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馬非白專欄》突破報禁的地下報紙《潮流》和奇女子陳婉真

1979年1月22日在余家門前出發,由陳婉真(左)與陳菊手持「堅決反對政治迫害」走在隊伍最前頭。攝影/陳博文 / 圖片來源:邱萬興臉書

中國國民黨蔣家政權假造余登發匪諜案之後,先鎮後暴炮製美麗島事件之前,台灣的政治氣氛既緊繃又詭譎。在輿論方面,雖然將一年前停止的雜誌登記作有限度開放,但是,蔣政權對於新聞言論控制依舊絲毫都沒有放鬆

高舉突破「報禁」大纛的地下報紙《潮流》。圖片來源:作者

當時有一份高舉突破「報禁」大纛的地下報紙《潮流》,聲稱要「向公然違憲三十年的『報禁』政策和歪曲的輿論報導表示強烈抗議」,有如平地一聲雷般地冒出來,不但惹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而且也遭到中國國民黨政權粗魯地加以遏殺,並逮捕了兩名與《潮流》有關的人士。

對於這份地下報紙及其掀起的事件,台灣解除戒嚴之後出生的一代恐怕少有人知道,其實,它在台灣新聞自由史上是不能被遺漏的一頁,當年的黨外民主運動是靠著發行雜誌突破言論自由的桎梏,因此,地下報紙的發行是真正突破性創新的運動媒介。

《潮流》只是一張八開大的小型手抄油印報紙,1979 年四月二十七日發行第一號,標榜的是「最原始的報紙,反映最純真的民意」。是由時任《台灣日報》採訪主管的吳哲朗,以及當年在《中國時報》主跑台灣省議會新聞的記者陳婉真合辦,共同負責採訪、編繕與發行的工作。吳因《台灣日報》被蔣政權的國防部強權介入收購而離開,陳則是看透政治醜陋面及對新聞專業感到失望而辭離《中國時報》

台灣省議會是國會全面改選及民主化之前台灣政治舞台熱度最高的中心,他們決定以省議會作為《潮流》報導的重心,「報導省議會真相,打破新聞界對黨外消息的封鎖」,在省議會開會期間每天出刊一張兩面,休會期間則不定期出刊。到 1979 年八月七日遭中國國民黨政權遏殺為止,總共出版 46 期、維持了 103 天。

《潮流》一出版就造成轟動,全台各地掀起搶閱風潮,洛陽紙貴,由於該由印報印量有限,因此,搶到的人就會自行影印送人。對於這一份專門突破新聞封鎖的地下報紙,中國國民黨政權儘管頭疼痛恨,卻也沒有很快採取對付的行動。

到了 1979 年五月十七日,《潮流》出版14期後,中國國民黨政權才在省議會發動「圍剿行動」。首先由當時的中國國民籍省議員黃國展、祝畫澄、蘇順國、苗素芳等人,在省議會大會期間正進行審查預算時,奉命展開行動大肆抨擊《潮流》,要求台灣省政府新聞處從嚴取締。時任議長的蔡鴻文裁定將《潮流》送有關單位處理。這是台灣省議會繼二年前圍剿許信良(時任省議員)所寫的《風雨之聲》後,另一次在省議會的政治風波。

隔天,台中縣政府果然奉命採取查扣《潮流》的行動。但因《潮流》無畏查扣而繼續按時出刊,中國國民黨政權非常憤怒,要求黃國展、蘇順國等人加強力道追剿,指責省新聞處長趙守博取締不力。

六月一日,黨外省議員張俊宏對新聞處取締的作法提出強烈反擊,與趙守博在省議會激辯三十分鐘。陳婉真更在《潮流》第二十四期為文要求「請先扣押違憲的出版法規」。

《潮流》在民間狂傳的風潮更為炙熱之後,中國國民黨黨務系統的文宣單位也發行一份名為『愛國報』的地下刊物,內容專以對抗《潮流》為主軸,竟然沒有註明發行人及發行地點,成了被嘲笑為「無卵雞」的黑函。

省議會輪由黨外省議員總質詢期間,發生了軍隊進入省議會進行演習的事件,引起黨外省議員的猛烈砲轟;次日,所有黨營、官營、軍營的報紙都指責黨外省議員,不應該懷疑「不容置疑」的國軍。後來,張俊宏曾為此事著書《大軍壓境》,指出「羅馬的偉大在於軍隊不越過泰伯河」。

《潮流》為了呈現整個事件的真相,在七月間,將六月二十一日林義雄、張俊宏與林洋港對話的省政總質詢錄音拷貝五百份,並將對話整理為小冊子出版三千冊,以反擊報紙斷章取義、歪曲評論的報導。

此舉徹底激怒了中國國民黨政權。八月七日下午八時,曾經在蔣家王朝政治獄關了七年的《美麗島》雜誌編輯委員陳博文及明輝印刷廠負責人楊裕榮,遭到蔣家王朝鷹犬的警總人員逮捕,以叛亂罪嫌移送軍法處,《潮流》四十六期也全部被沒收。這是繼余登發後黨外人士再一次的被捕。

八月十日,才出訪美國沒幾天的陳婉真,前往紐約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辦事處靜坐絕食抗議。直到二十日,因痛恨辦事處人員不肯出面接受抗議,開始拒絕飲水,至下午六點半昏迷,被警方送入醫院而結束絕食抗議,前後共達十二天。

中國國民黨蔣家政權假造余登發匪諜案,爆發台灣戒嚴時期第一件街頭示威的「橋頭事件」,陳婉真是站在最前頭拉布條的人(另一位是陳菊)。圖片來源:作者

八月二十三日,中國國民黨政權在美方壓力下,接受《潮流》負責人吳哲朗出面說明後,陳博文、楊裕榮才被諭以二萬元交保釋放。

陳婉真在美國康復後,開始積極參與海外的獨立建國運動,並與許信良等人在全美串連成立《台灣建國聯合陣線》,成為黑名單,父親過世都無法返家奔喪。

1988 年七月二十二日,被蔣政權阻絕於海外達九年的陳婉真以過期護照,瞞過洛杉磯國際機場的警衛,順利登上新加坡航空班機返回台灣,卻在通過台灣海關後被扛豬式抬出國門;成了台灣史上第一位被如此對待的女性黑名單人士,就公開的案例而言,也是第一位成功闖關進入台灣國門的黑名單人士。

台灣史上第一位被扛豬式抬出國門的女性黑名單人士。圖片來源:作者

1989 年四月七日,鄭南榕自焚。鄭南榕的喪禮在五月十九日舉行,陳婉真再度闖關,並成功公開在喪禮儀式中現身,還大辣辣參加遊行活動。五天後,她更帶著愛子久哥舉行記者會,公開說明她返台的意義和經過,把中國國民黨特務機關搞得滿臉全豆花。惱羞成怒的中國國民黨政權,以《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第六條第一項『未經許可入境』罪名,同年六月二十六日起訴陳婉真,並判刑 5 個月。

陳婉真於1989年帶著獨子「久哥」,及民進黨同志一起前往內政部抗議,為黑名單人士回台設籍問題抗爭,強調台灣人有權返鄉設籍,落葉歸根。這是第一次「台灣人有權回自己的家」的抗議遊行。圖片來源:作者

1991 年李登輝主政期間,任用軍頭郝柏村,頒布國家統一綱領,她在台中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以類革命式的行動展開建國運動,進行一連串的激烈抗爭,郝柏村下令動員數千名鎮暴部隊強力包圍該組織總部,後因李登輝唯恐發生更大暴動,要求收兵才和平落幕。

曾分別當選立法委員及國大代表,也曾在中國國民黨執政縣市擔任過政務官的陳婉真,始終堅持建國理念不變,近年則致力於白色恐怖時代的口述歷史,著書多本,也號召朋友成立全國性的《財團法人台灣轉型正義協會》,希望以聯合國人權兩公約為法源,推動全民連署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陳婉真是立法院第一位以圖版比較納粹圖騰與中國國民黨圖騰,痛斥中國國民黨政權黨國不分的立委,她後來還曾以車輪旗圖騰申請豬隻註冊標章。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被遺忘的歷史】突破報禁的地下報紙《潮流》和奇女子陳婉真。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