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忠憲專欄》哲學的重要:切膚之痛

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圖片作者:維基百科

在我昨天的貼文「哲學的重要」,學弟在下面留言:「少了切膚之痛」,看到這句話不斷地在回想我到底有什麼不好的經驗?在念國中之前的小學,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有時候跟著爸爸去做工,班上的成績應該是在一半之後,雖然做工的時候,在各種車子包括垃圾車下面爬來爬去,很髒很臭很累,但總覺得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進入中學以後開始唸書,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可以唸書,於是就把目標設在「第一名」,維持在「班上第一名」,努力爭取「全校第一名」,非常的用功,我覺得我中學的時代應該是屬於那種念 20 個小時才能夠第一名的族群,想說過一段困苦的日子上了大學之後就好了,這段時間努力的程度真的是廢寢忘食,人在如此緊繃的情況之下,精神一定會產生問題,有時發作頭會去撞牆壁,壓力大的時候會喃喃自語。但幸好都沒有什麼精神崩潰之類的情形發生,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在這樣緊繃的壓力之下,第一名的目標有達成,每個月學校會頒奬,上台去領這個奬常常是讓精神不崩潰的解藥,或許這就是走在鋼索上的平衡,但是考試寫不完的惡夢,好像一直持續到我當教授之後還做了幾次。

大學指考為考生加油的布條。圖片來源:中央社

進入大學當然遇到一群只要唸兩個小時的第一名,突然之間整個世界有所轉變,我常常在想,幸虧我唸了一所綜合的大學,裡面有各式各樣的活動跟不同的人,非常的熱鬧,可以把注意力從第一名的情節上面移開,或許這是另外一種逃避現實的做法。比較大的大學,有比較多的事情,有比較多的人,也會有比較多的價值,比較多的五光十色會對年輕人產生微妙的影響。因此我總覺得大學要念比較大的,這也是我在台北唸完書,到德國留學只挑大城市的原因之一。

我家的經濟狀況很不好,父母沒有理財的知識負債累累,一直到我唸完書回來台灣之後還是一樣,我不想承擔這些債務,反正出國也沒有拿家裡一毛錢,總覺得自己沒有替別人還債的義務,於是逼著爸爸把爺爺留下來的房子賣掉還債,雖然丟臉但是一種務實的做法,自己有價值的人比較不容易受到情緒勒索。

其實我很感謝家裏的經濟狀況這麼不好,父母疲於奔命工作,沒有時間管小孩,要不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可能就找不到人生的價值。

我不知道我自己有沒有切膚之痛,或許還沒有被逼到絕境的人都沒有資格為別人代言。

圖片來源:李忠憲 臉書

我逼自己唸書第一名、考奬學金出國留學、學德文、跑馬拉松,幸虧這些事情都是我逼我自己做的,亞歷山大.洪堡:「教育的結果完全取決於一個人因為自我的規劃和影響下的工作能力」,如果是別人逼的應該就不一樣。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絕對領先的天才,即使有一段時間是,但你也不可能一輩子都在念書兩小時第一名的圈子裡面,所以哲學很重要。

人不會因為變老而停止追求夢想,人是因為停止追求夢想而變老。
~馬奎斯

原文出自 李忠憲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