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同婚待辦事項:同志除罪補完計畫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者:Peter Hershey

本文作者為盧郁佳,原文標題:同婚待辦事項:同志除罪補完計畫,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同婚立法通過,同運人士祈家威要求大法官釋憲等社運長期努力,應居首功。其次要感謝群眾,選出了蔡英文總統,她任命的大法官釋憲、閣揆提案支持同婚。

總統任命誰當大法官,事關重大。

1973 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例,訂下合法墮胎的最低保障:懷孕的前 12 周,孕婦可自主決定墮胎;12 周後,除非母體受威脅,否則依各州自定墮胎期限。但川普上台就豬羊變色,2019 年保守黨執政的肯塔基、密西西比、俄亥俄、喬治亞州都把自主墮胎期縮短到 6 周,在孕婦知道懷孕前早就過期,實質禁止墮胎。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者:Maria Oswalt

2018 年 11 月,保守黨執政的阿拉巴馬州公投,59%高票通過修州憲禁止墮胎。2019 年 5 月,阿拉巴馬州議會通過禁止墮胎,未來除孕婦健康受威脅以外,墮胎都是重罪,就算被強暴、亂倫懷孕也不准墮胎。

反對黨議員設法加但書允許強暴、亂倫與犯罪受害者墮胎,卻被做掉。執政黨議員明言故意要鬧到大法官會議,推翻 1973 年判例,禁止全美墮胎。因為川普當選就任命了兩個保守派大法官(其中一個還有性侵爭議),導致 9 人大法官會議中保守派占 5 名過半,保守黨執政州趁機藉大法官翻盤拼連任。

罪魁禍首川普早該負起責任懸崖勒馬,但他跟一群國會議員就惦惦裝死混過去。

美國選錯總統,任命的大法官,蝴蝶效應造成被父親強暴懷孕的小孩要生小孩,否則醫護幫人墮胎要關 10 到 99 年,反觀強暴兒童罪只關 2 到 20 年,立法者跟強暴犯有什麼差別?讓未來孩子出生發現沒人愛他,連母親都恨他,「不想把你生下來」,這是何等巨大的傷痛,無人可從中生還。無辜的人承受選民從膽瓶放出妖魔肆虐的代價,川普、州議員、州長故意闖禍卻不用負責任。

足證台灣明年選總統,沒有任何身分可置身事外。

國民黨立委賴士葆承諾,明年國民黨勝選後廢除同婚。美國的例子告訴我們,保守派翻盤是完全可能的。台灣是否會有綠營反同選民想藉投藍翻盤,不得而知。但國民黨無論是誰當選總統,都是和平協議簽下去,不戰而降迎向統一,台灣繼西藏、新疆之後淪為「少數民族」集中營。

在新疆再教育營被強迫高強度工作的維族女工。圖片來源:剿匪學院

想限制同志結婚的權利,搞到自己連放風小便的權利都沒有。為了不讓同志夫妻收養小孩,寧願自己器官被活摘買賣。如果有這樣的長輩,請大家回中南部務必陪他聊聊大選投反同票的代價。

大選明擺著異性戀和同志已經同在一條船上:同志若有人權,所有人都有人權;同志若沒人權,所有人都沒人權。台灣全有,中國全無,兩邊只能選一邊,就是沒有「大家都很有人權、只有同志例外」的選項。世界上也沒有一個國家會是「大家都很有人權、只有同志例外」,只有團結奮鬥成為民主國家,或者同歸於盡淪為獨裁國家的一部分,同志平權就是台灣從獨裁到民主必經的挑戰之一。

綠營反同者要承認需要藍營同志票挺綠,藍營同志要承認需要綠營反同票挺同,兩者都極不可能。但是台灣只有不斷民主化才能逃離內外極權控制,大選要生還,別無選擇,就得這麼幹。死對頭必須合作才能守住現狀。

對於同婚入法,人們主要的回應是結婚、包紅包,那麼是否同婚跟異性戀無關,跟單身、失戀、喪偶的同志無關?不,如果社會以為同婚就是結婚權,那就像以為端午節只是吃粽子,聖誕節只是收禮物,二二八只是放假一天。吃粽子,收禮物,放假一天,都是很好的事。然而忽略精神意義,就是掏空它該有的影響力。

舉例來說,端午節是一個公務員屈原對暴君寧死不屈,聖誕節是一個異端者耶穌對主流社會和殖民政府寧死不屈,二二八有一群民眾對軍警鎮壓寧死不屈,多年後弱勢洗清污名,群眾認同他們的信念,節日就是認同的政治。同婚入法的精神意義,就是認同。

現在政府承認同志也是人,所以社會得開始承認同志也是人,所有人都是人。

同婚之於同志,等於正名之於原住民、兩性平權之於女性、勞基法之於勞工。都是社會對過去所排除的成員致歉,迎接他的復歸,尊重他的身分,保障他平等參與。這是同婚入法石破天驚的意義。

圖片來源:中央社

既然寬容受迫害者,也應該一視同仁寬容壓迫嗎?不。歧視不是人們應有的權利,它是一種暴力,必須受限制。加拿大政府已經立法規定,必須以跨性別者希望的性別代名詞來稱呼他們,違者受罰。

轉型正義,是調查揭露過去所允許的正當行為,承認錯誤,懲罰,道歉,補償,承諾不再犯,持續警惕公眾,翻轉社會的價值觀。

以此來看,光結婚當然不夠。

現在社會必須承認,過去的價值觀,是同志有罪。按照這種價值觀,人人都有權懲罰同志,所以父母為了逃避懲罰,強迫兒女隱瞞同志身分;或是否認事實,用言語攻擊或蓄意忽視來虐待兒女,強迫他們改變自己。當時做這些事情都很合理,社會有權不寬容。

拖延了兩年至今,我們應該認清事情不同了:

  • 過去宗教團體有權以一個人的同志身分來排擠他,現在這是有罪的。
  • 過去學校、職場、社交場合有權以一個人的同志身分來排擠他,現在這是有罪的。
  • 過去精神科醫師或新興宗教團體有權從事試圖「矯正」性傾向的治療,現在這是有罪的。
  • 過去電視(除了公視金鐘劇以外)、報紙有權迴避本地同志經驗題材,現在這是有罪的。

中國、香港電視台每周的新聞專題調查節目,都曾報導同志困境,得到社會關注,彌合經驗鴻溝,擴大公眾與各族群的溝通基礎。而台灣的電視、報紙掌握在反同高層手中,媒體基層有極多的同志,卻無權製作詮釋自身經驗的內容向社會發聲。頂多像前記者璩美鳳臥底偷拍女同志酒吧的電視新聞那樣窺秘獵奇。長期、隱形的言論禁令,製造了今日台灣挺同和反同決裂的悲劇。

今後為促進文化人權,媒體必須負起公共責任。

  • 過去社會有權排擠同志父母,父母有權排擠同志兒女,現在這是有罪的。
  • 過去男同志隱瞞性傾向娶異性戀女人,女同志隱瞞性傾向嫁異男,現在這是有罪的,父母親友不能再逼他們這麼做。

反同者主張男同志習慣濫交,不適合婚姻忠誠,所以無權同性結婚,但卻要逼這樣的男同志跟異女結婚。中國前記者柴靜《看見:十年中國的見與思》書中紀錄她在央視新聞節目的專題報導,訪問學者張北川教授,他在中國最早從事男同志研究,揭露了刻板印象「濫交」其實是受社會壓迫產生的自保適應和路徑依賴。

他說,同志和其他人一樣上學、工作,努力活著,但不能公開身分,絕大多數不得不與異性結婚,大多建立情感的社交場合是在公廁或浴池,但那樣的地方不大可能產生愛情,只能產生性行為,而且是在陌生人之間。和陌生人發生性關係,對於同志有巨大的好處,這個好處就是安全。你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兩個人完了關係大家互相都不認識,不用擔心身分的洩漏。在沒有過去和未來的地方,愛活不下來,只有性。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者:Massimo Rinaldi

一九九七年以前的中國,暴露同志身分,就可能因流氓罪入獄。

他調查一千多位男同志,百分之七十七極度痛苦,百分之三十四有強烈自殺念頭,百分之十自殺未遂,百分之三十八受侮辱、性騷擾、毆打、敲詐勒索、批判和處分等傷害。《志同志》紀錄片導演崔子恩說,每年自殺的同志,就是心理上的愛滋病患,心理上的絕症患者,這個絕症是誰給他的?不是愛滋病毒給他的,是社會給他的。

有什麼對同志比生命還重要?愛情、自由,公開表達自己身分的空氣、空間。假如社會不能夠提供,這種壓制,這種痛苦、絕望就會一直持續下去,就成為社會的一個永遠解決不了的痼疾。

同婚入法是什麼?是異性戀社會長期虐待同志族群後,懺悔、改正,尋求復合的求婚儀式。如果異性戀社會還繼續對同志家暴,這無比珍貴的承諾就一秒跳票。同婚關於所有人,平權的實踐,是為維護日常每一天分分秒秒,我們跟身邊每個人關係的品質。即使是獨處時,我們對待自己,一舉一動也都在向靈魂傳達,這個社會是否有愛情、自由,公開表達自己身分的空氣、空間。

我們獻出的每一分平等,都將成為社會回贈我們的平等。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