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給一直在寫歷史的香港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孟買春秋,原文標題:給一直在寫歷史的香港,由思想論壇授權轉載。

週六晚從普羅旺斯回到香港,從天空永遠是地中海藍空氣中帶著薰衣草香味與世無爭的南法,到忙碌吵雜冷漠瀰漫著不安焦躁憤怒的香港。下飛機點開來看的第一條新聞是《送中條例》暫緩,在計程車上丈夫菲爾問我覺得隔天的遊行會如何。

也許人數不會像上次那麼多吧,我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無意識地回答。一方面覺得暫緩是好事,但在一次可能是更大的遊行前夕,用不確定的話語阻擋市民上街,想到這裡不免同時有點失落。畢竟在台灣出問題的食品商家,隔天買一送一就可以消災還會賣到缺貨。

圖片來源:中央社

趁著商店還沒關門,放下行李趕緊到附近的粉麵店買點東西。老闆見我招呼著,好久不見啊!寒暄幾句後我問他,明天遊行照舊嗎?送中都暫緩了。瘦高的老闆從鼻孔哼的一聲:妳相信?我們香港人不信啦!

回到公寓後我跟菲爾說,馬英九那八年台灣意識漲到最高點,結果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反而親中氣焰回溫,安逸令人麻痺失覺。住在海外看著台灣這幾年的變化,只能用怵目驚心來形容。

港府暫緩《送中條例》,香港人會不會覺得贏了夠了?2016 之後,很多台灣人就是這麼認為吧?國民黨大敗下台,民進黨全面執政,總統加立法院過半,贏了夠了,前途一片光明。然後國民黨敗部復活。

對香港菲爾向來比我樂觀許多,一如對台灣。

這麼多人站出來,又佔了世界頭條好幾天,《送中條例》繼續這麼堅持下去,香港外資要開始擔心當地員工安危,這樣如何營運下去?中國當然不會允許港獨,不過一定也不會讓外資擔心導致撤港,毀了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更何況香港並不是要爭取獨立,他說。

老東家路透社就是趕在 1997 香港回歸之前,把亞洲總部從香港搬到新加坡。很多人認為新加坡是假民主不民主吧?不過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新聞通訊社覺得新加坡比香港安全可靠,甚至還在新加坡置產。

時差加上回到亞洲覺得離家鄉更近了更令人焦躁擔憂,一夜輾轉難眠,直到天亮才朦朧睡去。醒來再看時間已經過午,連忙出門打算搭電車去維多利亞公園。電車總站人員說,通通停了,不開了。我開始步行出發。

相較普羅旺斯高溫卻乾燥的天氣,香港的濕熱一如台北,一下無法適應讓我汗如雨下,難受極了。人群中能派上用場的都拿出來了,小紙片、帽子,甚至就只是手,搧呀搧的,一點也無法減低溫度,無法降低香港人的憤怒,無法化解香港人的團結。

這個許多人眼中唯利是圖的城市,經歷英國殖民、中國接管,孕育出一股頑強不服輸的意志和新一代。也許他們唯利是圖的這個「利」代表的是他們的未來,他們下一代的未來,分毫不能讓,一定要守住這個利。

我不知道我會在遊行中撐多久,但不論多久,至少我曾經在這裡和香港站在一起。也許歷史淵源讓香港人冷漠現實,但在緊要關頭展現出來的團結和堅持,令人屏息。

站在令人難耐的濕熱中無法移動,粉麵店老闆從鼻孔出氣的那個「哼」字一直在我腦海揮之不去:妳相信?我們香港人不信啦!為什麼台灣人會那麼容易相信呢?我生氣地想著卻沒有答案。我們為什麼要在不需要的時候,展現那麼多的溫良恭儉讓,甚至相信體諒敵人?

我站在銅鑼灣路旁商店門口尋找免費網路,不知道究竟這個遊行有多少人,也根本無法靠近維園,甚至還離得很遠。好不容易上網卻看見兩岸論壇的消息,再看著身旁沒有組織沒有動員,自動自發集結穿著黑衣的男女老幼,一張張勇敢毫無畏懼的年輕臉孔,忽然覺得悲傷極了。

一分鐘前被香港人的意志感染覺得振奮不已,忽然之間覺得像是顆洩了氣的氣球,即使沒人認識我,卻怎麼也抬不起頭來了。

台灣政論節目主持人黃智賢 16 日在海峽論壇說,大陸提出一國兩制是「對台灣最大的尊重與體貼」。圖片來源:中央社

就在香港兩百萬人上街爭取民主人權的同一天,國民黨副主席曾永權去中國參加兩岸論壇,說根本沒有共識沒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是兩岸交流的壓倉石。名嘴黃智賢甚至哽咽輸誠說自己是中國的台灣人,要把台灣帶回中國。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香港百萬人遊行是「小波浪」,言下之意不值一提,前一天不敢批評中資滲透媒體,自顧自把別人辦的反紅媒活動解釋成反假新聞。再更早些,高雄市長韓國瑜說他不知道不清楚香港超過百萬人的遊行,說我們是中華民國地區郭台銘說六四之後,大陸領導人都非常節制……

這是何等諷刺的事!香港拼了命也要抓住一點一滴正在失去的民主,而台灣民主養出來的政客名嘴,光明正大去中國代表台灣要把自己送過去,去不了就在台灣迎合中國,還不忘順道污衊台灣政府消遣台灣人。

那些吹捧中國怕來不及更怕說錯話的無恥政客,你們日思夜想,覺得把台灣推向中國就能掌權,有什麼資格說支持反送中香港加油?你們沒有資格支持香港,連一個香港中學生都不如!

回到家社群媒體被遊行空拍和入夜後的照片全面洗版,救護車進入遊行人群時猶如摩西在紅海開出一條路來,一條寬敞的車道宛如拉鍊般被救護車拉開了又合上,然後兩百萬人繼續在難耐的高溫中,和平地爭取他們應有的民主和人權。

上星期超過百萬人的遊行已經讓全世界嘖嘖稱奇,而在港府讓步後的隔日,竟然還有超過兩百萬人上街,香港人展現的不只是團結,更是無可比擬、不被摸頭的決心,多麼令人震撼,又多麼令我感到汗顏。而我究竟為什麼要因為那些跳梁小丑感到汗顏?我是多麼以台灣為榮啊!這種憤怒難以形容。

終於在晚上八點二十九分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放下身段,跟香港市民道歉了,她說已經「停止」立法會大會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

凌晨時分時差讓我依舊無法入睡,看著窗外點亮的跑馬場和周遭的高樓夜景,兩個星期後的七一遊行,會有多少人?我想起當年的反服貿運動,太陽花學運,最後算是成功吧,然後呢?

香港加油,而親愛的台灣,妳一定一定也要加油啊,千萬不要讓那些權力薰心的政客得逞,不要讓一張張年輕的臉上街爭取我們這一代早已經享有的民主自由,這是我們的責任。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