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芋論》含淚說「我是中國人」

藏人自焚案例,圖為其遺囑。 / 芋傳媒資料照片

含淚說「我是中國人」!單純就文字結構,原本應該是等著聽一個感動人心或振奮人心的故事。但現實上,「中國人」三個字,瞬間充滿違和感,一點都感動不起來。尤其,出自陷身新疆「再教育營」的維吾爾族女性之口,更讓人覺得恐怖到極點。

5 月 20 日,日本《朝日新聞》刊出一篇專題報導,標題就是「監控採訪驚見的淚光!口說『我是中國人』的維吾爾族女性」。

《朝日新聞》在日本,言論立場向來偏左,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還被歸類為親中媒體。但是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多年來已經離親中立場愈來愈遠。

專題採訪的實際日期是 4 月中旬,這跟 3 月「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代表團在 12 日舉行的記者會裡,面對國際媒體的關注與追問之下,窘態百出,難以自圓其說,當然有很密切的關連。

面對國際媒體的關注,中共官方始終口徑一致,「再教育營」是被捏造的;新疆只有「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問題是高舉「職訓」之名,卻又強調設置目的,是為了防制恐怖主義,而且兩年多來「成效卓著」,新疆未再發生重大恐怖活動。

記者會上駁斥媒體質疑的過程中,所謂「在這裡可以免費學習中國話、法律與職訓,週末還可以回家,跟寄宿學校一樣」的發言,瞬間引爆現場記者的驚呼哄笑,以致匆匆結束記者會,甚至爆發驅趕記者,阻止繼續採訪的難堪場面。

「再教育營」的揭露與衛星照片的流傳,早已沸沸揚揚多時,美國 CNN、英國 BBC 等多家國際媒體多次抗議中國阻撓採訪。這場官方安排在 4 月 17、18 日兩天的媒體採訪,看起來浩浩蕩蕩,其實獲准的媒體只有 5 家,分屬日本、美國、俄國、韓國與新加坡各一家,其他都是中國的官方媒體。

圖片來源:只是堵藍 臉書

這篇專題指出,採訪地點是從喀什噶爾市開車約半小時車程的郊區,一座甫於去年1月新設,四周高牆包圍,跟外界嚴密隔絕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裡面「住著」2056 位維吾爾人。整個描述沒寫「監獄」,但監獄的景象已經躍然紙上。

擔任培訓中心「校長」的中年維族男性,也接受訪談,但發言只是重複官方說法指出,「這裡的教導,主要是法律、中國話跟職業技術,宿舍內開放使用手機、每周可以回家一次」。

報導雖然強調,「整個採訪行程,並沒有限制記者提問,或打斷受訪者發言的情形」,但是,記者很明白表示,「這不是自由意志之下的受訪」。

從報導中可以理解,「不是自由意志」的感受,主要原因來自於,被安排受訪的維吾爾族女性,不僅對眼前自由行動受限的處境,沒有任何抱怨,甚至整個過程中,千篇一律的不斷重複「感謝黨跟政府」;甚至,含淚說「我是中國人」。

千挑萬選與嚴密的「行前訓練」,現場順利按照編好劇本,讓國際媒體記者聽到該聽的訪談。萬變不離其宗的兩大重點,就是「感謝黨跟政府」以及「我是中國人」。只是多了官方劇本裡沒有的眼淚。

但是,難得獲准進入採訪與攝影的這篇專題,卻認為此行「見聞」,最重要的真實就是眼淚。相對於口中說出的「感謝黨跟政府」「我是中國人」,無聲眼淚所傳出的訊息,是萬念俱灰,無力抗拒,連沈默的自由都沒有的悲慘。

「我是中國人」,這句話的沈重度,對受壓迫的維吾爾族、圖博族(藏族),自不待言。主權移轉即將屆滿 20 週年的香港,根據香港大學持續多年的民意調查,「中國人」認同度始終偏低;30 歲以下的香港青年,「中國人」認同度,甚至連續幾年低到連 1% 都沒有。

即使是在中國,網路民調剛在中國盛行時,中國《網易文化》曾在 2006 年曾經做過一個很轟動的民調,題目是「如果有來生,你願不願意再做中國人」,結果高達 65% 受訪表示不願再做中國人。毫無意外的,這份民調進行 12 天就被迫下架。

事實上,中國上自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姐妹與女兒,被報導擁有外國籍,下至一般黨員平民,只要有能力,也是無所不用其極的移民與取得外國籍。對照之下,身陷再教育營的維族女性噙淚說的「我是中國人」,何其荒謬?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