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以影像灌澆民主貧瘠惡土:那一年我們用生命爭取的自由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我這個世代的台灣人,都是從戒嚴一路走到民主來的,而台灣也是從這樣的民主貧瘠乾涸之地裡,硬是在惡地裡冒出新芽、長出新葉,終至茁壯成大樹的。

大規模逮捕行動《520農民事件》

1988 年 5 月 20 日,由「雲林縣農民權益促進會」發起的農民運動,在總指揮雲林農權會會長林國華、副總指揮蕭裕珍,以及總領隊李江海的帶領下,從國父紀念館出發,在行政院與立法院前,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總指揮林國華被鎮暴警察打的頭破血流。農民要求政府要保護農民權益,執政者卻指稱上街的是「假農民」,憤怒的民眾憤而將立法院橫匾拆下。在台北市城中分局前,要求「和平、放人」的大學生,在靜坐中遭到憲警無情地鎮壓,被警察押進分局的人也慘遭刑求。 警方在事件中總共逮捕 120 多名群眾,收押 96 名。

1988 年當時台灣剛解嚴,各種運動都走上街頭;其中,520 農民運動是台灣解嚴後最大的一場抗爭。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在這一天之內,我就被警方噴了好幾次消防水,整身幾乎都濕透了,還要被鎮暴警察當暴民追著跑,這是我當年非常辛苦的街頭攝影工作。這場警民持續了 19 個鐘頭流血衝突,隔天清晨我回到住處,新婚的牽手紫妃在客廳看到我滿身是血回到家,以為我身受重傷,當時嚇哭了,我告訴牽手,因為抱著一位被打破頭的台大學生去台大醫院急診, 所以我的身上才會沾滿血跡。

這場「五二○農民請願活動」,成了台灣解嚴後,最嚴重的街頭流血抗爭事件。

520 農民抗爭事件,成了台灣社會運動史上受害者最多,且最嚴重的流血衝突事件。 警方在事件中總共逮捕一百二十多名群眾,收押 96 名。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聲援海外返鄉運動,台灣人有權回自己的家

根據美國台灣人社團組成的台灣人黑名單處理小組」統計公佈, 共收集了 439 名黑名單人士。黑名單處理小組指出,黑名單分成三類,包括第一類不准入台者,共有 108 名,第二類為簽證受刁難, 共有 235 名,第三類為難以分類,無法回台者 96 人。八成以上的黑名單人士,都是擁有博士或碩士的專業人才,有些人因為主張台灣獨立,違反「反共國策」,有些人因為擔任台灣同鄉會社團負責人與幹部,就被國民黨政府不給予加簽,限制你回台。

不少被迫流亡海外的政治異議分子,都是國民黨眼中的黑名單,他們必須利用各種管道才能偷渡回台。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1988 年 8 月 21 日,民主進步黨在台北市舉辦「台灣人有權回自己的家」大遊行,我幫忙製做了一條超大布條,與「為返鄉而死」的陳翠玉海報,聲援海外台灣人返鄉運動。

我幫忙製做了一條超大布條,與「為返鄉而死」的 陳翠玉海報,聲援海外台灣人返鄉運動。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為返鄉而死的女英雄—陳翠玉

1988 年,陳翠玉女士為返台參加世界台灣同鄉會(簡稱世台會), 勇敢衝破「黑名單」,全球奔波。陳翠玉年事已高,不堪勞累,於 8 月 20 日病逝於台大醫院。

台灣是我的故鄉,我們要回去,這是我們的權利,我將以我的生命爭取這個權利。~陳翠玉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1988 年 8 月 26 日,我負責布置陳翠玉在濟南教會告別禮拜的會場, 廖耀松做了許多手舉牌,林宗正牧師率領送葬隊伍經過中山南路時, 林牧師臨時決定衝撞總統府,進步婦盟的林秋滿、袁嬿嬿等人率先越過公園路,加足馬力直奔總統府。這一個突來舉動,讓在旁邊引導隊伍前進的城中分局員警措手不及,一路呼叫憲兵鎮暴部隊出來阻擋,因為是突發狀況,這些憲兵根本來不及穿上鎮暴裝,只能穿著紅短褲及白色內衣空手出來攔截,拿著棍棒阻擋陳翠玉送葬隊伍前進,這個抗議黑名單的不公不義的行動,成功達陣總統府,讓博愛特區的軍警大為緊張,引發一場小衝突。

這個抗議黑名單的不公不義的行動,成功達陣總統府,讓博 愛特區的軍警大為緊張,引發一場小衝突。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進步婦女聯盟重要成員林秋滿,披著白色罩衫, 走在台灣婦女運動先驅陳翠玉治喪隊伍的最前端,率先越過公園路、直奔總統府,以示對國民黨不義政權的極大抗議。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挑戰禁忌的鄭南榕

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鄭南榕

鄭南榕不是公職人員,也不是民主進步黨員,無心參選,也無意組織派系,他志在發起各種運動打破禁忌,突破戒嚴。1987 年 4 月 18 日,鄭南榕在台北市金華國中的演講會上表明:「我是鄭南榕, 我主張台灣獨立」。1988 年 12 月 10 日,鄭南榕在《自由時代》雜誌,刊登旅日學者許世楷博士寫的《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引起當局強烈的震撼,國安局便指示法務部要法辦鄭南榕。1989 年 1 月 21 日,鄭南榕收到叛亂罪的傳票,當時已經解嚴一年半了。

鄭南榕在收到傳票六天後,堅決地表示「絕不出庭」。鄭南榕強調: 「我只是秉持追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理念而已。我秉持一貫追求言論自由的精神,一定要行使我的抵抗權,抗爭到底。」

為了爭取 100% 的言論自由,鄭南榕發誓:「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抓不到我的人」。

989 年 4 月 7 日,國民黨出動大批警力,時任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 組組長侯友宜率霹靂小組攻堅。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1989 年 1 月 27 日,鄭南榕開始將自己關在辦公室內,在雜誌社裡佈署防禦工事,於鐵門、鐵窗加上鐵絲網,並且準備了三桶汽油和一支打火機,藏在辦公桌下。他開始為期 71 天的「自囚」生涯,以非暴力的方式,表達對此「叛亂罪」之抗議。拘提前夕,鄭南榕告訴盧修一:「如果我死了,我不會白白犧牲,一定能對後來的人有深遠的影響。」

1989 年 4 月 7 日,國民黨出動大批警力,時任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侯友宜率霹靂小組攻堅。鄭南榕為了堅持台灣獨立的言論自由抵死不從,甘願自己活活燒死,以身殉道,而這把火也照亮了台灣自由與人權。 老實說,我很難忘記那一幕。 1989 年 4 月 7 日早上 10 點,我是第一個跟隨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進入自由時代雜誌社拍照記錄的攝影師,我在總編輯室看見鄭南榕那一具挺直、振臂、焦黑的身體,一邊紀錄,一邊掉淚。30 年過去了,那是一段令我刻骨銘心的記憶,也是我一生中最難過的一次攝影記錄。

1989 年 4 月 7 日早上 10 點,我是第一個跟隨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進入自由時代雜誌社拍照記錄的攝影師,我在總編輯室看見鄭南 榕那一具挺直、振臂、焦黑的身體,一邊紀錄,一邊掉淚。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1989 年 5 月 19 日,數以萬計的台 灣人參與出殯的行列,為鄭南榕舉 辦「國葬」。告別式隊伍從台北市士林廢河道出發,在雨中綿延兩公 里多,步行到總統府,上萬民眾共 同為鄭南榕送行,護送他走完人生 最後一程。
圖片來源:邱萬興提供

台灣民主印象講座:我們的青春在街頭

  • 與談人:邱萬興(民主運動影像紀錄者)、李筱峰(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 時 間:2019 年 7 月 3 日(週三)19:30-21:00
  • 地 點:欒樹下書房(台北市大安區溫州街 24 號)
  • 本活動為免費參加

本文摘自《台灣民主印象:邱萬興攝影集 1986-2016》一書。

台灣民主印象:邱萬興攝影集 1986-2016

  • 作者:邱萬興
  • 出版社:典藏文創
  • 出版日期:2019/05/01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