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地方包圍中央2.0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江昺崙,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國民黨總統初選於 7 月 15 日公布結果,由高雄市長韓國瑜勝出。韓國瑜的民調領先第二名的郭台銘將近 17%,可說大獲全勝。

回顧初選期間,4 月 17 日郭台銘霸氣登場,許多國民黨菁英轉而支持郭,頗有取代韓國瑜之勢。但 6 月 13 日民進黨總統初選結束之後,蔡英文聲勢回穩,韓國瑜支持者(以下簡稱韓粉)出現危機意識,加上韓國瑜在台灣各地巡迴造勢,於是創造出堅定團結的氛圍,許多韓粉激情喊出:「非韓不投,無韓郊遊」以及「你越黑韓,我越挺韓」等等口號——雖然對於年輕世代來說,韓粉的激情口號根本像是反串

的確,在國民黨民調之前,包括筆者在內,綠營支持者都判斷:相較於霸氣總裁郭台銘(經濟牌很難抗衡),韓國瑜是比較弱的對手,因為韓的政策接連跳票,還落跑參選,最近還在高雄觸發「模範生超級變變變嗆韓大賽」,弄得灰頭土臉。所以應該在初選的時候灌票給韓國瑜、氣跑郭台銘。

圖片來源:中央社

以韓國瑜目前的選戰策略來看,要打贏總統大選是很困難的。韓國瑜主要的兩岸政策是「九二共識」,但偏偏今年發生了香港反送中運動,而韓國瑜年初又大方走進過香港中聯辦,讓韓陣營一時騎虎難下;而韓國瑜的經濟政策是鎖定中台貿易,他年初大聲呼籲要開放自由貿易港區,強化對中經濟連結,不過此時爆發中美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以關稅反制,並圍堵華為的 5G 產業鍊,也等於吃掉了韓國瑜原本要出招的對中經貿牌。

所以 2020 年總統大選這一局,對照民進黨的穩健戰略,例如卓榮泰、鄭文燦及蔡英文陸續前往(過境)美國,安定美台局勢,國民黨韓國瑜的「當中美塞子不要當棋子理論」顯得十分薄弱,甚至不知所云。筆者認為韓國瑜是想表達台灣夾在中美賽局當中,理應走出自主路線,不要受兩強控制,但實質內容是什麼,或許連韓國瑜自己都講不清楚。

但重點來了,韓國瑜雖然在總統大選上處於劣勢,他最強大的靠山是來自於地方基層力挺,所以國民黨總統大選雖然不樂觀,但可藉由韓國瑜的魅力,拉抬地方分區立委的聲勢,對民進黨最糟的情形是,總統小勝,但區域立委席次大減,傳統票倉的支持者流失。

要怎樣判斷韓國瑜的基層實力?其實可以分析韓國瑜的巡迴造勢就可略知一二。光就造勢本身,就很多問題可以談:過去國民黨自 1995 年直選以來,完全沒有辦過總統初選的經驗,都是黨內安排好後,唯一提名過關(唯有 2015 年發生過臨時更換洪秀柱為朱立倫)。所以這次是國民黨首次辦理總統候選人全民調初選,而韓國瑜更是首位「被動登記」及「初選期間全國造勢」的候選人

「初選期間全國造勢」原本是一件很離奇的事,畢竟韓國瑜一開始說不會選上市長就接著去參選總統,後來改說是被動參選,最後竟然很自然地辦了 5.5 場全國造勢大會(高雄算 0.5 場),而且每一場都是地方首長等級的造勢大會,都是一般選戰到了最白熱化的時候才會灑錢動員辦下去的規模。而且造勢大會不同於買廣告文宣,造勢成功的關鍵在人頭,人頭稀少就等於造勢失敗,會有反效果;相反地人頭多就能捲動更多人氣,就能獲取更多政治籌碼,以小搏大。

通常黨內初選不會舉行這樣的造勢大會,因為動員群眾(人頭)往往會動用到黨組織,而幹部及黨員也會擔心動員支持群眾後,會導致無法彌補的內部裂痕。難怪曾任國民黨黨主席的朱立倫,會在廣播專訪表示:每週造勢,不太像初選該做的事情(《自由時報》6/24 報導〈韓國瑜每週造勢 朱立倫:適可而止〉)。

所以韓國瑜能無視其他候選人,舉行全國造勢,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他不太需要黨組織」。

這並不是說韓國瑜跟國民黨基層的關係不好,相反地,他是利用國民黨基層對保守的黨中央不滿,跳過黨組織,與地方派系合作來接基層的地氣。韓國瑜與地方派系共生,一方面可以獲得人力與資金的奧援,一方面可以藉此做槓桿操作,例如傅崐萁就能藉此坐大。

我們用韓國瑜的造勢行程,一站站來分析:

第一站,6 月 1 日台北凱道,韓國瑜在凱道造勢、直指總統府,是很大的槓桿操作,萬一活動不如預期,可能會軍心潰散。不過韓國瑜得到妙天黨及各路地方派系奧援,根據媒體報導,妙天不但花費鉅資,金援千萬左右,連行政團隊都跳下去血汗支援。最後造勢大會非常成功,宛如宗教大會的現場,將韓粉的士氣順利拉抬起來。

這也是韓國瑜反攻郭台銘的起點,郭台銘雖然可以鋪天蓋地買廣告,學民眾搭捷運,但無法創造激情。用行銷的說法,就是「郭董」作為品牌,缺乏線下體驗與市井口碑,無法把聲量轉換成銷量。最終郭台銘只有一場 6 月 30 日在板橋的造勢活動(園遊會)。

另外事後諸葛一點,台北萬人空巷的現場,可能拉響了柯文哲陣營的警報。首先就是活動前柯文哲到雄中演講被卡,他說「東廠殺人不一定要皇帝同意」,還有韓粉抱怨柯文哲不同意「凱道夜市」等事件,然後柯文哲在活動後提到韓的「粉身碎骨說」時表示:「中華民國不要粉身碎骨就好了」言論。對照去年柯文哲與韓國瑜惺惺相惜的關係,台北場可能間接導致了柯文哲與韓的決裂之勢

台北的造勢成功,但接下來的地方巡迴才是挑戰。第二站花蓮,並不是都會區,如果要維持台北聲勢,一定要經過許多精密地安排。

韓國瑜花蓮造勢。圖片來源:中央社

第二站,6 月 8 日花蓮東大門——第二站不是在大型都會區,而是在東部,也是比較違反選舉常識的——之所以會移師花蓮,很明確就是因為花蓮王(傅崐萁)大力挺韓。

花蓮王願意出兵相助,很大一部分是想透過韓國瑜操作槓桿,解決他目前的弊案困境。根據多方媒體報導推論,傅可能最少會跟韓要一席不分區,至多交換到立法院長(或同等職位)等條件。

果不其然,花蓮場克服萬難(場地及交通食宿等等先天條件限制),造勢成功,韓與傅也達到相互拉抬的效果。

第三站,6 月 15 日雲林斗六人文公園。第三場辦在雲林,也非都會區,就是要傳達雲林張家與韓國瑜密不可分的訊息。

我們無法知道這些造勢活動實際花了多少錢、動員多少人頭,但從已知資訊來看:為了讓活動順利進行,雲林縣政府事先規劃了容納 2100 大客車、1800 台小客車的停車位,以及將近 400 名警力(雲林縣總警力約在 1700 名左右),可以說是用最高的規格在舉辦這次活動。

眾所皆知,張家的勢力範圍除了雲林之外,還有各級農會、農會金融機構及水利會(台灣農田水利聯合會會長林文瑞為親張派)等機關。重點是 2020 年之後,全台灣的水利會都會收歸國有,屆時中央政府(農委會)可以直接指派各水利會會長,所以對雲林派系來說,2020 這一役也是至關重要。

另外,彰化跟雲林因為相隔一條濁水溪,有農業生產等相似條件,有著地緣的共生關係。例如想要選彰化縣第四選區(員林、社頭、田尾、田中等區)的蕭景田(現為中華民國農會理事長),都有出現在造勢舞台上,緊靠韓國瑜身旁。蕭景田過去雖然有殺警疑案,也曾在立委選戰敗於魏明谷之手,但因魏明谷落選,現任立委陳素月不夠強勢,所以蕭景田此次來勢洶洶。可能藉韓國瑜之氣勢捲土重來。

另外,彰化第三選區(溪湖、二林、北斗、溪州等區)的國民黨提名立委候選人謝衣鳳,她是前立委鄭汝芬的女兒、彰化縣議長謝典霖的姐姐。謝家是彰化南部霸主,事業跨足天然氣及有線電視。上次選舉,鄭汝芬因為局勢關係,敗給民進黨洪宗熠,但這次謝衣鳳初選就將與韓國瑜合照的看板高高掛起,爭取韓國瑜加持,選情可能回穩。

簡單來說,這一次韓國瑜出線,對於雲林彰化地區的國民黨立委候選人來說,應該是利多的消息。

第四站,6 月 22 日台中,台中是台灣第二大都會區,又是國民黨執政,所以也是兵家必爭之地。

可以觀察的是:起先一開始顏家並未表態,副議長顏莉敏還說「以當日行程為主」不一定出席造勢。因此韓國瑜在造勢之前,親自前往拜會顏清標家族,最終顏家由顏莉敏代表,率 20 多位藍營議員出席造勢。但中彰投的首長皆未出席,盧秀燕僅私下以主人身份,低調宴請韓國瑜,引來韓粉非議。

第五站,6 月 30 日新竹竹北。這一場原訂是 29 日在屏東,但屏東市因故取消,緊急改成新竹場。雖然外界並不知道真正屏東取消原因,但估計韓國瑜的造勢是跳過黨務機器,除台北之外,必須仰賴地方派系以及行政系統支援,所以若無地方首長力挺,很難順利舉辦

原本要主辦的屏東市,市長是國民黨籍林恊松,但屏東市是縣轄市,隸屬於屏東縣之下,所以市長沒有警力等等指揮權。屏東場會流掉,也並非意外之事。

屏東場緊急改為隔日新竹辦理,而且是在新竹縣竹北市,應是縣長楊文科出面救援之故。

新竹縣縣長楊文科,曾任中科管理局局長,主辦中科二期雲林虎尾科技園區,在台中、雲林都有良好的政商關係。因此楊文科願意此次出面救火,應也有這層地緣因素。起初造勢主辦方想要借新竹高鐵前大草皮,但地主交通部鐵道局不願出借,最後臨時由新竹縣政府及竹北市公所出借縣府前廣場,也同意讓攤商進駐舉行「國瑜夜市」。但辦完造勢之後,縣長楊文科也坦承出借縣府廣場確實不妥,之後不會再出借給政治活動使用。

第六站,原訂 7 月 6 日在高雄,高雄造勢場為初選前的黃金週末,也是韓國瑜的本營,理應進行最熱烈的造勢活動。但高雄場卻在 6 月 23 日左右宣布取消,理由是因為擔心登革熱群聚感染。

但7月初,高雄市觀傳局局長潘恆旭卻緊急推出 7 月 5 日到 7 日的「高雄觀光日」,號召觀光客來高雄「買光、吃光、花光」。一般縣市政府如果要推廣觀光節活動,應該會提早至少一個月至 10 天進行宣傳,但觀傳局記者會發佈時間是 7 月 4 日,距離活動只剩一兩天,活動前更發生艾斯移動公司的「觀光日文宣抄襲事件」,可見行政程序非常緊急,統籌方面出現一些問題。

其實,若擔心登革熱疫情會因為群聚感染而擴散,又怎能號召民眾到高雄觀光?若市長有心防治登革熱,又為何每個週末都忙著巡迴造勢?

因此外界推估,避免登革熱而取消造勢只是個藉口,實際上韓國瑜在高雄的狀況並不樂觀,所以才會緊急推出游擊式的「觀光日」活動。

當然這都是外界猜測,但唯一可確定的是,韓上任以及待在高雄的時間太短,尚未完全整合地方派系,加上與王金平決裂,所動員能力不如預期。未來高雄可能成為韓國瑜大選的阿基里斯腱。

綜觀韓國瑜出線的結果與過程,或許可整理成幾點小結:

  1. 韓國瑜在國家政策上很弱,特別是遇到 2019 中共亂局,總統選舉方面暫居劣勢。
  2. 但韓國瑜成功創造出一批狂熱的支持者,擊敗郭台銘,會對國民黨區域立委選舉帶來很大的幫助,地方派系如傅崐萁、張榮味等人也會藉此進行政治交換。
  3. 回顧韓國瑜造勢地區及結果,可以看出初選前「韓家軍」主力在哪裡。比起花蓮雲彰等地,韓國瑜反而在都會區是比較不穩固的。

韓國瑜出線,或許在網路上是一面倒的奚落之聲,但在地方市井可能就完全不這麼一回事,韓國瑜給民眾的印象,會隨著接受資訊的清晰程度,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面貌。總之,2020年不可不慎重應戰。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