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南北韓該怎麼走,南韓需要主動遞橄欖枝嗎?

圖片來源:中央社

南北韓關係隨著國際政治與情勢的變化,反覆上演著接觸與協商、敵對與疏離的過程,至今仍舊沒有找到最佳的解決方法。

南韓、北韓、美國三角關係的良好氣氛,就像仲夏夜之夢一樣短暫,然而惡性循環卻是司空見慣。韓美兩國常因對北政策問題而起衝突,像是柯林頓政府想透過朝美關係解決北韓核武問題時,金泳三政府卻給予掣肘;布希政府對金大中政府時期的南北韓關係也多所不滿。不過當時韓美兩國仍會持續溝通,縮小雙方的歧見,關鍵是要由誰來主導,將三角關係從惡性循環轉為良性循環。韓國需要從主導並創出良性循環的經驗中獲得智慧。

南北韓關係的歷史如果從安保的概念來看,可以區分為只強調傳統軍事安保的時期與包含政治、經濟、環境、人權等各種領域的整體安保時期。

在主張傳統安保的時期裡,政治軍事與經濟合作會產生連結;而在整體安保時期裡,這兩者便會保持平行。連結論大致上是失敗的,想以中斷經濟合作的手法來對北韓施壓,結果總是事與願違,最後反而導致南北韓關係更加惡化,緊張升高,問題糾結不清。連結論往往無法改變北韓的態度,徒然浪費了經濟合作手段。

南北韓關係長久惡化,對經濟也會帶來負面影響。我們常說安保是「生死問題」,經濟是「吃飯問題」,就像沒得吃會死一樣,安保與經濟一直互有關聯。走訪一趟江原道或京畿道北部邊境,就能親身感受到南北韓關係良好時與惡化時的不同。當南北韓關係惡化時,觀光客會隨之減少,生意衰退,地價也會下跌。其他地區即使不是親身體驗,多少也會受到間接影響。因此在韓半島「和平即是飯,和平即是民生」。

2018 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地平昌即位於江原道。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提出經濟合作,和平當然並不會因此到來。「功能論」的假設是,如果擴大經濟合作,提高相互的依存性,和平就會降臨,但這套理論不適用於南北韓關係。北韓重視政治軍事更甚於經濟合作,南北韓的經濟合作只能達到初步的水準。不過若以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南北韓關係,政府有政府的任務,民間也有民間該做的事。雖然政府應當解決政治及軍事上的未決問題,但在這之外的經濟與社會、文化,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特別是社會文化交流,在南北韓的接觸過程中更是重要,在增進彼此的了解上也有其必要性。

自韓戰以後,南北韓最早的接觸契機是紅十字會會談,其中離散家族的重聚問題一直都是南北韓關係中最重要的未決問題。

就如同一九九一年世界桌球錦標賽中南北韓組成聯隊一樣,體育交流也成為建立民族認同的機會。

看得更長久:歷史性取徑

英國前總理佘契爾曾說:「絕望會帶來希望。」從南北韓的歷史來看,總會遇到該走的路和該繞的路,以及成功的路和失敗的路。過去,可以做為省思的對象,從成功的案例中尋找智慧,從失敗的案例中獲取教訓。如此才能解決現在的問題,開啟未來的門。

英國前首相佘契爾(又譯作柴契爾夫人)。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韓戰後環繞韓半島的國際局勢已有所改變。南北韓的力量產生差距時,南北韓問題的輕重程度也不同。不過有一點是不會改變的,那就是南北韓關係的性質。承認對方時,雙方就會展開對話及接觸;不承認對方時,雙方就會產生對立和衝突。

只要北韓的核武問題轉趨緊張,主張「改變規則」的聲浪就會高漲。持這個主張的人認為,問題的結構既然有改變,因應的方案也應當改變――也就是說因為核武問題的本質進入了新階段,所以需要重新分析。確實核武問題的嚴重程度有加劇,強度也升高,但結構本身並沒有改變。核武問題歷時已久,所謂新的因應方案其實也不新,都是過去使用過的方法,而且大部份是失敗的舊策略。不了解核武問題的歷史,就難以找出答案,再度失敗的可能性也很高。

北韓想擁有核武的理由,和過去南韓朴正熙政權或台灣蔣經國政權想開發核武的動機沒什麼不同,都是因為可能遭到侵略而產生不安或恐懼。

因此北韓的核武問題是韓半島冷戰體制的產物,並非其它原因。這裡的重點不在於核武,而是在於南北韓關係的屬性。如果不清算原本的敵對關係,北韓是不會放棄核武的。就像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樣,即使擁有核武,還是有可能引發傳統的有限戰爭。反過來說如果兩國的關係好轉,核武便不再構成威脅,就像阿根廷和巴西一樣,一旦成為朋友,就沒有理由要擁有核武。

已知的北韓飛彈布署概略,銀河系列運載火箭布署於北端聲稱作為科學用途,但也可改裝為彈道飛彈。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Sweater

想要靠力量消除北韓核武,這是單方面的想法,既缺乏根據,也不夠務實。以二○○三年利比亞或二○一五年伊朗放棄核武的過程為例,雖然一方面是強力制裁帶來的效果,但另一方面顯然還有其他層面的考量――也就是即便在放棄核武後,也要有存活的可能性。協商不是計較誰先屈服,也不是可以用金錢解決的。

累積信任,消除恐懼,是協商過程的本質。

南美洲或非洲的無核地帶,也都經歷過那樣的耐心及說服的過程。

在過去25年的北韓核武危機歷史中,協商的時間短,而制裁的時間長。協商經常閃爍不定,但制裁的燈火在韓半島卻不曾熄滅。在協商進行的過程中,北韓的核武開發就停止或往後退;當協商中斷或搖擺不定時,北韓的核武開發就一路疾走。回顧這段歷史,可以引導我們踏進解決北韓核武問題的大門。

北韓核武一直是國際間難解的課題,而美國與中國之間,又對北韓非核化的主張與因應措施,有著不同的立場
圖片來源:想想論壇截圖自 JTBC 電視台

面對鏡子

南韓與北韓正面對著鏡子。分裂阻撓了改變,而且有很長一段時間為國內政治所利用,面對這些過往,讓人覺得暗淡無望。南韓與北韓的經濟差距,已經大到難以相比,人權和民主化的程度也一樣。不過北韓仍舊利用「南風」為名義來維持體制,在南韓也是一到選舉期間,就會刮起「北風」。

雙方握著拳頭站在鏡子前,對著鏡子生氣地互問為何挑釁,這段長久的過去像一場戲,而且是一場苦澀的悲劇。

北韓必須改變。要克服分裂的問題,並非只靠周邊環境改變就能水到渠成,一定還要加上自己的努力。除了決策結構必須改變,無可避免要將政策轉為發展永續經濟外,對於人權問題也必須主動回應,以期能得到國際社會的多數支持。

南韓也必須改變。看北韓的視角必須改變,同時交流雙方的認知,了解到克服分裂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課題。南北韓關係惡化的時間愈長,對北韓的憎惡以及對南北韓關係議題的偏見會愈深,而分裂第一代與第三代的看法差異也會隨之擴大。為了南北韓關係的未來,首先最重要的是我們內部的和平與協議。必須先克服我們內部的冷戰,南北韓的關係才會有未來。

朝鮮首都平壤市區的統一拱門。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Kok Leng Yeo

兩個韓國應當要有更多接觸,加強雙方溝通,進而了解對方並接受彼此的差異,才能找到解決的方法。我如果在鏡子前微笑,鏡子裡的對方也會微笑;如果我舉起拳頭,對方也會跟著舉起拳頭。不過主體和客體的角色是很清楚的,不是鏡子內的對方使我移動,而是我令鏡子裡的對方移動。

一九四八年韓半島建立了兩個政權,在過去的七十年裡兩個韓國互相對立、挑起戰爭,歷經長期的冷戰。對話一直在進行,戰爭期間舉行過停戰會談;冷戰期間則是面對面坐下,但卻各說各話。儘管對話經常中斷,有時甚至引發對決,不過還是有和平對話的時候。二○一八年平昌冬季奧運前夕,南北韓又重啟對話。這不是第一回了,南北韓一直都在「七十年的對話」上頭。

以韓戰為主題的兄弟雕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就算對話得上,阻礙也總是存在。越過一道關卡,就會出現另一座山。「七十年的對話」告訴我們,如果希望北韓改變,我們就要先改變;如果期待南北韓關係產生變化,我們就要先變化。這本書依照時間順序,整理出過去站在鏡子前的經驗。如果我們能以主動而非被動的智慧,用更寬廣而不狹隘的視角,考量歷史的連續性而非斷裂式的解讀南北韓關係,那我們就能更清楚自己的位置以及未來該往哪裡走。

本文摘自《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一書。

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

  • 作者: 金鍊鐵
  • 譯者: 蕭素菁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6/2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