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不願鎮壓學生的前中國總書記:死訊卻被要求「不要聲張」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被中國官方抹去的一頁血腥歷史,我們以記憶填補。

胡耀邦。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胡耀邦趕赴「鴻門會」忽然發病

4 月 7 日晚,胡耀邦接到中央政治局的會議通知單,儘管身體不適,仍不聽妻子李昭不要與會的勸告,拿筆在會議通知單「到會」一欄打了個勾,因為會議主題是他歷來所重視的教育。

4 月 8 日上午 9 時,政治局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討論《中共中央關於教育發展和改革若干問題的決定( 草案)》,為即將召開的中共第十三屆四中全會討論和通過該決定做準備。與會者有政治局委員和國家教育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家教委)負責人。會議先由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主任陳進玉通讀《決定》。不久,胡耀邦覺得胸悶、心慌、頭昏、腿軟,但堅持著。通讀歷時四十分鐘,接著由政治局委員、國家教委主任李鐵映對《決定》作說明。

此時,胡耀邦自知撐不住了,站立舉手對主持會議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說:「紫陽同志,我請個假……」有人問:「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

他身子搖晃著說:「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許是心臟的毛病……」身旁的秦基偉和趕來的服務員剛扶住他,他就不由自主地跌坐下來。

政治局常委胡啟立連忙說:「耀邦同志,別動!」同時吩咐:「馬上找醫生來,快叫救護車!」趙紫陽大聲問:「誰帶了急救盒?」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說:「我有。來北京前醫生給了我一個盒子,可是我不會用。」

江澤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國家教委秘書長朱育理上前幫忙。約十多分鐘後,在中南海值班的中央保健處處長牛福康和醫生們趕到,初步判斷是心肌梗塞,病情十分危急,就地組織搶救。又過了十幾分鐘,北京最著名的幾位心臟病科專家—協和醫院方圻、阜外醫院陶壽琪、陳新正和北京醫院錢貽簡先後趕到,加入緊張的搶救。

為了不妨礙搶救工作,會議改到勤政殿繼續進行,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留下指揮搶救。在上午 11 時半會議結束前,溫家寶向與會者報告搶救和診斷情況:心臟下壁和後壁大面積梗塞,病情危重。醫生建議,待病情稍有緩解,轉到醫院繼續治療。

下午 3 時,胡耀邦的病情基本平穩,被送往北京醫院。經全面檢查,磷酸肌酸激酶是正常人的十多倍,這表示癒後不良;煩躁不安,膀胱充盈卻無尿排出,這說明病情需要進一步控制。方圻等人會診的意見是:

  1. 成立特護小組,繼續搶救治療
  2. 嚴密觀察病情,繼續輸氧、輸液、止痛,立即導尿
  3. 謝絕一切探視,絕對臥床休息。

4 月 9 日上午,胡耀邦蘇醒過來,因嚴重的胸悶、胸痛和導尿失敗而煩躁不安。4 月 10 日上午完成導尿,下午病情開始好轉,煩躁減輕,能進流食和臥床大小便了。由於醫生一再叮囑,一向好動的他不再要求下床。

北京醫院的前身–德國醫院舊照(約攝於 1927 年)。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作者 Bundesarchiv, Bild

4 月 15 日是發病的第七天,即將度過危險期的胡耀邦清晨醒來後心情很好,家人幫他在床上洗臉漱口,餵了些西瓜汁。他斜倚在床上等著吃早飯,等著妻子來。幾分鐘後,守護在旁的兒子胡德華發現心電監護儀上的心電圖波形突然急促跳動,心率從每分鐘六十次一直往上升,慌忙叫來值班醫生。

值班醫生看了看心電監護儀,不經意地說:「沒事兒,以前也有過這種現象。」胡德華不敢相信,仍目不轉睛地盯著監護儀,當每分鐘達到一百一十次時,心率開始逐漸減慢,一分鐘後恢復到六十次。未等胡德華和過來察看的秘書李漢平鬆口氣,

峰谷狀的心電波形作了一個短暫停頓,忽然耀眼一閃,便冰雪消融般地坍塌下來,化作一條碧綠晶瑩的水平線。胡耀邦痛苦地大叫一聲「啊!—」被李漢平握著的手突然鬆脫,頭部猝然轉向一側。

醫護人員趕來急救,已無濟於事。

逝世上午

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在官方公佈前已迅速在北京傳播,盛傳他與李鵬在政治局會議上就教育問題發生了激烈爭論,導致心臟病發,是被氣死的。

鄧小平在家中與孫兒嬉戲,特邀攝影師、楊尚昆的兒子楊紹明拍攝,其中一張照片後來公開發表時註明了攝影時間:1989 年 4 月 15 日。

1989 年 4 月 15 日胡耀邦逝世當天,鄧小平邀請楊尚昆次子楊紹明到家拍攝與孫女玩樂的休閒照片。說明對自己最忠心部下之死没有悲傷之情。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政治局常委會開會決定:胡耀邦治喪活動由中央辦公廳負責,中央政治局常委喬石、胡啟立、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宋平、溫家寶、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楊德中、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秘書局局長徐瑞新、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孟連昆為治喪辦公室負責人,下設秘書組,組長是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副局長李登柱,總務組,組長是中央直屬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劉勝玉,群眾組,組長是中共中央組織部老幹部局局長孟凡臣,警衛組,組長是中央警衛局副局長孫勇,新聞組,組長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曾建徽,外事組,組長是外交部部長助理兼北美洲大洋洲司司長劉華秋。

喬石提議喪事辦理按葉劍英元帥的規格。溫家寶負責起草訃告,對國內,今晚可發消息。原來不同意對境外發佈消息,經與會的新華社副社長郭超人力爭,同意向境外發一條簡訊,由他當場寫就。

由於 1987 年初胡耀邦在保守的中共元老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等政治原因的逼迫下,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職務,他的猝逝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因此,訃告的播出和追悼大會的轉播一波三折,隨時有所改變。

11 時,中國廣播電影電視部部長艾知生召集緊急會議,佈置有關胡耀邦逝世的宣傳報導問題。他說,新華社今天趕發消息,訃告今晚播出。拿到新華社消息後,什麼時候廣播要請示。治喪規格相當於葉劍英、劉伯承元帥,不是按照政治局委員的規格,而是按照長期擔任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的規格。

新華社接獲胡耀邦逝世消息後,立即召集國內、國際、參編、對外、攝影五大部主任做了通報,要求各大部立即做好特大戰役報導的準備,通知國內外各分社做好同樣的準備工作。12 時 20 分,新華社向境外發了只有八十個字的胡耀邦逝世簡訊。

中國政法大學(以下簡稱政法大學)青年教師陳小平從《世界經濟導報》駐京辦事處得知胡耀邦逝世消息,中午回到政法大學南平房首先告訴了青年教師吳仁華,聞訊而來的青年教師都很震驚、悲憤。吳仁華提議製作大花圈,集體前往天安門廣場(以下簡稱廣場)悼念,獲得大家同意,作了簡單分工。

逝世下午

一些高校的學生會、研究生會決定成立胡耀邦治喪委員會,準備在校內設靈堂,派代表到胡耀邦家弔唁。已有各界人士前往胡耀邦家弔唁。

4 月 22 日,大會堂,鄧小平為首向胡耀邦遺體告别,安慰家屬。時任中紀委副書記的萧洪達稱:鄧小平向胡耀邦遺孀李昭表達慰問時,李昭說:都是你們害的。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1 時 20 分,已有香港傳媒刊播胡耀邦逝世消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以下簡稱中央電臺)考慮,這樣的消息播出對內不應該晚於對外,經請示同意,於 2 時 04 分對內播出了新華社向境外所發的胡耀邦逝世簡訊,後面播放了 1 分 17 秒的哀樂。簡訊後面播出哀樂在中央電臺從未有過,當時認為既然治喪規格如此高,僅播發簡訊顯然不恰當,聽眾也不會理解。首播連續播出兩遍,3 時重播一遍,無哀樂,4 時、5 時又安排了重播。直到此時,新華社仍未對內發稿,說是等晚上才發。艾知生得知中央電臺播出了簡訊後說,播就播了,不要聲張,以後就不要再播了。

1 時半,北京大學(以下簡稱北大)出現「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靈永存」等橫幅,不久即出現發洩不滿情緒的標語、輓聯、大小字報,如:「不該死的死了,該死的卻沒有死。國家不幸,人民不幸,民族不幸。」

一張無署名的大字報稱:「政府無能,社會腐敗,政治專制,知識貶值」,「要求撤換無能政府,推倒君主專制,建立民主政治。」有兩條輓聯的內容是:「風淒雨泣英雄長逝神州,億人同憂何人再耀吾邦」、

「活亦為人民,逝亦為人民,活逝為人民;生也不自由,死也不自由,生死不自由」。

2 時,中國人民大學(以下簡稱人民大學)、政法大學等校相繼出現悼念的標語、輓聯及大小字報,官方稱有的內容敏感。

3 時以後,清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等六所北京高校陸續出現悼念性的標語、輓聯及大小字報。

4 月 22 日晨,天安門廣場,政法大學的兩個大看板很受歡迎,時時被呼唤出來亮相。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3 時 10 分,中央電臺召集各部門主任傳達胡耀邦逝世消息,並就播出安排明確了幾點意見:

  1. 爭取在晚上 6 點半全國聯播節目中播出訃告和哀樂,如果訃告來不了,也要播簡訊和哀樂,因為已播出過簡訊,聯播中不播容易產生誤解。
  2. 對少數民族廣播如來不及翻譯訃告,也要先播出簡訊。
  3. 對臺灣廣播按照聯播的要求安排。
  4. 訃告之後不播出文藝節目,要注意全臺節目的氣氛。1 時 47 分,新華社發了《胡耀邦同志簡歷》,直到 5 時仍未發訃告,因為中央尚未審定訃告。

為此,中央電臺為聯播節目設計了幾種預案:

  1. 先播簡訊、哀樂。
  2. 訃告隨來隨播。
  3. 除安排直播聯播節目的兩名播音員以外,增加一名播音員待命,準備隨時播出訃告。

為了等訃告,大家都很著急,有人不明白:如果對內對外都不播出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們發生的事情把首播權讓給境外?有人自我解嘲:別人不著急,我們何必著急。

如果搶發新聞出了問題,拿我們是問,不出問題也沒人說好,又何必著急呢?

5 時多,胡耀邦治喪辦公室把訃告和公告送到新華社,新華社立即向報社、電臺、電視臺發了通稿。

胡耀邦過世後中國政治衝突升高, 1989 年 5 月 13 日北京高校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要求:1、摘掉動亂帽子;2、平等對話。這是一個重大轉折,各界開始游行聲援,學生運動轉變為全民運動。最初绝食的有八百多學生,两兩天後增加到 3144 人。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1989 年 4 月 15 日,因拒絕執行强力鎮壓 1986-7 年學生運動而被撤職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突然去世。北大等高校出现大字報,悼念胡耀邦,抗議絞殺異議。
圖片來源:截自吳仁華@wurenhua twitter

本文摘自《六四事件全程實錄(全套)》一書。

六四事件全程實錄(全套)

  • 作者:吳仁華
  • 出版社:允晨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5/0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