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從日本南北朝看民進黨初選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蔡亦竹,原文標題:從日本南北朝看民進黨初選,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先說好,這篇文章充滿個人意見甚至偏見、道聽塗說的小道消息和揣測,當然還有小弟充滿腐儒氣息的借古諷今。

民進黨的初選結束了。既然是要爭代表權的戰鬥,大家嘴裡講「君子之爭」,但是實質就是日本人說的硬碰硬「選手權」。在選手權的舉辦過程中,什麼金孫啦陰文啦鳥話幹話全部出籠,所以當結果出來之後,自然會有很多人遺恨滿滿,甚至連「反正民調贏這麼多不差我這一票」的話都聽到了。你很難想像這些話會從平常愛台無限、抗中無悔的朋友們嘴裡說出來。

其實也沒有什麼難想像的。因為政治就像你以為它是綠的但是切開是白的,然後咬一咬吐出來其實它是紅的檳榔一樣,我們都覺得政治是理念對決,然後除了學校課本以外沒讀過什麼書的人,會跟你說那是「管理眾人之事」。

但是真正的政治,永遠都是老鼠冤和利益衝突的螺旋,也就是「人」的愛憎交錯而已。就像這次的初選風波,其實也不過如此。

執政黨出了另一個當時看起來更血統純正的挑戰者和現任對決。這真的讓我想起日本「一天兩帝」的南北朝時代。以前日本有位後嵯峨天皇,在退位成為上皇之後,先把皇位傳給了自己的長男後深草天皇,後來又因為偏愛自己的小兒子而叫長男退位。繼任的這個小兒子就是龜山天皇,也就是在日本筥崎八幡宮寫下「敵國降伏」的天皇。後嵯峨因為比較疼龜山天皇,所以在龜山天皇的兒子出生八個月時,就把他封為皇太子,讓皇位變成由小兒子系統繼承的狀態。

這才叫「金孫」啊。

後嵯峨天皇畫像。宮內廳藏《天子攝關御影》。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作者:藤原為信

後深草和龜山兩個皇統,各自以所有的莊園為名而稱為「持明院統」和「大覺寺統」。簡單來講就是皇室裡的血統派系。持明院統當然不服這種弟弟凌駕哥哥的現狀,於是向當時的幕府求援。在幕府施壓下,大覺寺統被迫和持明院統達成各自推出人選擔任天皇10年的協定。

當然,這種看起來公平又民主的方式,其實雙方都不滿意。因為在那邊屁股都還沒坐熱就換人的大風吹遊戲,根本只讓皇室成員覺得這是幕府刻意要弱化朝廷影響力的陰謀。

結果在大覺寺統這邊出了一位「名君」後醍醐天皇,後醍醐深受當時的舶來思想宋學影響,覺得要有君臣之際、華夷之分。名分上是臣子的幕府武士們居然操縱著皇位交替,這就已經罪不可赦了,他還覺得鎌倉幕府是在京都的東邊又比貴族們粗野,所以也是一種「東夷」蠻人,而天皇家的中心、也就是自己當然就是「華」了。

這位夢想家當然不願當武士們的傀儡,所以發動了幾次倒幕政變。但是貴族們跟我一樣書生造反三年不成,所以每次都以失敗收場。在原諒過幾次天皇的任性之後,幕府還是忍無可忍地把後醍醐流放了。

但是這時候其實幕府已經因為財政等種種問題,造成了全國武士的種種不滿。於是就在擦槍走火的形勢下,後來居然發動了全國性的倒幕軍事活動,而幕府也真的被打倒讓後醍醐真正親政,史稱「建武新政」。

可是這個「新政」名字好聽,內容卻是造成另一波的全國武士不滿和騷動。因為新政其實充滿了後醍醐的專斷和虎頭蛇尾,而且最重要的是獨厚貴族而把有功的武士們架空或冷遇

最後武家領袖足利尊氏終於起兵反叛這個自己曾經擁立的天皇,而且這次全國武士不再站在天皇這邊,而是幫助足利尊氏打倒了後醍醐勢力。兵敗的後醍醐終於被迫交出最近也出現在新聞上的天皇家寶物「三種神器」,退位宣告自己的失敗

但是後醍醐真的很任性。他後來逃出京都進入南方的吉野山區後,號稱自己交出的三種神器是假貨,所以足利尊氏控制的新天皇也是假貨,自己仍然是唯一的天皇。日本,就此進入長達 50 多年的南北朝大混戰時代。

為什麼講民進黨初選會扯到日本南北朝時代?很簡單。因為南北朝時代和這個初選一樣,討論哪邊是正統哪邊是正義一樣半點意義都沒有,每一邊都有每一邊的正當理由和說法。但是名歷史小說家司馬遼太郎曾公開說過,南北朝時代是他唯一不想寫、也寫不出來的日本歷史時期。因為這個時代的人們實在太人性醜惡全開,除了忠臣「大楠公」楠木正成以外,幾乎全國所有的武士都是毫無中心思想的逐利之徒,一點意義都沒有。

楠木正成像(皇居)。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作者:Yutaichaguan

為什麼?

因為連最高象徵的天皇家都能一分為二的時候,戰亂之火自然會延燒到全國各地。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家族或是勢力,會沒有長幼、親戚、甚至父子之爭的。於是在各個角落,我們可以看到無數的血肉之爭。只因為如果老大支持北朝,那我老二就要支持南朝,管你什麼大義名分還是華夷之分。最慘的是這種其實和黑社會抗爭沒什麼兩樣的混戰,在南北朝時代都兩邊各自有看起來的絕對正義可以拿來當招牌

簡單來說,一天兩帝的南北朝到底在爭什麼到後來已經沒幾個人在意了。不知不覺中,全國武士都成了反正把對方幹掉就是,戰亂不斷大家打得很痛苦也打得不知道理由,但是問他們為什麼打的時候,卻又變成滿嘴正統啦大義啦君臣華夷啦的理由伯了。

夠有既視感了吧。

南北朝時代,一開始是真的有像宋學信奉者楠木正成、為了武士爭權利和忠君道德間苦惱的足利尊氏這種偉大人物的。就像初選發動時,包括當事者和許多支持者,我相信大家都是抱著為台灣奮戰的犧牲精神。但是就像足利尊氏和後醍醐身邊一樣,我想在台灣也是有一堆為了自己頭路和老鼠冤的人,在旁邊搧風點火想要幹掉對方──但是我絕對可以肯定不會是兩位當事者。

在民主的大旗下,大家開始打出了火氣,開始出現南北朝效應──其實我才不是支持南朝,我只是看北朝的候選人很賭爛而已。所以北朝支持者是吧?一定是爛人啊,一定是五毛網軍啊,一定是頭殼裝屎的啊先幹再說。講到後來連什麼淫婦懶 X 這種幹話都出來,真的讓人懷疑對方候選人是不是有踢破過你公媽金斗甕了。

然後可能只稍稍偏向某一邊但是本來其實誰出線都支持的朋友,被修理之後就覺得好喔那你候選人放任這些人出來哭爸,那你一定是故意的,所以就進入了陰蚊啦金孫啦功德啦女皇啦的沒衛生模式。

另一方面就像南北朝的招牌效應一樣,講老鼠冤講頭路講分配好像太 low 了,所以當然要講延民調是破壞民主啦參選是偷襲不講政治倫理了。但是其實你我都知道你沒那麼在乎民主,不然上次國民黨換柱時,也沒看你出來幫小辣椒相挺。你沒那麼在乎政治倫理,不然這次某直轄市長要選總統,你應該要去當王院長的義勇軍才是啊!

就承認我就是賭爛對方那個,這樣心情會輕鬆很多啦相信我。

當然啦,寫這篇一定會有人虧我「啊一定是你支持的有過關所以你才在那邊講些風涼話」。真的沒有,因為我一直牢記我爸給我的最大人生教訓就是「贏筊不好贏話」。給你門清一摸三了還在那邊牌底驗屍嘴裏碎碎念「乾怎麼是摸到五筒不然摸到白板就大三仙了」,沒有牌尺抄起來給你頭殼尻下去就已經修養很好了。

然後也不必在那邊「啊贏很多了可以起家伙了不差我們這些錢啦」,這種牌咖我遇到的話一定上 PTT 公告全國民眾他的優良牌品。至於被胡了才在那邊張說你怎麼可能會輸一定是出老千的,你要嗎就當初不要坐下來玩,而且過程裡也沒看你抓到對家什麼,輸了錢付是付了但是在那邊也沒證據還講賭歹筊,這樣真的母湯。而且還在火上的朋友們,我們真的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自己家裡人打的衛生麻將而已,真的要講到殺父奪妻之恨嗎?

當然,我知道這場台灣的南北朝之爭裡,有許多朋友是抱著崇高理想或高度戰略眼光在參與的。我寫這篇文,也絕沒有矮小化這些朋友們高潔心志的意思。也有更多朋友在結果出來後心灰意冷,覺得「打拚數十年、沒差我這票」。

但是別忘了,如果因為我們家裡的衛生麻將輸贏就切心,不去幫忙跟另外一戶的真正理念對決,那麼我們這一家如果輸了,你被對方殺父奪妻的機會很大很大……

雖然我們也經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爭鬥,但也該是重整心情、再打一仗的時候了。希望台灣的未來,就像記述南北朝戰亂的古典名著書名一樣──《太平記》。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