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鄧鴻源專欄》論韓某的孬種與館長捍衛家園

圖片來源:只是堵藍 臉書

日前韓某人的財產曝光,十幾年「失業」後,財產居然增加四千多萬元,還不包括維多莉亞貴族雙語小學十幾年來的資產,可見此人說謊成性,如同其他國民黨人一樣。

尤其可議的是,凡是批評他的人都遭到韓粉攻擊包括原本支持他的藍營名嘴。此種情形有如當年的希特勒、毛澤東與兩蔣,任何批評他們的人都遭到其黨徒的迫害。這與他們所強調的「愛與包容」完全背道而馳,可說是虛偽到極點。

前總統蔣中正在 RF-101 偵察機前。
圖片來源:中央社

希特勒本是不學無術之輩,只是因緣際會加入德國國社黨,憑其舌燦蓮花的一張嘴,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慢慢坐大成獨裁者。毛澤東與兩蔣的發跡也大抵如此,善於權謀,勇於內鬥,也是靠一張嘴坐大的,這三人也都是大獨裁者,陰險、殘暴,沒有民主思維。

1991 年 5 月 9 日,調查局以加入獨立台灣會為由,進入清華大學拘提歷史研究所碩士生廖偉程等5人,檢方可依《懲治叛亂條例》求處唯一死刑。那時小蔣雖然已經走了,可是吃人的惡法然在,剛當選總統的李登輝也無能為力改變,因為軍權掌握在國民黨軍頭手中。

外界認為獨台會案是侵犯言論自由,引發後續一連串政治抗爭,包括德高望重的台大醫學院院長李鎮源與台大教授陳師孟等人,都走上街頭抗議箝制民眾言論自由的惡法,給予李總統助力,壓制軍頭蠢動,迫使立法院立即修訂《刑法》100 條,並廢止《懲治叛亂條例》。

監察委員陳師孟。
圖片來源:中央社

當年清大社人所的學生陳俊麟,如今想起當時,大家白天義憤填膺大喊政治迫害,晚上卻不敢單獨回宿舍休息,只敢在研究室聚在一起過夜,深怕自己也會無緣無故的被調查局或警總抓走,成為已經身亡的台灣民主烈士陳文成或鄭南榕的第二。

在抗爭的過程中,儘管獲得社會各界的支持,但是當年國府卻仍然對手無寸鐵的百姓施暴。在一場中正紀念堂的靜坐抗爭中,警方五度強制驅趕群眾,時為台大經濟系教授陳師孟,被 5 個警察推坐警備車的階梯上圍毆,他至今依然憤怒:「一個 20 幾歲的年輕人竟踩我下體,我都可以當他爸爸了,他還邊打邊笑!」

這可以說明為何陳師孟至今仍然對國民黨恨之入骨的原因。這與最近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不是也很類似嗎?

當年國民黨的警察與情治人員,如同德國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女士所說的是一群「平庸的邪惡」,只知服從上級命令,用粗暴的手段對付異議人士,不知良心為何物畢竟當年異議人士、教授與學生,均手無寸鐵,只是靜坐而已,軍警居然以粗暴手段對付人家,難怪國民黨不得民心,兩度被政黨輪替。反之,阿扁與小英政府再爛,也從不敢這麼做。

由此可見,國民黨是多麼惡質,用各種荒謬的法令箝制民眾思想,糟蹋校園民眾與學術自由,近年的台大管案如何與其相提並論?管案並非叛亂罪,而是牽涉遴選舞弊與操守問題,教育部與監察院請管去說明而已,管都沒有去,以上兩單位也無可奈何,對納稅人如何交代?管案如何與獨台會案相提並論?

管中閔。
芋傳媒資料照片

獨台會案則是當年國府用二條一法條蓄意致人於死罪,如果沒有李鎮源與陳師孟等有道德勇氣的學者走上街頭抗議,當年擔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同意修法嗎?當年李登輝雖然擔任總統,其實他對以郝為首的國民黨統治集團,仍然不敢自作主張,而是在民間人士與媒體的聲援下,才讓國府勉強同意取消《刑法》100 條。

這種情形有如六年前的洪仲丘事件,當時如果沒有數十萬白衫軍走上街頭抗議,馬政府會同意將軍法移交民間司法機關嗎?如果沒有移交,洪仲丘命運將會如何?是否會與江國慶一樣被冤枉?國民黨不就是用這些惡法在箝制民眾思想與虐待基層軍人嗎?

萬人送洪仲丘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Outlookxp

廖偉程是清大歷史研究所碩士生,為了學術研究,自費到日本與台灣史權威史明請教,有何不對?難道只能關在校園象牙塔閉門造車嗎?一堆情治人員闖入校園抓學生,只因當事人犯了「言論與思想叛亂罪」,不夠亂來嗎?反觀管案有這樣嗎?到底誰才是在「吃銅、吃鐵、吃台大」?

如今台灣正面臨危急存亡之秋,因為一群自私自利的反年改人士與農會水利系統的地方派系正互相勾結,協助不學無術的韓某人選總統,還有煽風點火的統媒助紂為虐,存心讓台灣成為香港第二。

館長陳之漢與時代力量合作,於本月 23 日在台北凱道舉行一場反統媒的集會。台灣或許不會再有叛亂犯了,但社會真的已經自由與民主了嗎?

看看韓粉對付所有異議人士,包括同黨人士,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我們應該效法館長陳之漢,捍衛自己的家園與生活方式,不像韓某與柯某等人那麼孬種,舔共舔到很不像話。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