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鄧鴻源專欄》他山之石 看以色列教育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Raimund Andree

長久以來,台灣許多家長從小要子女學許多才藝,尤其是英數理化,以免輸在起跑點,以色列教育正好相反,雖起步晚,但後續爆發力十足,在起跑點看似輸,卻常贏在終點。

近二十年來,吾人常常看到台灣各級學生,在國際奧林匹亞數理競賽或國際發明獎中奪冠,某些國立大學教授也常自詡發表許多「傑出論文」,然而七十多年來,我們國家卻始無法自行培養一位諾貝爾獎的人才,也沒有看到這些優勝者能自行創業,發展出有規模的企業。反觀以色列,則恰相反。

以色列在 OECD 評鑑學童學習能力的 PISA 中,遠遠落後台灣,最新調查顯示,以色列數學只排 41 名(台灣第 4 名)、以色列科學只排 41 名(台灣第 13 名)、以色列閱讀排 34 名(台灣第 7 名),樣樣不如台灣。然而事實勝於雄辯,以色列卻是新創大國,平均每 1800人 就有一家新創公司,人均創業世界第一。人均工程師數量世界第一,專利申請數量也是世界第一。在近 20 年內,更誕生了 10 位諾貝爾獎得主。可見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小時渺渺,大未必差。

到底是什麼樣的教育或環境,可以讓以色列培養出這麼多諾貝爾獎得主與創新企業家,而且又是軍事上的強國?原因在以色列教育,他們讓孩子在開放、自由的環境中長大,培養出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勇於辯論與挑戰真理。以色列的義務教育從 5 歲 ~ 18 歲,18 歲以後男男女女都當兵,沒有人有怨言,反而覺得當兵比起上大學更重要,因為沒有國,哪有家?所以在以色列街頭或海灘,隨時可以看到背著步槍的年輕男女,卻沒有人亂用。以色列女兵服役兩年,加入戰鬥部隊是三年,不在乎薪水,只在乎是否能奉獻國家,每位都是英姿煥發的巾幗英雄。

關鍵在他們的精神教育,如以色列國歌《希望》:「只要心靈深處,尚存猶太人的渴望,眺望東方的眼睛,注視著錫安山崗。我們還沒有失去,兩千年的希望:做一個自由的民族,屹立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他們的國歌是經由全民公投決定,沒有任何黨派或黨國思維,所以人人喜歡唱,並引以為榮,尤其是遇到國家慶典、國際比賽或有戰士衛國犧牲時,他們就會唱國歌以示感恩、鼓舞或哀弔,常令人動容。這是因為他們曾經歷二戰納粹大屠殺的苦難,讓他們珍惜國家的的存在與榮譽。

反觀我們國歌,卻是國民黨黨歌,令人不解。前年台大社會系教授李明璁,在其「音樂社會學」課程中曾發問卷給學生,問學生「希望哪些歌能從地球上永久性消失」,居然大多數回答是我們「國歌」和「只要我長大」!李明璁認為,這兩首歌都是充滿政治威權的宣傳歌曲,所以普遍不受年輕人喜歡,應該與近幾年來學生逐漸反思軍事戒嚴歷史和轉型正義的渴望有關

一首很難讓學生認同的國歌,又如何團結民心士氣?如果其他黨派的人執政時,也將自己黨歌當作國歌,國民黨與全民又能接受嗎?中國與北韓等專制極權的國家,其國歌與黨歌不同,更甭提其他民主國家了。如中國的國歌是「義勇兵進行曲」,黨歌是「共產國際歌」。為何許多人還沒對我們國歌的荒謬性提出質疑?或是想說卻不敢說?有這樣的心理顧忌,有何資格說我們是自由與民主的國家?換是在以色列,如果有這樣的歌曲,老早就受到民眾嚴厲批判了!

以色列各級學校還鼓勵老師帶學生去參觀耶路撒冷的哭牆、大屠殺紀念館或歐洲納粹集中營,以培養學生的愛國心與危機意識,了解服兵役的重要,以及為誰而戰與為何而戰,所以人家均以服兵役為榮,不計較薪水,畢竟沒有國,哪有家?

反觀我們各級學校老師,幾人曾帶領學生去參觀二二八紀念館或國家人權博物館以培養學生愛國心、居安思危與人權的觀念?幾人以服兵役為榮?幾人知道為誰而戰與為何而戰?只因我們有些軍歌到底在高唱捍衛誰的國土?我們的教育又到底給學生甚麼樣的國家觀念?

各級學校的公民課或歷史課,有幾所學校師生認真討論台灣的人權與歷史,尤其是以往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悲慘歷史?他們可知「轉型正義」的意義與重要性?德國與波蘭等歐洲民眾,也會這樣質疑其政府的作為嗎?克羅埃西亞女總統三年前剛上任不久,就下令將全國各地的前獨裁者狄托銅像移走,她這麼做,是在彰顯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意義,對其國家形象與經濟發展均有幫助。為何我們的轉型正義反而會被國內一些有心人士曲解為仇恨、對立或影響經濟發展?

我們的地理課又在教育給學生甚麼樣的地理知識?為何認識中國的大山大河遠多於認識台灣的的河川與山脈?可以熟悉中國各地的名勝古蹟、特產與東北有哪三寶,可知台灣有哪些古蹟、特產與人文景觀?同心圓的文史地教育乃世界趨勢,我們卻反其道而行,是否奇怪?難怪有人嘲諷說:「我們所教的中國地理,是人家的歷史;我們所教的中國歷史,是人家的神話故事!」也難怪作家龍應台女士說:「這是殖民式的教育」,因為她兒子在德國念小一時,老師發給每位學生一張地圖,讓他們先認識自己社區的地理環境,在慢慢擴大到其它地區。

家長教育方式也不同,台灣家長常問放學回家的小孩:「你今天考了哪些科目?成績為何,排名為何?」猶太媽媽通常是問:「你今天在學校問了老師什麼問題?與同學討論甚麼問題?」關鍵在於以色列人的教育思維是「不畏學術權威與政治威權」,代表猶太人的性格是「不要接受別人給你的答案,要勇於挑戰權威,追求真理」。

本身也是猶太裔的偉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曾說:「提出問題比解決問題重要」,所以才能發明震古鑠今的相對論。以色列的教育就是絞盡腦筋,設法教出勇於挑戰權威、追求真理的孩子,所以才有辦法在近 20 年內,自行培養了 10 位諾貝爾獎得主,並且成為國際新創大國與軍事強權。

以色列人認為,教育應鼓勵學生發問,保持好奇心與懷疑的精神,

不給標準答案,讓學生自行找答案。

他們喜歡創新,腦中若有點子,立刻付諸實行,從家庭、學校到各企業皆是如此,所才能成為新創大國。以色列人也很重視菁英教育,問題是,人家的菁英教育,不僅重視寓教於樂與學以致用,更重視良好生活習慣與公德心的培養。

集合以色列最優秀人才的魏茲曼科學研究所,是世界最先進的科學研究中心之一,被頂尖期刊《科學家》雜誌評為外國學術界最佳的研究機構。該研究所的學術自由風氣聞名於世,他們的實驗室或辦公室,幾乎從不關門,很多研究員在走廊遇到,常不自覺會聊起來,迸發出許多智慧火花,他們稱之為「走廊科學」。該所的研究經費,大部分來自企業的捐獻或產學合作,而非全靠政府補助。該研究所曾協助政府或業者,將沙漠變成農場,將垃圾變成黃金,廢水過濾後重複使用不浪費,同時大力發展綠能,減少溫室效應。

反觀我們教育,常需給學生標準答案,否則學生就不知怎麼寫;一般學生也大都畏畏縮縮,不敢發問,只會燜著頭死讀書,因為從小在威權教育的環境中長大,缺乏活潑開朗與冒險犯難的進取精神,所以很少人畢業後願意出來創業,只想待在學校或企業當研究助理之類的上班工作,或熱衷於國考,當白領公務員,只因上班可吹冷氣,工作穩定,待遇與福利也不錯,因此補習班常門庭若市,這樣的國家會有競爭力嗎?

台灣的所謂菁英教育,偏重讀書與考試,沒有培養他們的品德,所以近年來,為何有許多大學教授與學生的品德常出問題?例如,大學有許多學官兩棲的教授,沒有報備,在外兼職、兼課者一堆,哪有時間做研究?然而這些人的研究經費卻拿得比別人還多!有些大學教授還常假公濟私,A 公帑自肥,也有人利用職權對女學生伸出狼爪,可說斯文掃地!至於政商界一些名校畢業的,其為人處事又如何?值得肯定嗎?

有些中小學老師的素質也很低劣,常以填鴨式方式教育學生,出一大堆沒有營養的作業給學生寫,不僅壓抑學生創意,還讓學生沒有時間從事其它休閒活動,甚至晚上常需寫到半夜,否則要被處罰,讓家長氣得一肚子火,索性撕掉孩子的作業與課本。類似這樣誤人子弟的「老師」應該不少,如今立法院已通過教師法,應有助於老師素質的提升

很奇特的是,以色列軍中不太有階級權威的觀念,士兵在營區內外看見長官不用敬禮,下屬甚至可以否決上司的命令,因為他們認為,品德與能力決定一切,階級與權威只會抹煞創意,以致一般以色列軍人,平時看似「吊兒郎當」,卻很會打戰。以軍深信,解決問題和扎實訓練,遠比形式主義來得重要。過去 66 年來,以色列國防軍在四周都是敵人的狀態下,儘管大小衝突不斷,卻從未曾吞過敗仗,就是明證。

他們在軍中服役兩到三年,學到很多東西,如戰技、防身術、團隊合作與負責盡職的觀念,更培養未來創業的本錢。他們認為當兵是一種榮譽,不在乎薪水,只有當兵後才算大人。一般企業也重視服過兵役的人,尤其是待過特種部隊的退役軍人,更是企業爭相網羅的對象。唯有如此,年輕人才樂意從軍,國防才有力量,國家也才能強盛。

反觀我們軍中,一向重視階級服從,路上見到長官或學長一定要敬禮,下屬不可以否決上司的命令,否則法辦。軍中到處還有獨裁者銅像與肖像,要軍人崇拜。有些軍歌有黨國色彩,讓人不知自己是國軍,還是黨軍?一些年輕人會當兵的主因是,認為當兵只是一種職業,待遇與福利還不錯,很早就可以退伍享受終身俸,並非純粹是為了保家衛國。

十八歲的以色列高中生,只要身心健全,不論男女,規定都要服兵役二至三年,沒有家長與子女認為是浪費時間,反而認為是一種榮譽,比讀大學還重要,沒有當兵才可恥。有些住在國外的猶太人,甚至萬里迢迢回國當兵,因為二戰期間,猶太人曾遭受納粹大屠殺的悲慘歷史,讓他們覺得當亡國奴流離失所的痛苦,畢竟「沒有國家,哪有尊嚴?」只有參透為何,才能迎接任何。

也因為以色列學生都知道,他們學習是為了讓自己國家強大,不再受人欺侮,且高中畢業後就要去當兵,以便保家衛國,所以在中小學時,他們上課都十分認真,且老師都很敬業,教育方式又具啟發性,學生都樂在學習,因此,今日以色列之所以能成為世界著名的科技重鎮、創業王國與軍事強權,實良有以也。

反觀國人,對於服兵役,普遍不感興趣,總以為是浪費時間,能避則避,只因缺乏明確的國家認同與危機意識,且軍中重視威權與黨國思維,所學也常與社會脫節。許多台灣學生也知道,他們高中畢業後幾乎都可以直升大學,只是學校可能非自己前幾志願而已,所以在中小學期間,一般學生學習精神都很懶散,只因缺乏人生目標,不知為何學習,且不敬業老師充斥,只會填鴨式教學。無論是學生或老師,大多數人只想到自己的前途與利益,沒有考慮到國家的前途與利益,這是我們當今最大的危機。

四年前,中研院舉行第 31 次院士會議,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針對教育制度表示,應從重振技職教育著手,畢竟現在大學太多,技職體系反而不受重視,國家讓最富精力的年輕人,花費太多時間在求學上,以致「一大堆人假裝在教書,一大堆人假裝在讀書」,對國家無益,只是編預算養活這群人,但各級學校對經濟發展又貢獻了多少?難怪童子賢說,推甄與指考只是形式上公平,並無法挑選真才實學者,社會需要一些有遠見又認真做事者,不需要一堆只會讀書與考試的人。

他還說,台灣 90% 以上生產力最高、體力最好、超過百萬的青壯人口,不需服兵役,待在大學受教育到二十二歲至三十歲,畢業後大都不願意從事技術性工作,只熱衷於參加國考當公務員或國營事業員工,因為待遇與福利比其它行業好很多,然而近年來許多公務員、國營事業員工與其主管的表現為何?值得恭維嗎?這樣的國家能進步嗎?有競爭力嗎?的確是一針見血!

以色列只有不到 15% 的大學生,75%都是念技職教育,歐美國家也大都是如此。在美國,3% 的大學生願意考公務員;在法國,是 5.3%;在新加坡,只有2%;在日本,公務員排在第 53 位;在英國,公務員進入 20 大厭惡職業榜。紐西蘭更實施一視同仁的退休金,連其總理退休後月領也只有一千多美元左右!關鍵在於,他們技術人員的待遇比公務員好,退休福利更不錯,所以無論在以色列、新加坡或歐洲,大多數人願意念技職學校。

哪像我們剛好相反,公務員比例位居世界前幾名,只因政府只優待會「看公文」、寫「等因奉此」的公務員,以致許多人五十幾歲退休後,平均月領八成薪以上,至少七、八萬,甚至還有許多月領十幾萬以上的,遠比許多上班族與勞工多很多。年輕人尚有何前途可言?為何許多正在努力上班以養家活口的年輕人,待遇始終遠不及那些沒事可做的退休公務員?

難怪俄羅斯前總統梅德韋傑夫說過

「一個國家的青年,爭著去當公務員,說明這個國家的腐敗已嚴重透了。」

梅德韋傑夫說,年輕人若熱衷於國考當公務員,代表民間工作很爛或公務員很爽。法國有學者也認為:「只想考公職,表示政府摧毀了年輕人的精神!」而世上對退休公務員福利最好的是中國和台灣的政府,而台灣更勝一籌!

值得一提的是,猶太人對金錢的態度,認為合法的賺錢是一種美德。其中《塔木德–猶太人的致富聖經》是一本被猶太人奉為圭臬的致富寶典,世界富翁摩根、羅斯柴爾德、索羅斯每日必讀。這本書分成:金錢觀念、人生觀念、經營管理、財務管理等四篇。從此書中可以發現,猶太人普遍很有錢的主因是,他們對金錢抱著正面態度,又懂得做生意。

反觀我們教育,由於長期受儒家思想影響,總認為太重視賺錢是罪惡,不應花太多時間在這方面,這正是為何我們許多年輕人低薪的主因之一,因為大家只嚮往「錢多、事少、離家近」的輕鬆工作,擔心風險,很少人思考去創業、做生意,所以大家才會普遍低薪,畢竟沒有聽說上班可以致富的,當然一些心術不正的公務員是例外,否則為何有人三代公務員,卻富可敵國,名列富比世排行榜?為何國外有許多「二奶村」?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以色列的教育方式,寓教於樂,引導學生的學習興趣,重視學以致用,尤其是技職教育,而非花太多時間在讀書與考試上,以求得一張虛榮的畢業文憑為滿足,值得我們看齊。

我們也應效法以色列,實施精神教育與徵兵制,並將軍隊塑造成一座人才養成所,而非虛度光陰的地方,這樣年輕人才會樂於從軍,國防也才會強大。尤其是猶太人的財商智慧,更值得我們見賢思齊。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