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一心專欄》辛巴轉大人

圖片來源:取自獅子王電影預告畫面

第一首經典曲目 Circle of Life 伴隨非洲大草原出現,我馬上就流下了眼淚!這是什麼神曲!實在太感人了!

From the day we arrive on the planet and blinking, step into the sun,
there’s more to see than can ever be seen, more to do than can ever be done.

There’s far too much to take in here, more to find than can ever be found,
but the sun rolling high through the sapphire sky keeps great and small on the endless round.

It’s the circle of life and it moves us all through despair and hope, through faith and love,
till we find our place on the path unwinding in the circle, the circle of life.

經典片頭甫結束,螢幕才打上 Lion King 的片名,有霸氣!

一開始還有進入國家地理頻道的感覺,不久動物們開口說話,我們立刻可以毫無懸念找到認同的角色。辛巴,代表每個人的出生,都是帶著祝福與榮耀,無憂而天真,然而,青少年階段,我們太迫不及待證明自己,把莽撞當勇敢、把輕率當自信。

擬真版電影《獅子王》上映,票房熱賣。圖片來源:取自電影預告畫面

辛巴的叔叔刀疤(Scar),可以是任何一個長歪了的大人,他看中了辛巴急著轉大人的心情,抓住辛巴「很怕被看不起」的心態,來加以操弄陷害,兩次讓辛巴闖入險境,第一次,父親木法沙成功救援了辛巴和娜娜,但第二次,木法沙為了營救在發狂奔牛群中的辛巴,戲劇性地死亡,雖然兇手是刀疤,刀疤卻用言語操弄,讓辛巴認為是他自己害死父親的,並叫他趕快逃走。從此,他背負著罪咎感,展開了自我放逐的旅程。

遇見丁滿(Timon)與彭彭(Pumbaa)兩位及時行樂的朋友之後,他也經過了一段無憂無慮(Hakuna Matata)的生活,後來因為娜娜的出現,愛情激越了他被動退縮的人生觀,在娜娜失望離去後,智慧老者花臉山魈拉飛奇(Rafiki)引導他看見自己的水中倒影,看見父親仍然活在他的體內。抬頭仰望天空,出現父親木法沙的輪廓。

其實,不論是木法沙,或是從每一顆星星俯視人間的國王們,代表的都是曾經在這塊土地上努力過的英靈,重新連上英靈,使他從失憶中醒來,記起了自己的使命,決定歸返家園,直面過去的羞愧與遺憾,承擔責任,重新恢復大地的榮耀,並將那敬天愛地與萬事萬物共存共榮的價值,傳承下去。

兩個小時的電影,幾乎沒有冷場,有鬆有緊,歌曲好聽,想要跟著一起跳舞,看完時驚覺,怎麼那麼快!

《獅子王》的故事,可能因為是探討人類潛意識中非常根本的故事原型,所以,才能獲得全球觀眾如此巨大的共鳴,歷久不衰吧!

《獅子王》電影中的角色引發觀眾共鳴。圖片來源:取自電影預告畫面

之前動畫版的《獅子王》配音,或故意讓反派用黑人腔,而皇室成員就是白人腔或英國腔,引來種族偏見之譏嫌,就好像在兩蔣時代的影視作品,

反派或沒知識沒水準的人物,都講台語,而高級知識分子、正派、主角,都講華語。

2019 的擬真版,所有主要角色幾乎都是黑人演員配音,只有丁滿與彭彭這對寶的配音選擇白人喜劇演員。

二、三十年前,這些迪士尼動畫創作的時代,跟現在真的不一樣,社會更開放多元了,人的觀念也進步了,如果用現在的標準來評斷,那些動畫真的都是有父權、異性戀霸權、物化或弱化女性…等等的缺點,我想那也就是為什麼,迪士尼要重新製作這些電影,讓我們的下一代,可以有更符合當代價值觀的新童話,陪伴他們長大。

讀到 CNN 2019-07-17一篇報導,訪問南非歌手 Lebo M,Circle of Life 這首歌開頭那幾句祖魯語吶喊,就是他唱的,也是他的靈感,對當時的他來說,一個在南非出生、卻因為種族隔離迫害、而流亡到美國的年輕人,辛巴的故事,就是他的故事。刀疤讓他想到的是種族隔離政權,而木法沙代表的就像是曼德拉為南非帶來自由解放的真正王者。因為他好愛這個劇本,在還沒有正式被雇用參與製作時,他已經將自己完全投入了!

原文發表於 三際信息站,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