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秦璋辛專欄》美國「知中派」已對中共幻滅

圖片來源:想想論壇

美國聯邦參議院院會在 6 月 13 日以 94 票贊成、3 票反對通過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的人事案,結束國務院長達近一年無人主責亞太事務的窘境。今年三月,史達偉在參院外委會提名聽證會書面聲明中曾表示,中國應停止對台施壓或脅迫,並恢復與台灣民主政府對話。

美國空軍准將退役的史達偉曾經擔任駐中國武官,精通中文,對亞太事務十分熟稔。但作為一個「知中派」,他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反共主義者。

2017 年川普政府上台後,逐步「洗掉」行政體系裏頭親華的官員(這也是川普口中〝drain the swamp〞策略的一環),改對中共較為鷹派的人士擔任要職。其中,曾在北京擔任過八年駐華記者的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就是一個。

博明是一個標準的知中派人士。麻省大學中國研究系畢業的他,能夠說得上一口流利的中文。但他在駐京期間,目睹和親身經歷過中國政府透過警察勢力,威嚇外國記者的荒唐行徑,因而對中共的威權印象十分惡劣,並對維護民主自由價值的意志更堅定。

除了博明外,今年 2 月 14 日,美國史丹佛大學的胡佛研究所舉辦了一場以「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為題的研討會,探討胡佛研究所團隊花費一年研究、撰寫的此一主題報告。

值得留意的是,報告引述的 32 名中美關係專家小組成員,以往多主張與中國保持良好溝通和互動,但這些人士態度卻明顯變得審慎和懷疑。

這份報告揭櫫了一項當今美國對中國的態度:美國主流社會對崛起中國的極度不安。

這不僅是美國主流社會如何解讀近年中國內部與對外的發展,更反映美國近兩年突然由和緩親善中國,劇烈轉變為緊盯對抗的情緒背景。

撰述者之一的史丹佛大學教授 Larry Diamond 即強調,近年中國領導階層鞏固權力、急遽限縮公民權利的種種舉措,加上中國撒下 70 億美元意圖積極在海外擴張,為中國政策發聲的話語權與影響力等等動作,更讓美國對這個更極權、也更技術先進的紅色中國感覺芒刺在背。因此他主張,「美國國會、行政機構、教育機構、商界等都必需採取措施,防堵中國以直接、間接手段提高對美國的影響力」。

為什麼這些原先主張和中國交往的「知中派」,態度 180 度大轉彎,從鴿派變鷹派?

原因還是出在中共本身。去年 3 月,中國為習近平量身訂做的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就是一個轉折點。對中共而言,這是習近平強化自身權力的手段。在整個修憲的過程中,中共絲毫未嗅覺,或意料到國際社會如何看待修憲的動作。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但看待美國人眼中,這無疑打破了原本美國對中國積極交往的幻影:希望透過積極交往,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和結構。

這在原本對中國就抱持鷹派者的眼中,只是一再驗證了他們原本「中共專制威權難以撼動」的認知;但對美國的「熊貓擁抱者」而言,無疑是打了一記難堪的耳光。

先前被中國稱為「知中派」的美國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2017 年 11 月就曾表示,中共 19 大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高度集權,家長式的專制統治重新在中國抬頭。由於反腐敗運動,中國的政治氛圍中彌漫著一種恐懼文化,中國以前的「專家治國」模式不再,體制處於僵化。他認為,習近平正走向「硬威權主義路線」。

尤其,當中國對美國技術與知識產權的竊取、商業專利的剽竊、間諜行為對美國國安的威脅等等問題開始浮上檯面後,無論是原先的「屠龍手」或「熊貓擁抱者」,對中國的觀感只剩下一種共識:中國已是美國最大的威脅和競爭對手。

今年三月生效的《台灣旅行法》,其原始倡議者中就不乏幾個原本主張對中積極交往的國會議員。但他們的態度在過去一年半來,完全改觀。

這些「熊貓擁抱者」對中國的態度會再轉回鴿派嗎?吾人認為,只要中共高層決定繼續「向左走」,不斷強化監控中國社會、壓制異議人士、壓迫宗教自由和人權、刺激民粹愛國主義,以圖加強鞏固政權的穩定性,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就不可能好轉。

只要中共高層繼續採行「硬威權主義」手段,美國人只會一再感受到,和中國積極交往是無法改變中共的,甚至導致中國政治更走向專制集權的回頭路。

美國人對中共的期待當然也只能換來幻滅的結果。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美國「知中派」已對中共幻滅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