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兄弟鬩牆?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南北韓關係

圖片來源:中央社

南北韓關係隨著國際政治與情勢的變化,反覆上演著接觸與協商、敵對與疏離的過程,至今仍舊沒有找到最佳的解決方法。

橫亙在南北韓之間的非武裝地帶是一片海,受冷戰浪潮拍打的海上有一座橋。這座橋舖上了道路與鐵路,人們往來,物資流通,橋樑也跟著拓寬,曾經處於敵對的海,變身為合作的空間。不過在南北韓關係中,晴朗平和的日子並不多,大部份的時候是風雨交加、打雷閃電,交流中斷而橋樑消失,最後非武裝地帶又再變回了海。韓國人被無法跨越的海包圍,住在不是島的島裡面。

不歸橋往南韓一側的警告標誌,警告前方便是非軍事區的軍事分界線。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Edward N. Johnson

有橋樑時的南北韓關係,與沒有橋樑時很不一樣。

橋為什麼消失?有人認為這是北韓單方面切斷關係的結果。不過所謂的關係,向來都是由互動所產生,非單方面造成的。南北韓之外的第三者,也不可能把橋當做禮物送給韓國人,韓國人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把橋架起來。只要跨過非武裝地帶的這片海,北韓就成為更大的一座橋,讓韓國與歐亞大陸接軌。

韓戰過後,連接南北韓的橋斷開又重啟,之後再度突然消失。戰爭結束已經過了六十四年,南北韓關係卻仍在戰爭與和平間、在誤解與理解間、在過去與未來間迷惘徘徊。南北韓關係一直走走停停,總是步履蹣跚。南北韓兩國該走的路還很長,但卻風雨交加。回首來時路,也應當同時展望未來該前進的路。想起消失的橋,於是寫下了這本書。

美國軍用地圖上的朝鮮半島,紅色粗線條處即為南北韓非軍事區。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prepared by the Army Map Service (LU), Corps of Engineers, U.S. Army, 1967

本書試圖從三個視角切入,解讀南北韓關係,這三個視角分別是:非被動跟隨北韓、而是由南韓主導的「主動性視角」;同時切入東北亞區域秩序及南北韓關係的「整體性視角」;以及從南北韓關係史中尋找智慧的「歷史性視角」。

先行動吧:主動性取徑

二○一六年五月北韓召開第七屆黨代表大會。在大會召開前一天,某位專家在電視上預測北韓將發射長程導彈,為了要維持內部的團結,北韓這麼做是有必要的。不過長程導彈並非政治禮砲,它還必須完成技術上的準備後才能發射。雖然北韓的核子試爆或長程導彈發射,都是北韓在國內為了政治操作所為,但是僅從這個角度說明並不夠。我們在分析北韓核子試爆及長程導彈問題時,必須特別注意這一點。大部份的韓國輿論都報導「球在北韓那一邊」,不過南北韓關係的發展,果真是「北韓說對峙就對峙、說對話就對話」嗎?

歷史並不是那樣,也不可能會那樣發展。

只觀察北韓,這種視角是一種被動性的分析;反過來如果是以積極解決問題的視角切入,就是主動性的分析。被動性分析常見於南北韓關係惡化的時期,主動性分析則是出現於南北韓關係改善的時期。一九七二年的《七.四南北共同宣言》發表,是從前一年朴正熙政府提議舉行紅十字會會談而開始啟動;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二年簽訂的《南北基本協議書》,也是始自於盧泰愚的北方政策。二○○○年及二○○七年的兩次高峰會談,同樣是由南韓先營造出氣氛說服北韓,而非由北韓先行提議。

大韓民國第13任總統盧泰愚。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CHERIE A. THURLBY

若是無法主導雙方關係,就會被情勢牽著走。採用被動性視角分析的結果,經常都是南北韓關係惡化。若採用被動性分析,就會主張要對北韓施壓,直到北韓態度改變為止,這代表只能在杮子樹下等待杮子掉落,問題是在杮子還沒掉落之前,南韓政權通常已經輪替。如果只是等待,就會無事可做,什麼都改變不了。有人開始提被動性分析的那段期間,一定不會缺席的老生常談就是「北韓崩潰論」。一九九四年北韓的金日成主席死亡時,某位專家就預測「最快三日,最慢三年」內,北韓將會垮台,金泳三政府也向北韓崩潰論傾斜。美國柯林頓政府出訪進行弔唁外交時,金泳三政府採取國安規格對應,就是因為「崩潰論」發揮了作用。

北韓街頭的金日成海報。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南北韓關係是互動的結果。無論是對話還是對峙,都需要對方呼應,並不是南韓希望和北韓對話,雙方就能夠對話。反過來說,即使北韓有所挑釁,南韓還是可以藉由不同的對應,來阻止爭端擴大。正如同一個巴掌拍不響,對話和對峙也不會突然間形成,所以為了理解雙方關係,必須要掌握長久的背景脈絡才行。

北韓的對南政策在冷戰時期帶有攻勢,但是到了後冷戰時期卻開始轉為守勢。在危機狀況下北韓能選擇的手段有限,對應的方式也相對單純。

關係惡化時,常會依賴助長危機升高的「懸崖戰術」;但是當關係改善時,就會採取對話。

從這個觀點來看,一九九○年代以後的北韓對南政策已經不再是「變數」,而是接近「常數」。南北韓關係會隨著南韓所選擇的對北政策,或後退或前進。如果是採用主動性分析的觀點去看南北韓關係史,就會看到完全不同的事實。

金正恩与文在寅在三八線附近握手。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Cheongwadae

對北政策的目標並非要批評北韓,而是要解決韓半島的問題。雖然韓戰結束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分裂的傷痕一再復發,一直沒有痊癒。問題複雜時,解決的方法會變得困難;時間久的老問題,解決過程當然也會拉長。在風雨交加的南北韓關係中,我們必須從悲觀的海裡找尋樂觀的窄門,而主動性分析就是一個起始點。本書將呈現南北韓關係中,被動性分析與主動性分析一路交錯的命運。為了解決問題,不能只是採取「北韓行動、南韓接招」的被動性分析,還需要採取「南韓行動引導北韓接招」的主動性分析。

看得更寬廣:整體性取徑

在盧武鉉政府時期,我曾經以統一部部長的輔佐官身份拜訪中國。當時媒體正在密集報導中國不希望韓半島統一。在一次輕鬆的晚宴場合上,韓方人士問中國的高層:「中國支持韓半島統一嗎?」,結果對方笑著回答:「如果符合中國的利益,就支持;如果與中國的利益有衝突,就反對。」給了一個四兩撥千金的答案。

周邊國家會依照自身的利害關係決定韓半島政策。關於到底是支持或反對韓半島統一,以及到底希望南北韓關係改善或緊張,向來都是取決於自身的利益。追求國家利益一直是外交的中心思維,也是國際政治的出發點,南韓也一樣。南韓的對北政策或是對周邊國家政策,都是以南韓的利益為基本考量,希望能行使對國家命運的自主決定權。每當海洋勢力與大陸勢力發生衝突時,韓半島就變成戰場,到了近代也是如此。韓戰以後的韓半島歷史,一直隨著東北亞秩序的變化而起舞。

阿里郎表演中的中朝友誼節目。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Roman Harak

 

正是基於這個理由,所以必須從更寬廣的角度來解讀南北韓關係。韓戰結束一年後召開的一九五四年日內瓦會議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處理韓半島統一問題的國際會議,同時也是美國、中國、蘇聯的東北亞區域戰略折衝的空間。一九七一年美國尼克森總統突然宣布訪問中國,韓戰時原本敵對的美國及中國一旦握手,東北亞的區域秩序將隨之動搖,韓國政府也無法沈默以待,最後朴正熙政府便提議要與北韓對話。盧泰愚政府能夠推動北方政策,也是因為有柏林圍牆倒塌,以及社會主義陣營急遽的意識變化等因素。

本書注目的焦點,即在於東北亞區域秩序與南北韓關係的關聯性。

如果採取較廣泛的分析,隨時都可能有不同的解讀。運動場愈寬敞,可以採用的戰術就愈多,同樣地南北韓關係改善的契機,也必須從東北亞區域秩序的變化裡去尋找。不只是南北韓與美國的三角關係,還有南北韓與中國、南北韓與俄羅斯、韓國與美、中等各種三角關係,韓國都可以在這當中創造出運作的空間,尋找可以應用的手段。

柏林圍牆的倒塌,1989年。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Lear 21

在東北亞與韓半島的交會中,最重要的部份是南韓、北韓與美國的關係。所謂的三角關係,是由上述三種雙方關係—南韓與北韓、南韓與美國(以下簡稱「韓美」)、美國與北韓(以下簡稱「美朝」)所形成。由於美國與北韓在冷戰時期未建立雙方關係,使得韓美關係與南北韓關係經常產生衝突。南韓對北韓採取的強硬政策,有時與美國的戰略不一致,美國曾經想換掉反對停戰的李承晚政權,也曾與主張軍事報復的朴正熙政權衝突。

北韓與美國的關係於 1990 年開始建立,從那時候起南韓與美國就經常在對北政策上有所矛盾。韓美兩國不同調的歷史由來已久,而且不斷反覆發生。

過去曾經發生過兩次,南北韓、韓美、美朝的個別雙方關係互有正面影響,進而形成良性循環,分別是在二○○○年與二○○七年——也就是南北高峰會談舉行的時候。當時的美朝關係緩和,韓美兩國的對北政策也具有一致性。只不過二○○○年夏天與二○○七年秋天實在太短暫,因為三方的雙邊關係中若有任一方中斷,其他的雙邊關係也會受到負面影響。

二○○○年南北高峰會談時的良好氣氛,因為美國大選由小布希(George W. Bush)獲勝執政而無法持續;二○○七年南北高峰會談所創造的韓半島和解氣氛,也因為李明博政府否決了高峰會談的結論而立即中斷。

李明博。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大韓民國海外文化宣傳院(攝影:全漢)

本文摘自《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一書。

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

  • 作者: 金鍊鐵
  • 譯者: 蕭素菁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6/25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