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漠視還是反抗?看雞籠淡水各村社如何面對荷蘭征伐

臺灣荷蘭統治時期地方會議實況圖。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西班牙、葡萄牙與荷蘭人相繼來到亞洲並展開競爭,他們在此建立貿易據點,展開洲際間的貿易,台灣也曾經是據點之一。他們的治理影響了台灣的歷史發展,也改變台灣住民的生活與文化。

1642 年東印度公司攻打雞籠時,淡水、雞籠的原住民並未反抗。1644 年上尉 Pieter Boon 率 225 人北上,主要想征服噶瑪蘭社。他們還帶著淡水、雞籠住民隨行,並派他們去向噶瑪蘭社居民招降,要周遭村社來歸順,並繳納年貢。對於不願臣服的村社則以武力討伐之,焚燬村社。10 月初結束蘭陽平原的征伐,大部分村社均歸順。之後,Pieter Boon 回雞籠整頓,然後沿著南崁、竹塹、中港、房裡、吞霄到魍港後乘船回大員。他一路對沒有順從的村社征伐,竹塹、大湳、房裡均再度歸順,繳納年貢。

荷蘭與西班牙於雞籠的海戰圖。1642 年 8 月 21 日至 1642 年 8 月 26 日。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因為沒有在噶瑪蘭駐兵,加上荷蘭人在淡水、雞籠的駐軍一向不足,軍官也很少,所以一直用商務員來統治這裡。最初在淡水、雞籠兩地各只有 30 到 40 名士兵。1646 年,淡水 51 名、雞籠 41 名士兵。1659 年總數為 104 人。許多人又因為水土不服而生病,如果要去鎭壓原住民,必須等到大員派援兵來。因此,對於淡水、噶瑪蘭等地原住民的征伐,就如同 1620 年代對台灣西南路原住民征伐相似,缺少主要的兵力,原住民經常叛亂。1645、1646 年,淡水、噶瑪蘭等地只有少數村社願繳年貢。比較偏遠的噶瑪蘭村社經常相互仇殺,荷蘭人的部隊到達時,就接受荷蘭人的協調。部隊離開後又相互攻擊,不照荷蘭人的方式,反而照他們古老方式鬥爭下去。荷蘭人無法派軍隊鎭壓。許多村社對於應繳的年貢也經常拖遲不交。大約從 1646 年起,就不理會荷蘭人。1651 年 7 月,新那罕社的噶瑪蘭人掠奪金包里人送交的稻米、鹿皮,殺死翻譯。

加禮宛群(噶瑪蘭族)留辮子、纏頭巾雜有漢人的紀錄:轉載自鳥居龍藏眼中的台灣原住民-跨越世紀的影像。 圖片來源:截自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

至於淡水、南崁、竹塹、崩山等地區,也因為荷蘭人兵力不足,不但村社經常互鬥,而且還叛亂。1646 年 5 月 28 日荷蘭人再度對淡水、竹塹社征伐。商務員 Gabriel Happart 帶著士兵征伐隊前往淡水,加上淡水原有兵力的支援,一共 130 名士兵。船隻先到淡水,然後由淡水出發到南崁(Parricoutchie、Parrikoutsij、Parricoutse),處理南崁社與竹塹社以及更南的大肚社鬥殺問題。結果因沿途的溪流暴漲無法前進,加上人員生病、缺糧等情況。等到河水稍退時,部隊撤回淡水,征伐一事無成。Happart 先回雞籠,大員則派士官 Casman 帶兵到竹塹駐紮。8月士官 Casman 回大員報吿說,竹塹村社仍不肯聽話,顯然不動用武力不行。另外他也提到叫原住民長途搬運貢稅,對原住民是一大負擔。翌年 1647 年 2 月 Casman 任掌旗官,由大員帶兵到淡水,先調節淡水附近村社的衝突。再調解南崁、Goudt 與竹塹社的衝突,以他們傳統方式,被砍殺的人每人賠償 3 支珊瑚。但和平沒幾天,竹塹社人又計畫去攻擊未締合約的龜崙人。因為龜崙人未與荷蘭人締結和約,所以讓竹塹社的人去攻擊,只是吿誡他們以後不可以。

《康熙中葉台灣輿圖》中之南坎社。
圖片來源:國立臺灣博物館。

1654 年大員要注意鄭成功是否會攻打台灣,一直無法派出足夠的兵力到淡水,淡水地區各村社長期動亂。首先,1654 年淡水主管 Thomas Iperen 要求淡水南方附近的幾個村社八里坌(Parigon、Perragon)、Sinanny、Mattatas、南崁,因為犯錯,處罰要送米到淡水城砦,同時每週帶兩隻獵物到該城砦出售。但因該地的翻譯經常趁機勒索,引起林仔社的不滿,1655 年9 月 12 日他們搶奪從淡水往雞籠因為遇風擱淺的平底船。此外,他們不但拒絕 Thomas Iperen要求送米以及獵物到淡水城砦,還殺了 4 名荷蘭人。因為害怕荷蘭人的懲罰,他們決定脫離公司的附屬,並煽動 Pillien、Rappen、林仔社3個村社一起對抗荷蘭人。於是淡水河南、北兩岸均反抗公司。有一天夜裡,他們到淡水城砦附近荷蘭人保護下的漢人聚落放火,又對城砦發動攻擊。

1654年由荷蘭人所繪之淡水古地圖,其中有尖頂的堡壘即為安東尼堡。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另外,1655 年大甲溪附近的村社頭人謀殺 Dockedockel 社的婦女。一片動亂,荷蘭人無法派出兵力鎭壓,稱之為「邪惡的竹塹社」、「不忠的八里坌」、「兇狠的南崁」。

1656 年動亂繼續延續,荷蘭人說那些叛徒相當頑強,封閉道路,讓漢人無法送鹿肉給荷蘭軍隊,也威脅馬賽人不得提供任何東西給荷蘭人。而八里坌、南崁經常去搶奪海邊的漁民,並將他們趕走。Pillien、Rappan、林仔社更囂張,殺死3個漢人,多人重傷,殺死許多牲畜,讓馬賽人不敢供應東西給他們。Thomas Iperen 希望公司能派出 40 人軍隊加上 200-300 名可信賴的原住民。但是公司無法派出足夠的軍力,根本無法鎭壓當地住民。1657 年 3 月八里坌與竹塹社邀請比較親荷蘭的 Dockodckol 社進行和平聚會。但利用 Dockockol 人喝醉時,八里坌與竹塹社攻擊他們,造成 40 名男女死亡。荷蘭人雖然認為竹塹社以及大肚山那邊的人很可惡,但是,現在去報復 Dockedockol 社人被殺的事情,武力還不夠。等到北風季節,有增加兵援到達,才有能力將他們打敗。

3 年來淡水主管不斷寫信到大員控訴,說淡水、竹塹的村社極力反抗荷蘭人,我們的兵力不足,未能報復,希望大員能夠增援。荷蘭人決定今年 8 月底從這裡派出 240 名士兵以及 60 名水手,由 Scheedel 指揮,隊長 Pedel 帶隊,商務員 Iperen 擔任政務諮詢。對竹塹、八里坌、麻少翁(Kimsussau)、林仔、錫板(Kakkerlak)、南崁、Mattattas,對他們聲明,將上山者以及主要行兇者交出,否則他們全體將被打死。

1650年臺灣荷蘭統治時期荷蘭人所繪臺灣原住民與逐鹿中的族人。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Caspar Schmalkalden

1657 年 9 月 10 日由地方官(Landrost)Freederick Scheedel 率領 240 名士兵、60 水手,共300 名,每名都帶 40 天軍需品,由大員出發。Scheedel、Thomas Pedel 為隊長,14 日到淡水城砦。淡水政務員 Boons 召集各區長老,包含友善與不友善的部落。除了淡水河北岸Pillion、Rappan、林仔社之外,都出席。荷蘭人第二次召集,他們仍不來。他們說不怕荷蘭人,且準備弓箭等待。荷蘭人帶兵攻擊。

但他們躱在陡峭的森林,難以攻擊。上山時 3 人被射死、10 人受傷,終於在一個平坡打跑那些敵人,燒毀他們的田野作物以及住屋。

1657 年 9 月 20 日,再由隊長 Pedel 率領 120 名士兵,20 名水手,攻擊靠近城砦稍北的林仔社,也燒毀村社田野,將叛亂的主腦殺掉,斬首示眾。之後,叫淡水河另岸的八里坌、南崁社前來。八里坌拒絕,但南崁社立刻前來,並交出殺死荷蘭人的兇手。28、29 日荷蘭人進攻八里坌社,並將村社燒毀。南崁社雖然歡迎荷蘭人,但是拒絕賣食物,拒絕幫荷蘭人背行李以及生病的士兵。荷蘭人放火燒掉他們的村社之後,他們表示順服,要求不要燒毀他們的稻穀。荷蘭人從淡水往南征伐,到竹塹約 9 天,大約有 30-40 人生病,最嚴重的需要 4 人來扶。經過此次征伐,淡水、竹塹、大甲地區比較順服,少聽到反抗荷蘭人的事情。但是,鄭成功的軍隊來時,這些村社仍然保有強大的反抗力量。

本文摘自《典藏台灣史(三)大航海時代》一書。

典藏台灣史(三)大航海時代

  • 作者: 林偉盛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19/05/29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