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由盛轉衰的軌跡—日治時期臺灣鳳梨罐頭的演變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pineapplesupplyco

要讓更多日人嚐到這種鳳梨美味,熟悉的「罐頭」絕對是個好點子,鳳梨罐頭也就如此誕生。

最早將鳳梨罐頭引入台灣者,是在高雄鳳山設立「岡村鳳梨罐詰工場」的岡村庄太郎。 圖片來源:玉山社提供

產量攀上歷史高峰,售價隨之跌入谷底

1930 年(昭和 5 年)開始,臺灣罐頭在日本的銷售價格就節節下跌,當時正是臺灣鳳梨罐頭工廠最多的時間,因此隔年( 1931 年)臺灣鳳梨罐頭產量攀上歷史高峰時,鳳梨罐頭售價也隨之跌入谷底。業者開始呼籲臺灣鳳梨罐詰同業組合要出面團結工廠,停止價格割喉戰,但徒勞而返。最後是由東洋製罐系統主張的「販買統制」(統一由會社販售)獲得支持,於 1931 年(昭和 6 年)由各工廠共同組成「臺灣鳳梨罐詰共同販賣株式會社」。

鳳梨罐頭。
芋傳媒編輯梁晴嵐攝

這個會社從表面看,臺商持股較多( 61.1 %),但這是因為臺商數量眾多,稀釋後各臺商股份並不多,真正主導的是東洋製罐,並由東洋製罐販賣部長酒井擔任營業主任。

東洋製罐系統雖然取得「共販會社」主導權,但對原日商有極大讓步,臺商之中也有不滿者。「共販會社」承認原六大日商為「特例組」,維持由原來的銷售網販售,換取他們對組合的支持,但這也帶來後面極大的變局。以中部為主的臺商有許多人不滿此結果,由員林協贊公司負責人謝元德發起「大同鳳梨罐詰」,在日本的銷售則由大阪的崛井商店負責,約有 10 間臺商公司加入,被稱為「大同派」,並與「鳳罐組合」進行一連串的訴訟。

但真正讓「共販會社」受到打擊的是「特例組」。因為「共販會社」的販售價格是要由成員一起討論,但他們自己的販售價格卻不受此限制,因此「特例組」參與操作其價格後,可用比「共販會社」更低的價格順利賣出,讓「共販會社」搖搖欲墜。

共販會社雖然失敗,但總督府並未因此氣餒,認為既然販賣統制,無法進行實質的整合,就乾脆執行由東洋製罐系統所建議,將所有鳳梨罐頭業合併,進行生產統制。高淑媛的研究也指出, 1933 年(昭和 8 年)8 月上任的殖產局長中瀨拙夫原本在 1925~1930 年擔任特產課長時,就是推動「夏威夷」式的主力,此次更想以合併證明其想法的正確性。雖然「特例組」並不贊同合併的想法,但最終也只能接受,僅有大甲鳳梨罐詰協會不願加入。 1935 年(昭和 10 年)6 月,臺灣合同鳳梨株式會社於高雄市崛江町五ノ一正式成立。

而完全不願妥協的是大甲鳳梨罐詰商會,則與合同會社對抗,一直到 1939 年(昭和 14 年)2 月才將其廠房賣給合同會社,至此,臺灣的鳳梨工廠完全統一為臺灣合同鳳梨株式會社。

九曲堂泰芳商會鳳梨罐詰工場。
圖片來源: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農民與會社的對抗

臺灣合同鳳梨建立後,開始照著「夏威夷式」的想法來建構臺灣鳳梨工廠,以日商工廠為主,大部分的臺商工廠就此停業,東洋製罐系統解決了日、臺商的工廠主人,下一個面對的是供應原料的小農。

臺灣合同鳳梨的合併,受害最大的就是小農。

以往在眾多小工廠競爭下,農民們可以待價而沽,如今只剩下一個買家,價錢自然好不起來;尤其是臺中的農民,當臺中鳳梨栽種面積衝上全臺第一時,自然讓更多農民投入。但當合同會社成立,工廠一半停工,只剩下臺灣合同鳳梨及大甲鳳梨兩個買主時,迫使他們團結與合同會社抗爭,並串連南部農民。

臺灣合同鳳梨株式會社所產的「 F.P 印罐頭標籤」。( F‧P 即「 FORMOSAN PINEAPPLE 」之縮寫)。
圖片來源:玉山社

1936 年(昭和 11 年)中部鳳梨發生病變,造成歉收,使得合同會社虧損,這並未讓臺灣合同鳳梨動搖立場,與農民重新談定價錢。這也迫使農民與其對抗,開始引進樹薯轉作,或是賣給大甲鳳梨,甚至是地下工廠,就是不賣給會社,導致 1937 年(昭和 12 年)出現臺灣合同鳳梨原料不足的窘境。

對於這場農民的抗爭,臺灣合同鳳梨的因應方式是積極合併原屬於鳳梨工廠的農場,於 1935 年(昭和 10 年)將 13 個農場合併為臺灣鳳梨拓殖株式會社,後於 1937 年(昭和 12 年) 併入臺灣合同鳳梨會社。

而這些農場,大半都位於南部,原是「東洋製罐」或「特例組」工廠附屬的農場,換言之,臺灣合同鳳梨會社面對農民的抗爭,並未太放在心上,而是

一步步以原日商的工廠及農場為主,朝「現代化機械、自營農場、外來種」三大目標前進。

本文摘自《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一書。

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

  • 作者:王御風, 黃于津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19/02/12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