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智利阿根廷歷史 刻意抹去黑人的存在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者:Cesar Carlevarino Aragon

在智利和阿根廷這兩個南美洲國家,經常可以聽到人們說:「這裡沒有黑人。」雖然從歷史上看,這兩個國家的黑人人口比例遠遠低於其他拉丁美洲國家,卻不能漠視他們的存在。

阿根廷歷史學家皮納(Felipe Pigna)指出,雖然智利人和阿根廷人遺傳自非洲的基因已不明顯,但文化遺產延續至今。比如名聞國際的阿根廷探戈,即起源於非洲黑人舞蹈。

根據歷史記載, 200 年前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和聖地牙哥等城市,黑人占 20 %以上人口。而在以從非洲偷運黑奴作為當地經濟核心的地方,這一比例甚至達 60 %。

過去一世紀,智利和阿根廷的歷史學家刻意塑造一個主要承襲歐洲文化遺產的國家認同,無視黑奴及其後代對兩國經濟、文化和政治發展的重要貢獻。

就算不否認過去黑奴的存在,也總是避重就輕地說,「抵達人數不多」,或「耐不住寒冷凍死或病死」。

其他鄰近國家如烏拉圭和巴西,從不否認自殖民時期以來,非洲後裔存在的事實。

比如烏拉圭的黑人約占全國人口的 8 %。而儘管這一群體在歷史上遭受歧視,非洲遺產仍存在於烏拉圭重要的文化表現形式中,如著名的蒙狄維歐(Montevideo)狂歡節。

而根據巴西地理統計局(IBGE) 2016 年的資料,黑人和混血黑人分別占全國人口的 8.2 %和 46.7 %;白人占 44.2 %。

智利聖地牙哥大學經濟歷史學家巴拉薩(Juan Jose Martinez Barraza)指出,黑人在南美洲的歷史可追朔到殖民時期,從 16 至 18 世紀約 300 年間,近 1200 萬名非洲黑奴被偷運到南美洲。

其中約 7 萬人從銀河(Rio da Prata)抵達智利和秘魯地區。 1777 年,聖地牙哥和利馬分別有 4 萬和 5 萬居民,所以 7 萬黑奴再加上後裔的總人數,實際上是一個很可觀的數字。

許多黑奴留在城市從事家庭或手工藝工作,其他則被迫在農村或礦山工作。

巴拉薩指出,當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的自由史學家強調新生的共和國,並拋棄殖民思維時,也將所有與奴隸和奴隸制度有關的歷史與記憶塵封。

阿根廷關於非洲後裔的貢獻和存在歷史的健忘也非常類似。

皮納指出,黑人在阿根廷歷史上的價值幾乎完全被無視,得到官方批准的歷史教科書竄改歷史,無論是婦女、原住民還是黑人的地位都被隱形。

比方 18 世紀積極參與阿根廷解放運動的非洲裔婦女德瓦列(Maria Remedios del Valle),因為她的貢獻,在當時被封為阿根廷的國母。

但到了 1870 年,當阿根廷開始重寫移民史時,認為一個提倡白人移民的國家不應該有一位黑人國母,於是開始忽視德瓦列,讓她從歷史上消失。

這種刻意隱藏黑人遺產的過程,至今仍繼續影響著過去幾 10 年來,不斷努力爭取讓國家社會承認其歷史和權利的非洲後裔。

2010 年阿根廷有 4000 萬人,其中 15 萬人被確認為非洲後裔。部分史學家認為,實際人數可能更多,但因混血緣故,種族特徵愈來愈不明顯。

智利也一樣。瓦巴萊索天主教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艾斯特拉達(Baldomero Estrada)指出,智利人的血液裡有著黑人的血是不爭的事實,但與其他國家相比並不那麼明顯。

阿根廷黑人民權運動家阿爾瓦雷茲(Carlos Alvarez)表示,為建造一個更加公平合理的社會,黑人後裔必須抬高其貢獻價值,使兒童和青少年以他們的祖先為榮。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