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楊履威專欄》長榮空服員罷工,一場辛酸的勞資抗爭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陣子靜下來思考,理想中的時論者應該是什麼樣子,有沒有那種必須要寫的議題,那種很深很重的議題可以評論。不是公關操作,也無關乎情緒,希望是純粹的,那種關乎生活的議題。

幾天前,空服員工會宣布了罷工行動的開始,巨大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可以想見因為取消航班造成旅客的不滿,這些直接的情緒首當其衝的就反應到了罷工的空服員身上,於是乎,他們剎那間就成為了社會運輸的罪人。

長榮航空股東會 24 日上午在長榮航空運航大樓舉行,許多股東出席,一名股東突然衝向罷工糾察線,隨即遭警方勸離。圖片來源:中央社

你可以對罷工帶來的不便感到憤怒

(妳的罷工,影響到乘客的權益)這個觀點本身是沒有錯的,我能理解罷工帶來的外部性,造成民眾在旅運上的不便,並不一定是所有民眾都必須要接受,而不能有不滿,這樣太偽善,也過於苛求。

但這份我們不強求你要釋懷的不滿,應該成為你反對罷工的原因嗎?

你希望自己有更好的勞動條件,希望有更平衡的勞資關係,你會不滿,也同樣會生氣,但如果這個罷工的訴求也是身為勞工的你所希望的,卻只因為影響到你,你就反對,這種希望社會變得更好,但我不願意受到成本影響的思考,是我所能想像最卑鄙的期待了,不是嗎

你可以感到一絲憤怒,可能這影響到了你難得的假期,但,能不能體諒這種情勢比人強的無奈。

罷工即便自私,但為什麼不行?

長榮空服員的罷工是經由工會投票後,取得合法罷工資格的罷工行動,在正當性上,也取得多數空服員同意,同時在合法性上面無庸置疑。

那就開始有人說了,工會訴求不合理,勞工董事違反公司治理,獅子大開口,外站津貼太多,之類的耳語,言下之意我相信其實就是認為空服員賺太多而已。

我沒有賺那麼多,你為什麼可以這樣要求?這是台灣日常所常見的勞動邏輯,會有一群人拉著你,即便他們也不認同資方,但因為不安,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也應該爭取,或者不在意工作之間的差異性,他們希望機械式的公平,而我說,這是我所能想像的,最卑鄙的期待。

勞基法,是勞動的最低規範標準,也就是說,低於勞基法我開罰,但若我要要求更多,我希望得到更好的勞動條件,這就必須透過追求,工會的訴求其實就像定價,大家都知道定價不會是成交價,工會也是,有訴求就意味著準備妥協,但罷工是他們要和資方談判的籌碼,這種用人頭換對話的方式,難道不是一種悲劇嗎?

她們低頭了,她們沒有收入,她們靜坐,抗爭的對象是掌握她們工作的長榮航空,面對強權,可以預見她們的慌恐和不安,但她們勇敢,而沒有選擇無盡的逃避順從或諂媚。

我想要問那些跟我們是同個視角的民眾,希望得到更好的勞動待遇,即便是自私,而她們也從未試圖為罷工冠上神聖之名,那這樣的權利爭取,為什麼不可以呢?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