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枝芽來不及綻放即已枯萎:那些遍體鱗傷的孩子們

圖片來源:pixabay / 圖片作者:ibrahim62

我們不該小看孩子受到的壓力和創傷,因為即使是無心之舉,也有可能為孩子帶來無可抹滅的影響。

銘刻在大腦裡的創傷

蒂娜是我第一位小病人。我們第一次碰面時她才七歲,坐在芝加哥大學兒童精神分析診所外的候診室,小小的身軀看來弱不禁風,與妹妹一起窩在媽媽懷裡,忐忑不安地等著見新醫生。我帶她進看診室並把門關上。我想我們兩人都很緊張,一個是九十多公分高、一頭辮子綁得紮實工整的非裔美國小女孩,一個是身長近一百九十公分、留著雜亂長髮的白人男子。她坐在沙發上,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會兒。接著,她走過來爬到我的大腿上,依偎在我身上。
圖片來源:pixabay / 圖片作者:StockSnap
她的舉動讓我感到窩心。我心想,真是個可愛的小孩。但是,我很快便發現自己錯了!
她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手伸進我的褲襠,想拉開我的拉鍊。
當下,我的情緒從原本的焦慮,瞬間轉變成悲傷。我抓住她的手,從我的大腿移開,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來,讓她站好。

情感性營養不良

蘿拉四歲大,雖然已經靠鼻胃管攝取高熱量的流質食物好幾週,體重卻不到十二公斤。我在護理站看到她的病歷厚厚一疊,大概有一‧二公尺──比這個瘦巴巴的小女生還要高。
 走進病房,我看到令人難過的景象。蘿拉二十二歲的母親維吉妮亞正在看電視,坐得離蘿拉遠遠的,母女之間沒有任何互動。身材矮小、消瘦的蘿拉安靜地坐著,眼睛睜得斗大,直盯著一盤食物看。她的鼻子插著一根將養分輸送到胃部的管子。

狗籠裡長大的小孩

小兒科加護病房幾乎隨時都滿床,一週七天都全天候忙個不停。護士、醫生、助理與家屬在這裡來來去去。醫療儀器、電話與人們交談聲,讓這個偌大的空間嘈雜不斷。病房的燈光一直都是亮的,人們總是走來走去,這個地方看起來一片混亂。
我默默走到護理站,看著白板上的資料,尋找我要見的男孩在哪一個病床。然後,我聽見他的聲音。我聽到淒厲又詭異的尖叫聲,一轉頭,就看見一個骨瘦如柴的小男孩,包著鬆垮的尿布坐在籠子裡。賈斯汀的病床四周都被鐵欄杆圍了起來,上面蓋著一片夾板並以鐵絲纏繞固定,看起來就像個狗籠!
圖片來源:pixabay / 圖片作者:OscarHdz
小男孩不斷前後搖晃著身體,咿咿呀呀地小聲嗚咽著,彷彿在唱搖籃曲安撫自己。
他全身上下都沾滿自己的糞便,臉上塗滿食物,尿布也因為浸滿尿液,沉甸甸的。他得了嚴重的肺炎,正在接受治療,但是醫護人員要幫他做檢查或進行手術,他都奮力抵抗,連抽血也要好幾個人抓住他才行。他會扯掉點滴,對護理人員大吼大叫,把食物丟得滿地都是。

被篡改的記憶

二月的突襲行動之後的頭三天,大衛分批釋放孩子,一次釋放四名兒童。他們年紀最小五歲,最大十二歲,大多介於四到十一歲之間,來自十個不同的家庭,獲釋的二十一個孩子中,十七個有一個以上的兄弟姊妹。雖然一些前教派成員反駁教派虐待兒童的指控,但孩子們毫無疑問地已受到創傷──不只是警方襲擊莊園的行動,也包含他們之前在莊園裡的生活。
有個小女孩獲釋的時候衣服上別著一張紙條,紙條上頭寫著,等到女孩的親人們看到這張紙條時,女孩的母親已經死去;還有另一個孩子在媽媽與她吻別、把她交給聯邦調查局探員的時候對她說:「他們是來殺我們的人,我們在天堂見。」
莊園發生大火之前,獲釋的孩子們表現得像是父母已經死了一樣(他們離開莊園時,都知道至少有爸爸或媽媽還活著)。事實上,我第一次見到這些孩子的時候,他們正坐著吃午餐。
我走進房間時,其中一個幼童抬起頭來平靜地問我:「你是來殺我們的嗎?」
圖片來源:pixabay / 圖片作者:solankiashwini94

本文摘自《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兒童精神科醫師與那些絕望、受傷童年的真實面對面;關係為何不可或缺,又何以讓人奄奄一息!》一書。

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兒童精神科醫師與那些絕望、受傷童年的真實面對面;關係為何不可或缺,又何以讓人奄奄一息!

  • 作者:布魯斯.D.培理, 瑪亞.薩拉維茲
  • 出版社:柿子文化
  • 出版日期:2018/12/0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