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拋棄憤怒包袱,為自己的選擇承擔責任

獨自面對自身處境,解決問題。 圖片來源:Pxabay / 作者:StockSnap

當我們責怪他人時,是將選擇的權力交付他人。我們只能獨自面對自身處境,找出人生的答案。

有一位來訪者在講述了自己的情況後,希望從我這裡找到正確的做法。他以「你身為諮商心理師,見過很多案例,應該知道怎樣是好的」為理由,理所應當地認為我應該給他關於心理學與人生的答案。

我使用了諮商心理師常用的方法:用問題去回答問題。我常常會問:「我很好奇為什麼你在這個時候問這樣的問題?」這種小技巧常常能夠使話題的焦點重新轉移到來訪者身上。可是幾次下來,他都能夠再次回到向我索取建議的話題上,他始終不忘那個我「欠」他的答案。於是,我告訴他:「你是自己心理問題的終結者,答案就在你自己身上。」

我使用了諮商心理師常用的方法:用問題去回答問題。
圖片來源:Pxabay / 作者:cvpericias

這個回答徹底激怒了他,他開始表達對我的失望和憤怒。他很篤定地說:「你真的很差勁,我對你很失望,對這個諮商很失望。我感覺諮商給不了我想要的效果,你幫不了我。」

我耐心地等他說完,然後平靜地回應他:

「我能感覺到你對於一個不能提供答案、給你建議的諮商心理師非常失望。彷彿你把巨大的希望寄託於他,期待他能夠指引你走出困境,可惡的是他居然告訴你,你自己才是問題的終結者。」

聽到這個回應,他向後一仰,彷彿被某種東西擊中,半天沒有說話。

你自己才是問題的終結者。
圖片來源:Pxabay / 作者:Pexels

後來,他把話題轉向了關於選擇與責任問題的探討。他意識到自己一直在向「權威」尋求一個「正確的」答案,用「權威的正確性」來判斷自己的選擇和行為。過去他從各式各樣的「權威」那裡,獲得關於人生選擇的各種「答案」。剛開始得到一個答案時,總能讓他感到精神振奮,相信精彩的人生、圓滿的生活、極致的幸福已經唾手可得。可是,每當他開始相信後,隨之而來的是無盡的失望。「權威」的答案依然是對的,可是他發現「正確的答案」無法給他帶來任何意義,他沒有辦法參照別人的經驗,做出符合自己處境的正確選擇。

過去他從各式各樣的「權威」那裡,獲得關於人生選擇的各種「答案」。
圖片來源:Pxabay / 作者:succo

隨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在下一次的諮商中,他告訴我情況開始發生變化。儘管他依然沒有很快就改變當下的處境,但是他開始意識到,很多事情需要自己承擔責任。所以,他開始依靠自己的判斷做出一些選擇,這使得他在工作中面臨的困境出現了轉機。

他開始意識到,很多事情需要自己承擔責任。
圖片來源:Pxabay / 作者:skeeze

從這位來訪者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表達憤怒」與「責怪他人」的區別。這兩者表面看起來有同樣的動作,但在人們心中卻是兩種截然相反的態度。在人與人的關係中,權力的爭奪一直存在。當我們責怪他人時,是將選擇的權力交付他人,就像在諮商中不斷期待得到「權威、正確的答案」一樣,我們認為自己無法為一項選擇承擔責任,於是將這個選擇權轉移給他人,期待從別人那裡得到答案。可是,

人生體驗的不可替代性,讓我們只能獨自面對自身處境,因此我們每個人都無法提供關於他人生活的正確答案。

本文摘自《情緒重建:運用九種認知技巧,重新和情緒做好朋友》一書。

情緒重建:運用九種認知技巧,重新和情緒做好朋友

  • 作者:曾旻
  • 出版社:橡實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5/0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