例》,但國民黨的外省老立委仍想繼續全面控制立法院。經 1990 年野百合學運抗議,1991 年李登輝總統讓老國代領高額退職金下台,1992 年才改選第二屆國代、立委。台灣戒嚴時期已是全球最長,其實假國會比戒嚴還長

二,公務員高普考各省定額

根據許雪姬、張麗雪的論文,中華民國 1948 年高普考名額,中國大陸各省 540 名,臺灣省 9 名。1950 年在台灣恢復高普考時延續這項定額,台灣省增加一人。本省人雖佔人口 87%,只佔公務員 2 到 4%,外省人佔 96 ~ 98%。新疆、青海、西康、外蒙等報考人數比錄取名額少。到 1992 年廢止前,中國大陸各省 551 名,台灣名額最後增加到 22 名。

這兩項政策,都定義了:極少數外省人是統治者,而多數的本省人和外省人是被統治者。後來配額雖然廢止,台灣的社會福利預算,卻被軍公教福利大幅吞噬,導致高普考擠破頭。透過眷村、宿舍、薪餉、配給、子女教育補助、軍公教福利社折扣品、榮民醫院、退休金 18% 優存利率等保障,國民黨為自己創造了一支效忠的鐵衛屏障、血肉長城

三,文化歧視政策

根據張嘉容〈一路在政治社會變遷中走來的歌仔戲〉一文,1956 年「說國語運動」,學校講台語和客家話要罰錢、掛狗牌。1963 年《廣播及電視無線電臺節目輔導準則》規定「方言節目不超過百分之五十」。1971 年廣播、電視的台語節目,每日限播兩首台語歌。1972 年,閩南語節目(包括電視劇、布袋戲、歌仔戲以及廣告)每天每台不得超過一小時。晚間六時半以後電視黃金時間,閩南語節目限一台播映。1976 年《廣播電視法》規定「電臺對國內廣播播音語言應以國語為主,方言應逐年減少」,創造了國語歌仔戲。1977 年起,歌仔戲消失了兩年。

1980 年,新聞局長宋楚瑜說:「根據廣播電視法第二十條規定:『電台對國內廣播播音語言應以國語為主,方言應逐年減少。』鑒於目前尚有部分年長同胞不懂國語,因應此項客觀因素,一時未便嚴格執行;惟自將注意此一規定,以期逐漸朝向此一長遠目標努力進行。今後各電台方言節目將逐漸減少,到全部以國語播出為止。」

根據洪德麟的研究,台灣 60 年代每年有逾 4 千種本土漫畫出版。1966 年國立編譯館開始審查漫畫,每年通過者不到一成,導致日本盜版漫畫崛起取而代之。

1970 年台視播出黃俊雄台語布袋戲《雲州大儒俠》,紅極一時,1974 年遭新聞局以「妨害農工商正常作息」、「推行國語運動」等禁播。1982 年才解禁。這些禁令貶低、扼殺了本省大眾文化,官方提倡的國語影劇、京劇獨占較高位階。

由郝劭文主演的電影《狗蛋大兵》,重現了威權時期國語政策下,學生講母語被掛狗牌的畫面。圖片來源:Youtube 截圖

透過上述的種族歧視政策,政府創造了外省人和本省人的資源差異。利用這種差異,創造了外省人、軍公教、國民黨支持者大面積重疊的三位一體。遂產生了下列三大神話:

軍警公教「吃國民黨的奶水長大」

軍隊、警察、情治、司法、公務員、教育系統遲遲無法國家化,未能獨立於國民黨之外。反服貿時,一名頭盔警察揮棍毆打示威者,被拍下照片,廣為流傳,面貌清晰,但過了五年,司法系統仍未找到犯案警察。反服貿學運遭遇統派黑幫白狼暴力威脅,要求警察逮捕現行犯,國民黨嘲笑學運者「不是跟警察對立嗎?怎麼遇到黑道又要找警察」。

美國政府在鎮壓死傷後,痛定思痛,調查檢討,立法限制鎮壓武力,矢言絕不可再拿槍口對人民。然而卻有台灣警察相信國民黨等於中華民國,以國民黨的私人武力自居。不只俗諺稱「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許多軍公教退休族群都相信,薪水是國民黨給的。他們享用的資源來自全體納稅人,卻深信自己是「吃國民黨的奶水長大」,這當然是政治分配不公的結果。在種族歧視的長期政策結束後,效果仍自動延續了數十年。

戒嚴時期執行白色恐怖的公務員從未被問責,因此少有公務員敢於對貪腐等內部犯罪吹哨。例如華航洋菸案等弊端,在曝光之前,集體噤聲壓力形成的共犯結構牢不可破。

這都是台式轉型正義「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所製造的罪惡。

「要是沒有國民黨,外省人都得去跳海」

許多支持國民黨的外省人,很可能本身是國民黨的受害者,例如王曉波是台大哲學系事件的受害者,洪秀柱是白色恐怖的受害家屬,但為了活下去,他們認同國民黨反而更加堅定不移。2014 年,教育部課綱微調的檢核小組召集人、世新大學中文系教授王曉波表示,蔣介石殺反對者不是從台灣開始的,蔣在大陸清黨,殺反對者四十多萬人;國民黨在台灣二二八事件只殺兩萬人,相較之下二二八是小 case。

就如中國政府視六四屠殺為維持統治穩定所必須,這代表了流傳於外省人之間的一種看法,認為二二八若沒流血鎮壓,外省人都會被本省人趕去跳海,換來六十年繁榮安定很值得。

此,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在《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中,交叉分析解密檔案、國際情勢,證明二二八不是意外擦槍走火,而是政府有計畫地布樁生事,製造藉口鎮壓。在政府大員接收日產、台產,貪腐頻傳之際,軍統、中統兩大特務系統,沿襲在中國一貫作風,在台灣僱用流氓製造衝突,謊報戰情讓蔣介石派大軍來台鎮壓,目的是種族清洗。

政府大規模謀殺善後委員會的仕紳、醫生、報人、校長,外省族群反而成為國民黨犯罪的代罪羔羊。事實不是政府發兵保護外省民眾,而是不惜犧牲外省民眾,任憑他們暴露在本省民眾怒火下,也要達成種族清洗。要是沒有國民黨,外省人根本不用怕「被跳海」。

「外省人也有窮的,所以問題不在省籍,是階級」

只要談到少數外省人的特權地位,就會有人拿窮苦老兵出來坦,說問題不在種族,是階級。廣大的底層外省人,就成了統治階級脫罪的提款機。其實外省人所受的剝削同樣深重,50 年代初《戡亂時期陸海空軍軍人婚姻條例》與《軍人戶口查記辦法》禁止低階士兵結婚,士兵滿 40 歲、士官滿 50 歲、士官長 58 歲才能退役,在此之前不能結婚,1959 年才解禁。為了補償,政府發給他們戰士授田憑證,約定反攻後分土地,後來也證明是謊言。

白色恐怖迫害外省人,更不手軟。1949 年,山東煙台聯中校長張敏之帶了 8 千中學生逃到澎湖,澎防部司令強擄學生從軍,校長營救學生,卻被以匪諜罪名,和師生一百餘人被槍決。倖存學生從軍受虐、被溺死、女生被強暴。報導只說槍決匪諜七名。

既然「槍決匪諜七名」就是人們記憶中所知的戒嚴,當然覺得戒嚴沒什麼,以統一的形式再來一次也無妨。但實際統一後,中共的種族歧視政策,優惠的絕不會是外省人、軍公教、國民黨支持者,而是下一波數百萬中國移民構成的統治階層。屠殺、肅清、壓榨的對象,也不會限於本省人。

統一跟戒嚴時期的共通點,只有一件事:不分省籍,大多數人都會是受害者。

期盼有一天,張家的故事及澎湖山東流亡學生的故事,出現在臺灣的中學教科書中。圖片來源:黃謙賢

戒嚴時期,國民黨政府以外省人為基礎擴充軍公教和特權企業,以軍公教家庭為基礎擴充國民黨支持者。只要有人批判國民黨做了什麼,他們眼中看到「國民黨」三個字,腦中自動代換為「外省人」。他們深信外省人就是國民黨,所以罵國民黨就是罵外省人,就是種族歧視。統獨議題,實際是種族議題,和戒嚴政策牢牢糾結在一起。

如果避而不談種族議題的深遠影響,每當民進黨執政,國民黨支持者就視為白色恐怖再臨而噤聲,那麼韓國瑜現象只會週而復始爆發,假保衛國民黨真統一。要維護台灣的現狀獨立,就必須把真相說清楚、講明白,真正終結種族歧視,解除認同枷鎖,開啟平等機會。民進黨執政時,我們需要一個比民進黨更進步的在野黨,而不是比民進黨更保守的國民黨。國民黨在野根本無法負起監督之責,只能帶著台灣倒退嚕

政府雖為二二八道歉,卻從未為種族歧視的制度道歉。我們需要完整的轉型正義,徹底調查,懲辦,道歉,賠償。從連戰、宋楚瑜,到執行陳文成命案的調查員,都必須曝光戒嚴時期的罪行、接受問責。

種族歧視是獨裁者製造出來癱瘓民主的發明,它會自動永續傷害所有人。只有真相才能終結歧視。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